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零五章 温柔的与残酷的
    在安若思也离开之后,罗伯特的身边便已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过好在,除了不知道究竟跑到哪去了的克劳迪娅,其他两人应该都没什么危险。

    倒是赫尔兰小姐那边……

    罗伯特不禁眉头一挑。

    娜塔莉亚那个粗暴女人把赫尔兰拖走肯定是不怀好意。就凭那个粗鲁的、暴力的、一点也不优雅的女人,她是不可能想出暴力以外的解决事情的办法的。

    想到这里,罗伯特不禁哑然失笑——

    赫尔兰装出那种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的样子,肯定是为了给安若思一个教训——但一旦娜塔莉亚那个女人把她逼急了的话,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罗伯特非常清楚,赫尔兰可不是那种柔柔弱弱的女人。

    昨天那仿佛撼动天际的祷告罗伯特至今还没有忘却——还有赫尔兰身上燃烧着的浓烈圣火、以及宛如实质的银白色圣火在身后拖出的巨大光带……

    罗伯特基本可以确定,赫尔兰起码是一个白银阶的精英牧师,而且尤其擅长祷言和圣火的操纵。

    ——简直可以说是天赋奇才。

    罗伯特也不禁感概道。

    该说是不愧是苏泽的皇室吗,血脉就是好……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赫尔兰现在恐怕还在对娜塔莉亚和安若思挑拨离间吧……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罗伯特此刻心情极度复杂。

    虽然看赫尔兰那异常的神态和举动,就知道她肯定是对安若思生气了。

    但正因如此。罗伯特才感到十分矛盾。

    如果对一个人完全不在意的话,自然是不会关心他的私人生活。

    赫尔兰因为安若思对她隐瞒了娜塔莉亚的事而对安若思发火。这岂不是正好证明了赫尔兰对安若思是有着好感的?

    虽然现在赫尔兰和安若思几乎等同于是吵翻了,但罗伯特知道。这种时候只要男方及时的认个错然后一通保证,然后快刀斩乱麻的和娜塔莉亚划分界限,就是再苛刻的女孩子也会在痛斥他一番之后决定给他一个机会。

    好在、好在——安若思没有那么果断。

    这意味着自己还有机会——

    罗伯特的目光渐渐坚定。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似乎自己之前是太幸灾乐祸了。

    因为赫尔兰的关系,他现在已经对安若思产生了某种厌恶——或者说嫉妒。

    光是看着安若思,罗伯特就会感到心烦。

    但是这样不行。

    先不提安若思是自己的朋友……而且在重要的事情上被情绪所影响,做出更加冲动而无脑的选择,更是大忌中的大忌。

    就比如之前,罗伯特根本就不该阻止安若思的行动。

    如果罗伯特没有看错的话。安若思现在还没有对赫尔兰产生特殊的情感。当下之时只是赫尔兰一个人的单相思而已。

    ……听起来真是令人悲伤。

    现在冷静下来想想,罗伯特之前能做出的最合理的选择,不应该是挑拨娜塔莉亚和安若思之间的关系——相反,他反而应该尽力开解他们之间的矛盾。

    这样的话,自己才有机会趁虚而入。

    换言之,在刚才娜塔莉亚发飙的时候,罗伯特就不该拦下安若思。

    他应该拦下的是赫尔兰才对。

    罗伯特自认为,自己和赫尔兰之间的机会还是挺大的。

    之前在铁幕市的时候,自己和赫尔兰曾经独处过一段时间。那时候罗伯特就感觉到赫尔兰对自己特别温柔。

    如果能放手让安若思去和娜塔莉亚独处。那自己就有了去安慰赫尔兰的机会……

    “……真是失败。”

    罗伯特扶住自己的额头,呻.吟般的说道。

    按说以自己的经验,不该这么慌乱啊……

    果然都是赫尔兰的错吧。

    罗伯特将扶住额头的右手拿下来,两只手一起在面前摊开。

    看着自己的掌纹。罗伯特不自觉的想起了在铁幕市,自己拉着赫尔兰的手逛在街上的哪一个小时,不自觉的露出一个淡淡的、幸福的微笑。

    那一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罗伯特的心里,那就像是一分钟一样短暂;但哪怕再过一年。恐怕这段时间还会无比清晰的刻在他的心中,如同那两手一牵就到了昨天。

    “……我可能。真的爱上你了,赫尔兰。”

    他做梦般的呢喃着。

    光是想起和赫尔兰牵着手走在街上便是如此幸福。

    那纤细而冰凉的手指只要轻轻在手背上一点,灼人的温度便会沿着血管上行,一直烧到后脑。

    那是想要为对方献上自己的一切的冲动。

    ……这种感觉,是被魅惑了吗?

    突然,罗伯特心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不,不会。赫尔兰不是那种人。

    罗伯特苦笑着,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就在这时,罗伯特突然感到腰间震动了一下。

    罗伯特皱着眉毛,将它从腰间取了出来。

    那是一块漆黑的水晶板。

    准确的说,这应该是两块夹在一起的水晶板。里面的空气被完全抽干,因此变得非常紧密。

    而在两块水晶板的中间,是三张极薄的黑色的油纸。中间的那一层被刻下了密密麻麻的法阵,然后两层黑色的油纸一上一下的将其粘在一起,把其中的隐秘全部封住。

    然后外面的两层油纸再写上防止探测的自.燃法阵和作为提示的微弱振动法阵,排列好触发,密封在水晶板的中间。

    这东西叫传讯器。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充能之后随意施展传讯器的小东西。

    这是白塔的研发部最近开发出来的新东西,罗伯特作为志愿者在一周前拿到了第一批的试用品。当然,因为它还没有普及,所以如果收到了消息,那肯定也是这第一批的人发出来的。

    它的制造难度主要来自于那两块水晶板的密封。就里面的三层法阵的复杂程度而言,它甚至比铁幕市的告示牌都要简单不少。

    要说法阵上有什么难度的话,大约就是这个法阵誊写的地方实在是太小了吧。

    设计之初,它要起到的作用是在一定区域内将简单的传讯即时化,让人们足不出户也能互相联系。

    也许那些宅巫师们只是想讨论某个课题的时候可以方便一点,但缇坦军部出身的罗伯特却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军用价值。

    不过因为自己在巫术上的基础知识还是不足,在短短几天之内却是没有成功破译它的制作方法。

    正因如此,罗伯特才会选择出去散散心;也幸亏如此,他才能见到赫尔兰。

    “……啧。”

    发现自己想着想着话题又跑到了赫尔兰身上,罗伯特只是扯了扯嘴角,输入指令将手中的传讯器打开。

    首先出现在罗伯特眼中的,是一个稍微有些熟悉的名字。罗伯特记得他好像也是从缇坦来的,但自身没什么天赋,背后也没有什么势力。

    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如果是聚会邀请的话就想个由头拒绝了吧。

    罗伯特这样想着,点开了信息。

    毕竟他的朋友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每一个聚会邀请罗伯特都要去的话,他早就累垮了。

    而且,他现在心很乱,根本没有出去聚会的心情。

    “有一群女巫学徒成立了课题小组……金钱援助……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找她们玩玩?”

    罗伯特皱了皱眉头,随手回了一条身体不舒服的短信,回绝了他的那个“朋友”的盛情邀请。

    如果是之前他的话,说不定就顺口答应下来了。

    但现在罗伯特只要一想起来赫尔兰,完全没有心情去和那群惑心女巫玩点什么刺激的游戏。

    他却不知道,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此刻却正被另外一个女人搂在怀里。她们两个的气氛也并不像罗伯特所想的那样激烈而危险,反而无比和谐。

    “说起来,赫尔兰你最讨厌哪种人?”

    “温柔的人吧。”

    赫尔兰倚在娜塔莉亚怀里,轻声说道。

    娜塔莉亚却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神色:“为什么?”

    “因为不温柔的人只对自己喜欢的人温柔,但温柔的人却对所有人都温柔……”赫尔兰似乎想起了什么,她的眼中隐约有水光闪动,“正因如此,温柔的人却容易让他人产生‘这个人已经喜欢上我了’的错觉……因此才会把人伤的更深。”

    “你是说安若思那家伙吗……”突然想起了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叫做“克劳迪娅”的女人,娜塔莉亚自认为自己已经明白了赫尔兰指的是谁。

    为了开解忧郁的赫尔兰,娜塔莉亚将小小的少女在怀中搂的更紧:“但赫尔兰你就很温柔呀。”

    面对娜塔莉亚的轻声调笑,赫尔兰顿了好久,才幽幽答道:

    “……对。所以我也很讨厌我自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