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将要展开的修罗场
    安若思顿时被罗伯特毫不遮掩的恶意钉在原地,丝毫不敢动弹。

    他从没有见过罗伯特露出过这样充满恶意的表情。

    “你知道吗,安若思。”

    罗伯特眼中闪烁着炽烈的毒火,声音却格外的平静。

    “多少巫师,一开始都是冲着‘转化成亡灵’、‘永生不死’的目标去的。可当他们真的到了足以将自己的梦想实现的层次,他们中的多数却升起了‘啊,好像就这么死去也没有什么’或是‘我这一辈子,已经没有任何遗憾’的想法。”

    “是他们忘记了自己的梦想吗?当然不是。”

    “因为这种想法毫无疑问是正确的,是世界认可的,是奥姆所推崇的——”

    罗伯特虽然在笑,但他的眼中却闪烁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寒光。

    “别这么想,罗伯特。”

    出于担忧友人的心里,安若思被迫放下对自己和娜塔莉亚的思考,转过头去安慰罗伯特。

    “就算是因为奥姆的影响,那也是因为他们的长生只会造成世界资源的流失吧,”安若思分析道,“就像是翼树做的伪币一样。”

    “这个世界的资源一共就是那些,如果那些人一直不死去、将耗费的能量通过盖亚之壁换给这个世界的话,恐怕他们用掉的资源就等于是永久消失了吧……大概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奥姆之墙才会将‘死了也无所谓’的心态刻入到了他们的心中。”

    安若思一脸严肃的说道。

    听到了安若思的话,罗伯特不禁愣住了。

    他好像第一次认识安若思一样,上下打量着他。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安若思。”

    罗伯特脸上的扭曲渐渐淡去,他身上那种浓郁的压迫力也逐渐消散。

    他向安若思露出一个近乎透明的苦笑:“我倒是觉得,那些因为活了太久而选择自杀的人。并不是因为奥姆的指引……”

    “嗯?”

    “说不定……他们只是害怕而已。”

    “害怕?”

    “是的,害怕,”罗伯特点了点头,眼中的憎恨逐渐融化成浓浓的悲伤,脸上却带着笑,“他们不过是一群胆小鬼而已。”

    “不。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

    安若思好像发现了其中一个问题,不禁皱眉发问。

    “小安若思?你回来了!”

    但就在这时,一个凛冽的女声从安若思身后传来,声音中满是惊喜。

    安若思说了半截的话顿时从口中哽住。

    随后,他脸上的凝思变成了纯粹的欢欣:

    “娜、娜塔莉亚!”

    迫不及待的,安若思回过头去,他脸上露出了明显的雀跃神色。

    一眼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捡到骨头的小狗,就差没有尾巴在身后摇来摇去了。

    在他身后突然出现的少女身着一身宽松的灰色巫师学徒袍,神情中却流露着骑士一般的坚毅。

    她的衣服非常干净。身上的坠饰没有丝毫凌乱,整洁到近乎异常的地步。从她那无时无刻都虚握成拳的双手就能看到,她的指甲缝里没有一丝的脏东西,指甲也是方便发力的长度。

    娜塔莉亚的身高以苏泽人的标准来看略微高一点,大约是一米七刚刚出头,比罗兰高出两指左右的高度。一头只到肩膀的雪白色马尾被斜斜的束在身后,额头大方的漏了出来。她浅蓝色的瞳孔清澈无比,却如同有火焰在燃烧。

    明明是一身素色。一样望去却给人一种如同活着的火焰一般的感觉。

    看到像小狗一样凑到自己身边的安若思,娜塔莉亚也笑着眯起了眼睛。习惯性的伸出手摸了摸安若思的脑袋,然后一把把他搂在在了怀里。

    安若思也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被重逢的喜悦所冲淡,之前安若思担忧的仿佛全部化成了浮云,一时间被他完全抛在了脑后。

    罗伯特张口欲言,但想了想开始闭上了嘴,重新在脸上挂起了灿烂的笑容。

    “哎呀。娜塔莉亚小姐,我们真……”

    “抱歉,罗伯特先生,我和你不熟。”

    娜塔莉亚立刻皱起了眉头。

    她用额头抵着安若思的额头,头也不抬的用比之前低八度的声音冷冷的说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和小安若思就先走了。”

    就在这时,安若思突然想起了在第一塔里的罗兰和不知道去哪里了的克劳迪娅,于是凑到娜塔莉亚耳边轻声说道:“对了,娜塔莉亚……”

    “听话!”

    娜塔莉亚立刻皱起了眉头,冷声向安若思斥道。

    安若思被吓得猛地一抖,后半截话硬生生给噎了回去。

    “娜塔莉亚小姐,我们在这里是等人的……”

    罗伯特上前一步,露出温和的笑容。

    那带着缇坦人特有的卷舌语调的苏泽语带有难掩的优雅韵律,但却无法让娜塔莉亚对他产生丝毫好感。

    她抬头瞪了罗伯特一眼,搂住安若思的右手不由得收紧了几分。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罗伯特先生?非要我明说吗?”

    她的眼中满是丝毫不加遮掩的厌恶:“那么好,我就在这里明说了吧。”

    “小安若思和你不一样。他是一个纯粹的巫师,一个一心向往奥姆之理的求道者。而我这双眼睛能看出来,你学习巫术的原因本身就充满了恶意。巫术在你们这种人手里,只会化成屠戮同胞的利器。”

    “你是缇坦的金发贵族也好,是法拉若的山民也好,你这种人一看就是指头沾血的恶棍,不想惹麻烦的话就离安若思远一点!别想弄脏他!”

    娜塔莉亚如同护崽的母狮子一样凶戾的瞪着罗伯特。她微弓着身子,姣好的身姿从学徒袍中显现了出来。

    她就这样在路中间,也不顾路人的目光,便指着罗伯特大声斥道:“巫术应该是为了造福雅安百种而诞生的工具,巫术被你这种人使用简直就是一种亵渎!”

    面对娜塔莉亚的斥责,罗伯特却只是露出的无辜的温和笑容。

    他摊了摊手:“可不管怎么样,我的巫术才能都要比你杰出的多。这说明我被奥姆的法则认可程度远远比你高——”

    “所以,娜塔莉亚小姐,你大可不用把雅利给你洗脑用的那套理念原封不动的拿过来抽我的脸。”

    罗伯特脸上挂着笑容,眼中满是无辜:“还是说,为了造福雅安百种而日夜奋斗的娜塔莉亚小姐理所当然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一位比自己高了两阶的诡刀巫师进行良心上的谴责,而我作为一位双手沾满血腥的杀人凶手却只能站在这里接受审判?”

    “你别偷换概念!”

    娜塔莉亚气的握紧了拳头,站在原地怒气冲冲的瞪着罗伯特:“杀人凶手永远是杀人凶手,就算我的力量只能救一个人,也比你杀死了一百个人要好成千上万倍!”

    “但如果是我的话,就算杀死一千个人,也要救下我相救的那一个人——”

    清冷悦耳的声音从娜塔莉亚身后传来。

    罗伯特突然露出了开怀的笑容。

    那是将要看到一出好戏在眼前上演的,由衷的愉悦。(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