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九十四章 娜塔莉亚(下)
    “娜塔莉亚……”

    安若思现在的心情很复杂,脚下的步伐也慢了几分。

    她是安若思进入白塔后第一个认识的女性巫师。她比安若思要高一届,算得上他的学姐。

    娜塔莉亚和一般的女性巫师不同。她没有选择成为一名惑心女巫,而是成为了一名工作枯燥而无趣、重复而繁重的结界巫师。

    专门负责物品和结界的维护与加固的结界巫师还好。可是更多的结界巫师工作的环境都是在矿区、在地下,亦或是什么危险的实验室内。

    他们要负责防止岩层坍塌、防护爆炸,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十四个小时以上,而且底层的结界巫师的工作基本上没有任何创造力可言。

    这是一个极少有女性巫师会选择专修的系别。

    可是,娜塔莉亚却选择了这个系别。

    也许是因为出身苏泽军部的原因,娜塔莉亚不喜欢惑心女巫那种挑拨矛盾、利用人心的处事方式。她对安若思说过,她更喜欢那些纯粹的、善良的,没有任何心机的人。

    因此,她非常厌烦和那些总是话里藏话的惑心女巫呆在一起。

    也正是因此,在一大堆的追求者中,娜塔莉亚最终才会选择了没什么心机的安若思。

    最终,安若思也是因为她的影响,而选择了专修结界系。

    在习惯的作用之下,就算安若思后来发现自己星象系的才能远远高于结界系,他平日里也是习惯性的使用结界系的施术方式。

    想到这里。安若思不禁叹了口气。

    自己十二岁从卡拉尔的小村子离开之后,安若思直接进入了眺望白塔。如同一块海绵一样拼命学习,汲取着所有能接触到的知识。

    直到一个多月以前。他才离开白塔找一个佣兵团进行毕业实习。

    从一个清晨,安若思于白塔出发,花了六天的时间穿过法拉若的高山,又用了八天的时间跨过卡拉尔的平原,向西进入班萨。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外界。

    在假期前二十多天的时间里,他一直在跋涉,西行。一天有超过十二个小时的时间在不停地赶路。

    刚开始的时候,安若思还有一些譬如“为什么不能用传送术赶路”、“这个实习的意义何在”、“我的脚都磨出泡了不会感染吧”之类的抱怨。

    但是,安若思很快就成长了起来。

    横跨三个国家。安若思见到了各种各样的风土人情。他身上学者特有的书卷气也在阳光的照射下渐渐淡去,变成了一种温润平和的自信。

    他在这两个月里,亲眼见到了山民猎鹿的过程,尝到了没有添加香料的烤鹿和烤兔子的味道,远远地看到了法拉若山的水晶湖,参拜了卡拉尔白狼公爵墓,在班萨卷入了贵族间的斗争,加入了一个只有两个人的奇怪佣兵团,护送着子爵之女从禁地偷渡。捡到了罗兰,与邪教徒进行了数场战斗,回到白塔还被暴力之主揍了一下……

    虽然上面好像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毫无疑问。安若思这两个月比他之前的十八年加起来都要充实的多。

    安若思能感觉到,现在的自己和两个月以前只知道研习巫术的自己已经不同了。

    就像是把灌满了水的房间砸出一个裂缝来一样——在踏入到正式阶之后,安若思数年间汲取的知识一朝爆发。让他的实力进入了前所未有的井喷期,每天都能感觉到在进步。

    安若思出发的那一天。他刚刚穿上正式阶的巫师袍。

    而昨天被暴力之主揍了一下,安若思醒来之后就感受到自己已经进入了黑铁阶。

    巫师的进阶某种意义上和牧师类似。每次进阶性格都会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而进入白银阶,灵魂产生异变之后更是几乎能变成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安若思现在就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不再像离开白塔时那么温和。

    连带着的,安若思对娜塔莉亚的思念也淡了几分。

    安若思心情不禁复杂起来。

    一股淡淡的恐慌从心中渐渐浮现——

    他不禁怀疑,等到自己进入青铜阶甚至白银阶,灵魂发生异化之后,自己究竟还能不能维持与娜塔莉亚的关系?

    而娜塔莉亚同样作为巫师,她究竟能不能对自己保持如一?

    莫名的,罗兰和克劳迪娅的脸从安若思眼前一闪而过。

    安若思停下了步伐。

    “罗伯特……”

    他有些犹豫的开口道:“我们现在就要去找娜塔莉亚吗?我们才刚刚回来,要不要先去找导师汇报一下行程?还有赫尔兰还在那里睡觉,万一她要是醒过来时候找不到……”

    “——你是怕了吗。”

    罗伯特轻声打断了安若思的话,安若思茫然的转过头去,却发现罗伯特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

    安若思感觉自己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眼前一片空白。

    罗伯特叹了一口气。

    “安心,安若思,”罗伯特难得将自己始终挂在脸上的笑容摘了下去,也停下了步伐,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安若思,“我当时也有这样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

    安若思喃喃的重复道。

    “大脑无比清醒的感觉,心情变得平淡,一切都好像无所谓了——你指的是这样的感觉吗?”

    听到了罗伯特的话,安若思霍然转过头去。

    罗伯特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是了。”

    “等等罗伯特……这种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吗?”

    安若思心中一动,疑惑的问道。

    罗伯特却是一脸放松。

    他重新挂上了那种微笑,摇了摇头:“不,这种情况才是正常的。这说明你是最正统的那种巫师,没有贪图一时的实力而以特殊的仪式进阶……唯有这样,才说明你有足够的才能进入黄金阶。”

    ……而我,已经失去了那种可能了。

    罗伯特苦笑着在心中补充道。

    反正他也没有必须要成为大巫师的理由。以最快的速度进阶,拿到比较高的权限去背下一些更为珍贵的资料才是王道。

    “罗伯特!这种感觉是永久的吗?还是说以后会消退?”

    安若思急迫的问道。

    “当然是永久的啊。这可是巫师向完美生物进化的唯一一种方式……要是巫师进阶与否只有使用的巫术等级不同的话,那些专注于研究的巫师根本就不会去进阶吧?”

    罗伯特几乎笑出了声。

    他脸上的笑容如同阳光般灿烂,其中还带着某些安若思无法理解的恶意:“你以为为什么你的导师不想让你们过早的谈恋爱?你真的以为是他担心你们谈恋爱会耽误学习吗?”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罗伯特深深的叹了口气:“巫师想要打破种族极限实在是太简单了。尤其是你们这些有塔主亲自教授的天才们,基本上最后都能成为黄金阶。”

    “稍微想想就知道吧,为什么那些大巫师们往往都要在自己进阶变得迟缓了以后才会考虑子嗣的问题。”

    “结婚,生子——这种情绪是来自于雅安百种对死亡本能的恐惧。正是因为想到了死去以后会怎么样,人们才会准备创造自己生命的延续。”

    在安若思的眼中,罗伯特脸上仍然挂着笑容,但笑意却逐渐褪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但是,人知道的越多、学习的越多、见识到的东西越多,反而越不怕死。”

    罗伯特斩钉截铁的,脸上的笑容扭曲着,融化成近乎嘲讽的神色。

    就好像他在憎恶着什么理所当然的东西一样。

    一股与世界为敌的悲壮气势从他扭曲的笑容中涌了出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