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八十八章 光葬前夕
    时间已至深夜,圣城法兰克福却依旧灯火通明。

    人们穿着遮手遮脚的厚重衣服结伴而行,走在冬夜的街道上。

    虽说在夜晚出行并不符合泰尔的教义,但唯有今天是例外。但唯有今天,夜行不会被视为一种亵.行,而升华成了对泰尔的礼赞。

    因为这是对圣人的祭祀仪式,是对神迹的重演。

    在街旁每过数十米便有一个两米高的黄铜火盆,将深夜的法兰克福照的如同白昼。

    看护火盆让其不致熄灭的是泰尔的神职人员。

    他们穿着祭袍,做着最正式的打扮,如同每月月初在教堂进行弥撒一般。

    但唯有一点是不同的,那就是他们的硬领巾全部换成了如同鲜血般的浓烈红色。

    “艾克特拉希尔钢鞭落下,法兰克福的背便开绽。”

    “法兰克福负枷戴铐,高呼泰尔圣名跪地前行。”

    “他的膝盖磨损露出骨头,他的心脏暴露在空气中。”

    “他行过,在地上留下血迹。那城中的民跪在地上,用额头碰触法兰克福的血,亲吻他行过的地。”

    泰尔的牧师们将手紧紧按在胸口,神情肃穆,齐声颂唱。

    他们所唱的是圣法兰克福传中的呢日用。

    在泰尔刚刚成为神明之时,他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信徒。他的信徒甚至不到他成为太阳王时的万分之一。

    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太阳王成了神明。绝大多数人都以为他已经寿归正寝,而那些声称是太阳神的信徒的不过是蹩脚的骗子而已。

    于是,泰尔最忠诚的信徒法兰克福便在这个建在高山上的小城里遭到了迫害。

    他被这里的领主艾克特拉希尔先后处以驱逐、禁闭、鞭刑、杖刑——但这都不能阻止他向这座无名小城里的居民传教。

    这座无名小城正是当时太阳王领地中最高的地方。泰尔正是在这里成为的神明——当然。在其他人眼中应该是在这里去世。

    因为法兰克福的传教,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信奉所谓的“太阳圣教”。最后甚至干扰了城市的正常秩序。于是艾克特拉希尔终于被激怒。

    他让卫士把法兰克福架到城门前,威胁要用沾盐的钢鞭抽他的背。

    但是。艾克特拉希尔是位仁慈的领主。同时,他也顾忌自己的名声,并不希望法兰克福真的被打死在街上。

    于是他便怀着最后的怜悯对法兰克福保证,如果法兰克福向人们声明之前所说的都是谎言、证明并没有泰尔上神的存在,那么他就可以得到开释。

    法兰克福答应了。

    但在艾克特拉希尔准备的讲台上,他却用了半个时辰向聚集而来的人们大声高呼泰尔的圣名。

    因为他堪称不要命的壮举,一时间小小的山城完全沸腾起来了。

    艾克特拉希尔完全被法兰克福激怒。他拿起钢鞭,毫不留情的抽向法兰克福的背。

    他怒气冲冲的说:“如果真的有神的话,那就叫他来救你吧!叫你的神割开你缚脚的绳子。击碎你的枷锁,叫你的神用我的钢鞭责打我吧!”

    然而,法兰克福却说,“我的生命已到了尽头。我只想死去,葬在光中。”

    他向艾克特拉希尔请求,等到早上太阳升起以后再杀死自己,但艾克特拉希尔早已怒不可遏。

    “那你就活着吧!我打我的,你活你的,活到太阳升起你就能死在晨光里了!”

    当时正是深夜。细小的弯月高挂于空。

    艾克特拉希尔叫卫士将法兰克福拉到城门口。用钢鞭抽打跪在地上面向东方的法兰克福的后背。

    他抽一下,法兰克福便跪着向前爬行一步。

    在布满细碎石子的地面上,他的膝盖很快就被磨破。

    为了在月光昏暗的深夜中给法兰克福照亮前行的道路,人们自发的举着火把。站在法兰克福身前的道路上。

    法兰克福就这样背负着正常人早就应该已经死去的重伤向高处爬去,最终在他到达最高点的时候,太阳正好升起。

    那个瞬间。法兰克福成为了圣灵。全身的伤势瞬间消弭,在众目睽睽之下升到了天上。

    不提他的伤势。光是法兰克福流在地上的血就有三十个人的量。

    这毫无疑问是神迹。

    艾克特拉希尔因此也被感化,承认了泰尔的神圣。后来甚至也成为了与法兰克福同样伟大的圣徒。

    圣法兰克福传讲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圣城法兰克福也正是因此而得名。

    在法兰克福之后,便有了光葬这项圣仪。凡是泰尔封圣,必要进行光葬。

    在克洛德进行光葬之后,他将作为泰尔的圣徒永传于世。

    但这不会是克洛德想要看到的。

    如果有的选择,他宁可自己没有任何人知晓。就这样安静的呆在希维尔的神国直到永远。

    他的信仰并非是为了名利,否则的话,他的灵魂也断然不可能如此纯洁。

    身为希维尔的忠诚信徒,他为希维尔而生,为希维尔而战,死后却要作为泰尔的信徒记载于史册。

    别说是克洛德不会同意,就算是希维尔也不会同意的。

    虽说朱庇特四世号称要与希维尔商议,但就在他早上刚刚对枢机主教们传达圣谕之后不到半天的时间,他便在圣城法兰克福内传出要在第二天凌晨举行光葬的消息。

    这么短的时间,根本就来不及和希维尔商议。

    事实上他也的确没有和希维尔商议过。

    但他却就这样平静的在穹顶大教堂安静的祷告,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直到夜幕降临,这个老人才缓缓的离开穹顶大教堂,径直走向了城中心的祭坛。

    整个过程别说是找希维尔协商过,老教宗就连祷告的姿势都没有变过。

    他一步一步走向被火光映的通红的城市,面色没有丝毫变化。

    “人们呼求光明,泰尔便给他们光明。”

    “泰尔将光平等的赐给那民,人们也要将自己身上的光予以他人。”

    老教宗不知道在对谁祷告,亦或仅是对自己祝福,他的声音变得苍老而低沉。

    “长夜漫漫,我已开始祷告。”

    “太阳总会降临。”

    他轻声重复道,双眼深邃如渊。(未完待续。)

    ps:大拇指又抽筋了……根本码不下去字啊qaq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