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九十六章 毒蔷薇与铁玫瑰
    娜塔莉亚的瞳孔不禁微微收缩。

    在她面前突然出现的,是一个魅.惑却纯洁的少女。

    她冰色的瞳孔纯洁而无垢,给人一种不谙世事的纯真少女的感觉。

    她里层的衣服是深灰色的加长版薄毛衣。而在灰色的毛衣外面的,则是一件几乎雪白的小号冬季毛绒大衣,甚至还没有到腰部,勾勒出少女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

    白色的绒领蓬松而柔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狐狸的尾巴。纯黑色的及腰长发似乎刚洗过还没有完全吹干,披散在少女的身后。总体来说,给人一种柔软的感觉。

    但从她的腰部以下的穿着,却让娜塔莉亚不禁脸上泛起淡淡的晕红。

    她没有穿长裙,却也没有穿女性战职者喜欢穿的长裤和七分裤。

    不,准确的说,她应该说是什么也没穿。

    她深灰色的薄毛衣下摆如同裙子一般向外微微绽开,盖住半截雪白的大腿;而在她纯白色的雪地靴往上,是一条布满密密麻麻的浅灰色符文的白色过膝袜,勾勒出少女纤细而笔直的双腿。

    这是白塔特有的保暖符文布。

    原本是为了让苏泽的战士可以不用在厚重的铠甲下加穿几层棉衣的保暖技术,却在惑心女巫那群喜爱浮华之物的女人的提倡下制成了手套、束腰和过膝袜,逐渐成为了一股新的潮流。

    但就算是最大胆的惑心女巫,也不过就是在过膝袜外面配上短裙而已。

    可那个少女却连裙子都没穿。只是以加长的带这花瓣形状下摆的薄毛衣作为替代——

    在毛衣和过膝袜的之间,半截雪白的大腿就这样暴露在冬日的环境中。

    但她那纯洁无垢的眼神却一直提醒他人,她还只是一个孩子。

    “这打扮……”

    ……简直就像是专门穿出来勾.引男人一样。

    看着她茫然的冰色瞳孔,娜塔莉亚的后半截话无论如何是吐不出来了。

    因为的确是很可爱。

    对着这样纯洁的如同雪妖精一般的少女,娜塔莉亚心中不禁也泛起了几分喜爱。

    但那种喜爱却并非是对恋人的眷恋或是对偶像的崇拜。而更接近于看到了路边一只可爱的小宠物的心情。

    相比较华贵更喜欢简单,单纯的喜欢着纯洁而美丽的东西,却不喜欢过于遵循传统——这便是娜塔莉亚的审美观。

    唯一让她感觉到比较可惜的,便是那个黑发少女的右眼斜斜的被黑色的绷带缠住。大量的白色符文从上面游走着,几乎要将其完全染成白色。

    这条有点像是眼罩的黑色绷带多少算是破坏了少女整体的美感,却又为其加了几分病弱的观感。

    ……是医疗绷带吗?好像又有点不像……

    这孩子的眼睛受了伤吗?

    娜塔莉亚猜测着。

    “赫尔兰?你的眼睛怎么了?”

    可就在这时。她却听见怀里安若思口中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不用担心啦,”娜塔莉亚看着少女笑着摇了摇头,“几天就好……主要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噩梦伤到了灵魂。”

    “伤到了灵魂?!”

    安若思的声音立刻紧张的变形了:“赫尔兰,你没事吧?”

    他立刻挣脱的娜塔莉亚的单手的搂抱,冲到了罗兰身边。

    “赫尔兰”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安若思立刻更加紧张的抓住了她的手。

    他的右手直接闪烁起了符文的光芒,贴在了“赫尔兰”被绑带缠绕的右眼上。

    而“赫尔兰”只是极微弱的挣扎了一下,发现挣不开安若思的手,就只是别过了头。温顺的低下了头。

    似乎感觉到哪里不对,娜塔莉亚的双眼立刻眯了起来。

    那是如同山民发现猎物一般的危险目光。

    她锋利如刀的目光直直的刺向安若思的后背,但安若思似乎没有任何察觉。

    在娜塔莉亚的身后,罗伯特不禁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娜塔莉亚不知道的是,“赫尔兰”此刻也正偷偷的打量着自己。

    她远比她想象中的要出名——

    也许是因为未婚夫安若思在原来的历史中死在了橡木迷锁中,被掠影翼龙吞噬殆尽——这导致了她行事风格的骤变。虽然没有退出雅利,但是却从保.守派一举加入了激.进派。

    “连自己喜欢的人都无法保护,这样的力量有什么价值——”

    怀着这样悲愤的思想。她放弃了成为一名基层的结界巫师,投身进入战斗巫师这个大坑当中。并在白塔倾塌之后,回到苏泽,加入了守望者大队。

    在后来苏泽与班萨的那场战争中立下了赫赫威名,被称为“战场上的铁玫瑰”。

    她最终还是成为了她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后来,她还成为了和平议会的第一批议员,用“特殊手段”调停了班萨和卡拉尔的战争。并觉醒了起源成为了一名货真价实的战争领主。

    罗兰倒是真没有想到,娜塔莉亚居然真的就是他知道的那个娜塔莉亚……

    罗兰不禁感觉有点牙疼。

    娜塔莉亚的起源是【锋利】,因此她整个人几乎可以说是锋芒毕露。

    应该庆幸的是,她并没有选择成为一名战士或者刺客,也没有在一开始就成为了一名诡刀巫师或是战斗巫师。

    结界系枯燥的教学方式很好的消磨了她的才能。

    不然罗兰绝对是见到她的第一眼转头就跑。

    这没法调.戏……万一自己真的连着安若思被一口气柴刀了怎么办?

    不过好在她如今只是一个蹩脚的结界巫师。尽可以随意调戏。

    罗兰微微眯起了眼睛。如同一只偷到腥的狐狸一般的笑了。

    难得让自己碰上了记得住的、还没有觉醒的天才……罗兰就不打算把她从自己眼前放走。

    ……话又说回来,有了安若思作为鞘,娜塔莉亚究竟还能不能觉醒自己的起源?

    罗兰深表怀疑。

    当然,他肯定是不会让安若思因为这种无聊的原因就去死的。

    虽然原剧情中娜塔莉亚的力量主要来自于黑化,可那也只是因为她本来就有那样的才能,只是尚未觉醒。

    既然如此,还不如罗兰想办法直接让她觉醒力量。

    一个可控的强者比一个失控的疯子有用得多。如果能够能让她投入到导师的怀抱就再好不过了。

    正巧罗兰还缺这样一把锋利的刀。

    ——但是,她实在是过于锋利了。

    一旦发起疯来,不仅能伤到自己,甚至还能伤到自己的队友。

    必须要给她加一个鞘才行。而且还不能是安若思……

    大体的构思逐渐从罗兰心中浮现了出来。

    ……有办法了。

    罗兰嘴角渐渐浮起了一丝弧度。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让她对安若思产生恶感……唯有这样,罗兰才能趁虚而入。

    “安若思……”

    怀着纯粹的恶意,“赫尔兰”脸上的表情越发无辜而动人。

    她凑到了安若思的耳边,轻声的说着什么。看着娜塔莉亚逐渐紧握起来的双拳,罗兰几乎笑出了声。

    ——这还只是个开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