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一百九十九章 迟来的考量
    这个男人……

    ……是苏泽的皇族吗。

    罗伯特的瞳孔微微收缩,并为之一惊。

    这并非是他见识短浅,没有见过几个真正的苏泽皇族——就算那些在体内流淌着冬精灵的血的人数量极少,这也不足以让罗伯特露出吃惊的神色。

    他之所以会失态了一瞬间,是因为他看到那如同深渊般漆黑的双眼的同时,便猛然想起了刚才还在这里的赫尔兰。

    正如他所说。苏泽皇族全世界一共就那么十几个人,想要同时见到两个谈何容易?

    ……更何况,赫尔兰刚被娜塔莉亚拽走,这个男人便猛然出现——这让罗伯特不得怀疑他是否已经在附近等了很久。

    那么,这个人……是不是跟赫尔兰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罗伯特不禁眯起了眼睛。

    同时,他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

    大约是二三十岁的样子。比起少年更接近青年的形容。

    他的脸上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却给人一种“他很认真”的感觉,没有丝毫轻浮的感觉。而他脸上挂着的金丝眼睛更是加深了这种印象。

    这个男人额前头发微微卷曲,却没有盖住眉毛;而他脑后的长发稍微有一点长,却只是堪堪及肩。除了他的头发过于顺直之外,他简直可以说没有丝毫发型可言。

    他的身形非常挺拔,腰背没有丝毫弯曲,肩膀打开,两手自然垂下,给人一种极度自信的感觉。

    那接近两米的身高就算与罗伯特相比也高出不少。而他现在站在安若思身前,光是投下的阴影就足以将安若思的身影完全遮蔽。

    仅仅一眼。罗伯特就可以断定,这个男人虽然身高极高,却没有弯下腰和其他人对话的习惯。

    随着观察越发深入,罗伯特的眉头越皱越紧。

    他发现,只要这个男人脚步不动,他从指间到肩膀一直没有丝毫颤抖。

    不。不仅仅是肌肉的颤动。罗伯特甚至观察不到他呼吸的时候胸腹的鼓动。

    ……黄金阶吗。

    罗伯特不禁心中暗暗发苦。

    真是不公平啊。

    只看外表的话,这个人的年纪换算成纯血的人类,如今的年龄也不会超过三十岁。

    以苏泽皇族的标准来说,他现在很有可能只有四五十岁——

    在纯血人类中身体素质已经开始下滑的年纪,在苏泽的皇族来看的话才刚刚过去三分之一。

    这多出去一倍的寿命,正是苏泽的皇族和冬精灵交换血脉得到的最大好处。

    这世界上不会再有什么比纯粹的长生更吸引人了。

    想想吧——那些血统比你高贵的人,本就在全属性上压制你。

    比你聪明,比你强壮,比你灵活——就是连视力和嗅觉、悟性与魅力等方面。普通的黑铁种族上也是全面落后。

    ——于此同时,这些人还比你活的长久。

    同是雅安百种,人类完全可以高喊一声奥姆不公。

    这也是缇坦盛行的唯血统论的理念来源之一。

    ——但是,苏泽皇族的血统再高贵,也不过就是人类而已。

    可现在,这个男人的眼神没有丝毫动摇。虽然一直在笑着,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座威严的神像——

    那是几乎可以让人忽略他是人类的肃穆姿态。

    罗伯特心中一动。

    他不漏痕迹的将两手收拢,袖中的备用仪式刀无声无息的出鞘。

    ……先给他加一个标记吧。

    但还不等他用仪式刀子在右手手心上刻出符文。他就看到那个男人眯着眼睛回过头来等了自己一眼。

    顿时,罗伯特的额头就像是被无形的巨锤轰击。不自然的向后弯折,险些将自己的脊椎折断。

    他的脑海顿时一片空白,之前心中的揣度和恶意完全被击碎。

    但另外一边,安若思却和罗伯特完全不同。

    他此刻的心情无比激动。

    ——因为这个人,他认识。

    光芒在安若思的眼中闪烁着。

    “您终于来了……”

    没有问出“是您吗”或是“您是那个谁吗”之类的话。因为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安若思完全可以看出,他便是自己十一岁的那一年遇到的那位“老师”。

    当然。说是骗子也未尝不可。

    他一开始在安若思面前出现的时候,正是以一个骗子的身份。

    他曾经试图骗走安若思的手中的一块石头。

    这块石头没有任何价值。既不是古物、也没有什么名人的附加价值,更不是什么藏着金子的石头,仅仅只是安若思从路边随手捡起的一块石头而已。

    要么就是一脸莫名其妙的把石头给他,要么就是把这个家伙当成精神病。然后转身离去——要是正常人的话,应该只有这两个选择才对。

    但当时的安若思并不正常。

    他和这个男人谈了半个小时,然后准确的识破了这个男人的意图。

    具体的过程安若思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但最后那种骄傲的心情却就这样留在了他的心里。

    在自己的诡计被当时还是一个孩子的安若思识破之后,却不仅没有恼羞成怒的伤害安若思,反而开心的笑了起来。

    随后,他便教给了安若思一个神奇的技能。

    那就是将安若思巫师生涯大门打开的、那种可以打破一切物理性束缚的能力。

    因为这个唯有两个人知道的秘密,安若思很快和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神秘男子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具体的原因安若思已经忘记了。他只记得自己在那时没有一个朋友,所有人都在疏远自己。

    当时,安若思每天下午都在背完了书之后翻出去,在小镇外的一颗树下和他碰头,聊着一些简单的、晦涩的、流行的、禁忌的什么话题。

    宗教、政治、、艺术……

    他们两个人什么都谈,什么都聊。

    安若思甚至还记的这个男人习惯看海拉斯特的《雨季玫瑰》,喜欢在雨中在屋内看着窗外。

    同时,这个男人的知识量和阅历也深深的折服了当时的小安若思。当时还很年轻的安若思很快将其视作了世界上第一伟大的人。

    然而,欢欣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在安若思学会了那个男人赠予的能力的大致用法之后,这个男人就没有留下任何东西,默默地离开了。

    从安若思见到他开始,直到他离开——整个过程甚至没有超过不过一周,却给安若思留下了巨大的影响。

    在他离开之后,安若思那种让他人疏远的特殊之处也消弭无踪。他很快成为了一个凡人,却因此也有了几个朋友。

    某天晚上,安若思做梦梦到他,于是便质问他为什么要走、什么时候回来。

    “我想要看看,众神的器量。”

    这个男子这样狂妄的笑着答道。

    他这样对安若思保证:“在你能够熟练掌握我交给你的能力之后,我自然会回来检查你的能力。”

    原来那个梦是真的!

    安若思欣喜若狂。

    “——我现在已经掌握了!我很早之前就掌握了……”

    “那就跟我走一趟吧,我有一个锁需要你去打开。”

    这个男子笑眯眯的看着安若思。

    但安若思却愣住了。

    他思考了一会,露出了遗憾的神情:“但是我需要等人……你看到刚才过去两个女巫师了吗?我得去找她们一趟,还有罗伯特……”

    “啊,我倒是的确看到有‘两个人’从那边过去了。”

    男子抓住了安若思的胳膊,冲着罗伯特露出一个笑容:“你不会乱走的,对吧?”

    “是,如您所愿。”

    罗伯特立刻立正,向这个男子行了一个缇坦的军礼。

    男子向安若思摊了摊手:“你看,你的朋友也不反对。我们快去快回啦,这并不是一个很麻烦的事……”

    “对了,安若思,你可以叫我艾斯特。”(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