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零八章 水银束缚装置
    “……你确定这是锁?”

    安若思一脸不敢置信。

    也不怪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因为艾斯特给他展示的既不是枷锁也不是锁链,而是一条手链——一条纤细的、如同艺术品一样的手链。

    此刻它正挂在艾露卡多的左手上。

    三枚银色的戒指分别挂在她的食指、无名指和拇指上,从戒指上延伸下来三条锁链,在手背互相缠绕着,结出繁复而优美的花型,又穿过指缝在掌心交汇,最终连在手腕上的一个银色手环上。

    看上去那手链似乎只是银质的。但如果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那其实是极薄的水晶外壳,里面填充着数量极少的水银。

    如果将其对着光,投在地上的影子甚至甚至有数不清的埃尔卡特古符文在流转。

    光凭它的材质,就可以说是这是极优秀的艺术品。

    因此,安若思完全不敢相信,艾斯特想让自己打破的竟然是这个东西。

    “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锁吧?”

    “它当然是锁。”

    艾斯特却是一脸的理所当然:“这是艾露卡多曾经制造的,用来封禁自己力量的约束装置。”

    “约束装置……?”

    安若思吃了一惊,不由得转过头去打量了一番和安维利亚长的一模一样的黑发少女。

    约束装置安若思当然知道。

    严格来说,约束装置并不是什么很稀少的东西。

    那些实力提升过快、或者某一项属性远远高于其他属性的人,就必须使用约束装置才能正常生活。

    比如说,如果力量属性过高体质跟不上,稍微动一下就很容易就会出现力竭的情况,敏捷跟不上的话。则会失去对力量的操控能力,变得尤其笨手笨脚。而如果血脉属性远高于体质——比方说黄金阶以上的巫师——身体的某个部分就会出现明显的返祖现象。

    就像是罗兰那种情况,他的感知属性过高,但是意志属性却极低。正常情况下,要是没有长眠导师的庇护,他在财富之城的时候就已经被希格斯看上。将他的精神完全污染了。

    没有足够的意志属性打底,感知高了就是找吓的;而没有足够的体质恢复精力的话,大量的信息冲击之下,过高的感知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能让人变得身心俱疲。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人们就需要一些炼金装置对某个属性进行约束和适应,在需要的时候再将其爆发出来。

    无生之拳的拳套就有这样的功能。一方面约束他们的力量,一方面还能锻炼他们的力量,在需要的时候,还能将他们本就高到离谱的力量再度进行加持。他们才能在比较低的等级就能拥有如此卓绝的破坏力。

    玩家们之所以属性几乎都是同时提升的,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因为官方非常了解,很少有玩家会专门去塑造万金油类型的角色,相反,玩家们非常喜欢让自己的角色具有某种非常极端的能力。

    比如说,需要完全牺牲前期战斗力,换取觉醒起源后战斗力近乎无解的武器大师和巫师;或是连黄金阶都不能进阶的雇佣兵,前期甚至能单刷比自己高五级的地图。

    又或是罗兰想让安若思转职的燃烬者。这就是一个牺牲了绝大多数结界巫术的极端巫师。

    这个职业的特点就是人形炮塔。燃烬者已经不再拥有巫师的灵活多变,而是将结界巫师的站撸特点发挥到了极致。等这个直职业到了黄金阶。他甚至可以短暂的变身成火元素生命,从而忽视绝大多数的物理伤害。

    ——以此安心站撸。

    像是这种非常极端的职业一般都是不会出现在原住民身上的。除非是一些出了名的怪胎才会研究这种职业。

    之所以雇佣兵这种同样很极端的职业会比较多,一部分是因为这个职业在民间的名望确实高,吸引了一批喜欢做勇者梦英雄梦的小孩子……

    而另外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反正大多数人也突破不了黑铁阶。

    毕竟一个黑铁阶的雇佣兵甚至能发挥出比青铜阶的战士还高一线的战斗力,为了生计。如果能成为雇佣兵的话自然不会有人去当战士。

    安若思身为巫师,自然知道当自己进阶到白银阶之后就要开始定时服药,以此压制自身过高的血脉属性,防止自己出现不可控的变异,成为货真价实的怪物。

    但是……

    想到这类。安若思不禁再次看了艾露卡多一眼。

    艾露卡多她……究竟是要束缚什么属性呢?而且,她为什么不自己解开呢?

    ……而且,这个巫术不是只能解开物理性的束缚吗,这种装置所束缚的,应该已经不只是单纯的肉.体了吧。

    面对安若思的疑问,艾斯特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放松心态,安若思。它的确算是物理性的束缚,这一点毋庸置疑。”

    “你想想看,它虽然是特殊的炼金道具,但它首先已经困在了艾露卡多的手上。所以说,‘物理性的束缚’这一条已经满足了。你绝对可以做到的。”

    听到了艾斯特非常肯定的说法,安若思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是……这样吗。”

    的确,这条锁链虽然看上去很厉害,但是它也的确让艾露卡多无法自由活动左手。

    从这方面来说……只要把它从艾露卡多的手上解下来就行了吧?

    这种事……我似乎可以做到。

    安若思的神色逐渐坚定下来。

    他冲着嘴角挂着嘲讽般笑容的艾露卡多伸出手来。

    但就在快要碰到艾露卡多的一瞬间,他心中突然泛起了一丝犹豫。

    ……我真的可以办得到吗?

    不,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不如干脆相信自己——安若思的右手在空中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按在了艾露卡多的手腕上。

    顿时,空中不断传来了玻璃破碎一般的咯咯声。

    和刚才类似,但是更加严重的流失感迅速蔓延到了安若思的全身。他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危机。

    本能的,他的右手闪电般的抽出,离开了艾露卡多的手腕。

    在那个瞬间,巨大的轰鸣声从他和艾露卡多之间传来。

    无形的暴风将安若思一下子打飞了出去,他直接陷入了昏迷之中。

    艾斯特轻轻一招手,飞在天上的安若思顿时定在了空中,然后缓缓降落到地上。

    “……居然成功了,”艾露卡多伸出左手打量着,语气中满是讶异,“女王大人给我的约束,解开了一根。”

    在她的右手手背上,连着食指的那根银色的锁链彻底崩断。

    连带着的,她手背上那个繁复的图案也变得破破烂烂。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了手杖敲击地面的声音。(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