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零三章 恐惧与谎言
    安若思跟在艾斯特身后,缓缓的走在没有任何光源的回廊之中。

    他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自从艾斯特带着他传送进来之后,他们两个已经在这里走了五六分钟了。

    因为这段冒险经历的经验,安若思却并没有因这段时间的安全而放松警惕,而是小心翼翼的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唯恐在漆黑一片的世界中突然伸出一只干枯的手什么的。

    他从身体中导出的魔力凝聚在指尖,蓄势待发。

    诚然,这样的话,安若思的魔力会以缓慢的速度随时间逐渐流失。可这起码也比发生了什么事之后来不及调动魔力要好得多。

    这也是在和罗兰他们分开之后,玛肯队长教给他的施法技巧。

    抱着紧张的心情,安若思小心翼翼的跟在艾斯特后面。

    他的每一步几乎都是印着艾斯特的脚印所踏出。

    安若思能听到,自己脚下啪嗒的水声在黑暗的回廊之中不断响起,孤独的回荡着。

    空气中的臭味粘稠而厚重,通过气管被吸入肺中,甚至能感到喉咙中滑腻着滚动着什么东西。

    安若思甚至怀疑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此刻已经被镀了一层膜。

    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之中,安若思甚至不敢开口——

    周围实在是太过寂静。安若思甚至产生了他们两人行走在巨兽的食道里的错觉。

    他紧走两步,扯住了艾斯特的袖子。想要让艾斯特脚下的步伐稍微慢一些。

    但出乎意料的,艾斯特并没有理他。相反。他走的更快了。

    一股巨力从艾斯特的袖子上传来,猛地将安若思带着往前一拉。他险些被扯了一个趔趄。

    总觉的自己似乎忽视了什么东西。迅速发酵的不安让安若思的心跳越发急促。

    他现在甚至已经感受到了自己胸腔中的剧烈轰鸣。甚至不光是心脏,安若思甚至能清楚的听见脖颈和手腕上的血管的搏动。

    整个世界安静的如同幻觉一般。

    安若思的眼神紧张的颤抖着。神经质的四处张望。

    他的喉结上下滑动。重重的吞下了一口口水。

    安若思终于忍不住了。

    他再次伸出手去抓艾斯特的袖子,同时开口急促的说道:“等、等等,艾……”

    他还没有说完,就猛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因为安若思伸出的右手并没有碰到之前的布料质感。

    他的右手触及之处,是滑腻而粘稠的什么东西。那种滑腻而冰冷的手感让人联想到水产、粪便,亦或是腐烂的内脏。

    安若思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性的将手上抓住的什么东西扔了出去。

    但就在那一个瞬间,安若思突然意识到了不对的地方在哪——

    ……为什么,之前只有自己走出每一步的时候地上会有水声响起?

    安若思的呼吸骤然屏住。他的心跳却越发激烈。他甚至已经隐隐感觉到脑中出现了因缺氧而造成的空白。眼前的景象也开始发花。

    但无所谓。反正也什么都看不清……

    周围没有任何的光源,着实是过于昏暗。

    安若思甚至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在自己身前。

    现在他突然开始怀疑,自己一直跟着的,究竟是不是艾斯特?

    而且,为什么没有光源,自己却能看清地上的脚印?

    不要低头看——

    这样的警报声在安若思心中疯狂的响起。

    可正因如此,他却下意识的低了一下头。

    顿时,安若思险些昏了过去。

    不知从何时开始,安若思的脚下的脚印已经变成了成人脚掌三倍大的潮湿痕迹。

    ——但。的确是人脚的痕迹。

    可人脚绝不会这么大——

    安若思惊慌的抬起头来,却发现一颗半腐烂的头颅露出极诡异的笑容,悬吊在自己的眼前。那颗头颅腐烂的鼻头离安若思的脸颊甚至不超过三厘米。

    离这么近,那股腐烂的臭味甚至已经冲到了安若思的鼻腔里。

    安若思的瞳孔瞬间收缩到极限。

    他的喉咙深处咯咯作响。身体本能的想要逃离,膝盖以下的地方却仿佛被嵌在了原地。

    一个不小心,他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粘稠的水声清脆的响起。

    那不是什么很深的水迹。要说的话,大约只有一指深。但安若思此刻却几乎已经完全湿透。

    他的目光已经变得空洞起来。

    安若思呆愣的抬起自己被水浸没的双手。抬到眼前。

    说也奇怪。周围本应是无比漆黑的、没有任何的光源——但此刻安若思却无比清晰的看见了自己的双手。

    那上面,满是粘稠的鲜红。

    是血——

    安若思本能的做出判断。在他做出判断的同时。整个地板上面的鲜血都映入了安若思的视线。让他的眼前变得一片血红。

    没错,那血只有一指宽——但如果算上自己走的这整整五分钟呢?

    安若思的心脏拼命地跳动着,但他却依旧无法呼吸。

    眼前的世界已经开始被渐渐拉远。

    就在这时,他听见有滴答的水声从耳边响起。

    ——不要抬头。

    ——不要抬头。

    ——不要抬头。

    ——不要抬头!

    他的理智拼命警告着自己。但安若思的脖颈却如同被操控了一般,发出干涩的咯吱声,一格格的抬起。

    ——是艾斯特的尸体。

    不,与其说是尸体,不如说是尸渣。

    没有双腿,也没有前臂。他残存的肢体破破烂烂,满是压榨、扭曲造成的伤痕。

    现在看来,反倒是那个腐烂了一半的头颅是全身最完整的地方

    他残存的躯干看起来就像是十字架。七八条黑色的细线从天上垂下,从各个角度将艾斯特的尸体绑了起来。如同钟摆一样被挂在空中缓慢的左右摆动。

    暗红色的鲜血从被黑线勒紧的地方渗出,以特殊的节奏感滴答的落在水面上。

    就在这时,轻轻的笑声从他的耳边传来,温暖滑润的什么东西将他的头顶裹住,缓缓向下吞没。

    就像是什么东西将要把他整个吞下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若思终于崩溃了。

    他全身的魔力轰然爆裂而出,卷起了狂暴的飓风。

    但同时,过于粗暴的魔力使用方式也将他的全身皮肤猛然炸裂。那一瞬间,安若思仿佛变成了一个血人。

    他的动作掀起了异变的序幕。

    地上的鲜血、周围的墙壁、身后的尸体在那一瞬间全部动了起来。而安若思此刻体内已经没有一丝魔力。

    他毫不犹豫的,拖着有些发软的腿向后拼命奔跑。

    但很快,他面前就出现了一堵完全由钢铁的锁链紧密的缠绕而形成的厚墙。

    粗略的一看,他甚至以为那是由无数的锯齿形成的机关墙。

    但安若思却露出了兴奋的神情,脚步更是快了几分——

    有办法……

    虽然他一片空白的大脑还没有想起具体的解决方案,但身体却本能的告诉他,“铁链”这种具有束缚意义的物体,自己可以轻易击碎。

    绝对可以击碎——

    安若思向着死路奔跑,眼中却闪烁起了生的光芒。

    绝对不能死——

    就在最后一刻,安若思混乱的大脑终于想起了艾斯特曾经教导自己的秘术。

    “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歇斯底里的哑声嘶嚎着,向前方伸出右手。

    在被他的手碰到的一瞬间,无数钢铁的锁链轰然破碎。光从外面洒了进来。

    ……啊。

    终于,得救了。

    安若思勉强的笑了一下,倒在柔软而馨香的光中,失去了意识。

    ——————

    “……好孩子,辛苦你了。”

    艾斯特准确的抱住失去意识而跌倒的安若思,总是挂着微笑的脸上久违的浮现出一丝歉意。

    他轻轻将安若思平放在地上。用自己的外衣盖在了他的身上。

    在艾斯特的而身边,地上满是破碎的锁链碎片。

    不过这些锁链和安若思之前在幻境中看到的样式完全不同。

    它们的质地是白金,带着莫名的优美弧度,上面布满极细微的天界语铭文。

    那是没见过一次的人绝对想不出来的圣洁锁链。

    而在房间的正中心,原本被无数锁链缚在半空中的某人摔落在地上,却因此惊醒,睁开了眼睛。

    “啊,吾友,好久不见。”

    艾斯特低下头来,露出了一个真正温和的微笑。

    “……啊,吾友,好久不见。”

    在地上怔怔的某人抬起头来,嘶哑的声音传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