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八十七章 痛觉残留
    罗兰霍然从梦中惊醒。

    他猛地从柔软的床上坐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刚刚睁开眼,就立刻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连忙用右手捂住了眼睛。

    在之前的梦中,罗兰的右眼被铁钎毫不留情的刺破。大脑如同豆腐脑般被搅动着打成了泥。

    那种无法忍受的痛苦依旧在他的脑子里残留着。

    只要罗兰的脑袋稍微用力摆动,就能感觉到脑袋里面一钻一钻的疼。

    连带着罗兰在梦中被刺破的右眼似乎也出了点什么问题。

    那已经不止是看不清东西的程度了。

    仅仅是睁开眼睛看到外界的光,罗兰的右眼就变得干涩疼痛,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下。

    如同被沙子吹入眼中,又仿佛被强光灼伤眼睛,罗兰的右眼止不住的流泪。

    他用力揉着眼睛,却并没有什么用。

    稍微休息过来之后,罗兰用手背将眼泪抹去。

    “……愿荣光尽归于导师。”

    罗兰将双手重叠,覆到了自己的右眼上轻声咏唱,银白色的纹路便从手中浮现,如小蛇般没入眼眶。

    很快,罗兰就感到右眼一阵清凉。那股疼痛也消散一空。

    ——于是,在罗兰没有防备的第二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右眼受到了比之前还要强烈的刺激。

    “啊疼疼疼疼疼……”

    如同光线化成了利剑从右眼之中穿过一般。罗兰只感觉右眼传来了剧烈的疼痛。

    上次那次与这次比起来,简直温柔的如恋人间的调.情。

    罗兰的右眼这次连睁都睁不开,眼泪止不住的流。这次连带着他的左眼也湿润了好多。

    罗兰鼻子一酸,双手不停的擦拭着不住流下的眼泪。

    可恶啊……

    罗兰心中怨念满满。

    怎么这次无伤咏唱无法修复了呢?

    不是只要支出足够的神恩。不都是可以将“受伤”的概念移除的吗?

    罗兰此刻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如果伤势无法被无伤咏唱修复,那么只可能存在两个原因。

    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伤势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比如说,用一根冰锥从腹部刺入,将脾和肝捣碎。

    从外部来看,伤口只有左下腹的一个小缺口而已。但实际上受到损坏的却是脆弱的内脏。

    这种情况下,如果用只够治疗那个小缺口的神力去施展无伤咏唱,那个小伤口的“伤势”自然不会被移除。

    而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罗兰右眼的疼痛并不被算在“伤势”的概念中。

    导师认为,罗兰现在仍是完好无损的。

    “导师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罗兰喃喃道。

    但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打开。

    罗兰就这样保持着双手捂着眼睛的姿势转头用左眼看向门口。

    是罗伯特。

    “罗……”

    罗兰刚刚出声。就发现因为之前右眼被强光刺激到,结果不光是鼻子发酸,自己的喉咙也哽咽了起来。

    为了避免让罗伯特误会,罗兰立刻闭上了嘴。

    但看着梨花带雨的罗兰,罗伯特还是陷入了沉默。

    “赫尔兰,你做噩梦了吗?”

    “没……”

    罗兰刚想否认,结果一出声就是那种带着哭腔的声音,于是罗兰很绝望的把嘴闭上了。

    ……解释不清了。

    “……抱歉。”

    他站在原地出神的望着满脸泪痕两只眼睛湿漉漉的罗兰,呆愣愣的站了许久。然后突然醒悟过来,低声道了一声歉就退了出去。

    罗兰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不知道罗伯特脑补了什么情节,但总之肯定是那种说出来会让罗兰想要打死他的,所以罗兰就不追问了。

    “算了。就这样吧。”

    罗兰自暴自弃的轻声念道。

    但还不等他再次施展一次无伤咏唱姑且先把痛感压住,他就听见开门声再次响起。

    这次是斯科特。

    他的目光依旧是那般冰冷,他的声音缓慢而带着莫名的韵律:“安维利亚殿下想要见您。”

    “……知道了。”

    这次罗兰稍微清了清嗓子才出口说道。

    但即使如此。他的声音也嘶哑了几分。

    不过好在斯科特并不会在意这些细节。

    他只是再次走上前两步,伸出双手恭敬的递过一条黑色的什么东西。

    斯科特轻声说道:“这是殿下送您的眼罩。”

    罗兰右手紧紧捂着右眼。有些疑惑的接过了眼罩。顺手戴在了右眼上。

    顿时,罗兰就感觉到右眼清凉了许多。

    尝试性的睁开眼睛。除了视界稍微有些偏,右眼却是没有再次出现疼痛的感觉。

    好有针对性。

    安维利亚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右眼会有问题的?

    ……慢着,不会是她看到自己的梦了吧?

    想到这里,罗兰不由得心中一紧。

    罗兰的梦境可不是法恩斯世界。

    事实上,他除了炸掉财富之城的那一天之外,所有做的梦都是和地球有关。

    不过说实在的,就算是安维利亚发现了她自己是个游戏里的角色,罗兰也不会太过紧张。

    毕竟罗兰直到今日,都不确定自己到底是真的穿越到了游戏世界,还是因为没有按时服药,而出现了幻觉。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罗兰倒是宁可留在法恩斯世界上。

    在另外一个世界,罗兰已经没有任何牵挂的地方了。

    与其每天都吃着氟哌啶醇浑浑噩噩的活着,还不如到法恩斯世界来轰轰烈烈热热闹闹的活着。

    起码这里能让罗兰有个念想。

    其实罗兰非常感谢安维利亚。

    之前的噩梦虽然现在给罗兰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却也让罗兰明白、或者说想起了一些事情。

    那是来自自己空白的三年的记忆。是罗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罗兰有预感,如果能弄清楚这三年的记忆,那么恐怕就能解开关于姐姐的谜团。

    在梦境结束之后,与梦境相关的记忆便一股脑的涌现了出来。

    作为六七岁的小孩,罗兰自己是怎样用一根铁钳亲手杀了一男一女两个小偷的——这些模模糊糊的画面还是在罗兰脑中回荡。

    但那同时,却给罗兰带来了更大的谜团。

    为什么自己六七岁杀人的动作会如此熟练?

    在那之前自己到底都做过什么事?

    为什么这么晚了父母没有回家?

    以及,罗兰最重视的一点……

    ……为什么,那个床上空无一人?

    就算是斯科特不清罗兰来,罗兰也必须去找一趟安维利亚。哪怕只是为了解梦。

    罗兰的直觉告诉他。

    安维利亚知道的事情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无论是为了自己的记忆,还是接下来的计划,罗兰都必须找一趟安维利亚。

    ……希望另外一边老约瑟进展顺利吧。

    罗兰默默感叹着,从安维利亚的床上翻了下来,套上了外衣便跟着斯科特走了出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