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零九章 觉悟
    罗兰皱着眉头看着门口的脚印,神色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刚才这里有人来过了。

    数量为一,大约是男性,身高在一米七左右。

    ……是安若思?

    罗兰心中突然冒出了这样的不祥预感。

    虽然知道有这种身高的男性并不算少,在卡拉尔更是一抓一大把——但不知为何,在罗兰看到这脚印的同时就想起了安若思。

    不……他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吧。

    哪有这么巧的事。按理说,在白塔倾塌以后才应该有人第一个发现这里才对……

    罗兰深呼吸了一下,将那种事情逐渐脱离掌控的不适感强行压了下去。

    随后,他一步跨入了艾露卡多的封印之地。

    在那一个瞬间,罗兰就感到背后发麻,危机感如同针刺钉在了自己的脊椎上。

    毫无疑问,这种情况绝对不正常。

    罗兰还记得,那个资料片的宣传cg中,那个如同被处刑的神明一样,被无数从虚空中浮现出来的金色锁链死死缚在半空中的黑发少女。

    手指、手腕、前臂、肩膀……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被坚固的金色锁链紧紧束缚。别说放出气势,就连神智都不清醒,如同深入了深度昏迷一样。

    那是顽橡大师用来捆缚灾兽德尔拉莫斯的誓约束缚之链——立约者伊勒毕烈图遗留在世间唯一的神器。除了坚不可摧的特性之外,更有只要缠上就可以直接将被“束缚”的概念灌入到对方的存在之中。

    ……当然,用来束缚艾露卡多的金色锁链只是泰尔制作的高仿品而已。真品现在还在顽橡迷锁用来束缚德尔拉莫斯。

    但就算是高仿品。这也足以放艾露卡多陷入昏迷。

    如果艾露卡多处于封印之中也会散发这种程度的压力,她的存在早就被人发现了。不会一直等到白塔倾塌十年以后才被人发现。

    难道是艾露卡多的封印出现问题了?

    罗兰的脸色少有的严肃了起来。

    没错,艾露卡多是埃尔卡特的亡灵。在白银的旌旗之下抗击篡夺了圣者权柄的众神,她的事迹足以让罗兰低头恭敬的称一句英雄。

    但是,在她被白银女王的人格魅力折服、投入她的怀抱选择成为亡灵之前,她还是一位食脑妖——以智慧生物的大脑作为食物的残暴地下种族。

    地下种族因为地理位置,相比较更接近天空中的奥姆之墙的地上种族,他们的灵魂被污染的更加严重。如果说地上种族的灵魂几乎都是蓝色和浅蓝色的,那么地下种族的灵魂就是污浊而混沌的昏黄色。

    除了恶魔之外,他们是最接近黄昏眷民的自然种族,同样也是最容易被黄昏污染的种族。

    没有人愿意信任这些定时炸弹。而他们特别的思维形态也不觉得投身于黄昏有什么的不对的。

    他们是圣者的弃民。是不被奥姆之墙庇护着的卑微存在。

    他们甚至连起源都不曾拥有。如果和地上种族一样向自己的血脉深处挖掘的话,最终只会让自己更快的堕入黄昏。

    除了白银女王之外,没有任何人愿意接受他们。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祸乱的象征。

    对于普通的平民来说,他们的存在与恶魔无异。魔鬼都比他们懂得道德、

    尤其是在白银女王已经逝去的现在,罗兰却无法保证艾露卡多会不会如同“历史上”那般选择去振兴堕落腐朽的亡灵们。

    她完全有可能重新捡起食脑妖女王的身份,率领地下大军挑衅众神的权威,与全世界为敌。

    这并非不可能。相反,不出意外的话,她选择的应该就是这条路。

    要知道。她的仇敌——逼死了白银女王的众神,现在可还好好的立在天上呢。放过就在眼前晃悠着、活的滋润的仇敌转身去种田……

    艾露卡多可不是那种懂得隐忍的人。

    罗兰无法想象,如果艾露卡多的封印被解开,她看到被众神君临的世界。究竟会干出怎样的事。

    白塔倾塌、第三次巫师屠杀、席卷全球的瘟疫、各国的内斗,还有地下种族和恶魔的入侵……

    法恩斯世界本就多灾多难。

    任何一场不必要的灾难都可能变成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必须阻止艾露卡多。

    这样的想法在罗兰心中逐渐明晰。

    她的不死性很复杂,除了长眠导师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力量可以杀死她。

    身为长眠导师的选民。罗兰恐怕是这个世界唯一能阻止她的人了。

    如果罗兰不能在这里击败她,白塔及其周边很有可能会被她拆的破破烂烂的。世界的历史就此改变——有可能会导向更好的未来。更很有可能的是将最后一份救赎的希望也一同葬送。

    感受着身边越来越强烈的威压,罗兰的脚步越发急促。

    看来她才刚刚苏醒。现在恐怕是罗兰唯一能击败并杀死她的机会了。

    哈……

    罗兰露出几分自嘲般的苦笑。

    没想到。出来找一趟艾斯特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是自己来拯救世界——

    “这种转折也太过粗暴了吧。”

    罗兰不自觉的吐槽道,右手提起手杖,杖尖锋利的剑刃慢慢吐出。

    还好,先回了一趟第一塔把武器拿上了……

    突然,罗兰好像想到了什么,瞳孔瞬间缩小,脚步不由得为之一滞。

    ……慢着。

    虽然自己本来就是要来这里……

    但如果罗兰没有记错的话,安维利亚似乎也让罗兰到这里来?

    “也就是说……”

    还不等罗兰将思路理清——也许是听见了罗兰的脚步突然停下,罗兰脚下的地面突然如同被触怒一般微微颤抖着。

    没有丝毫犹豫,罗兰条件反射般的向后一跃。

    顿时,罗兰面前的墙壁全部迸出裂纹。沸腾的力量宛如实质的海啸一般从裂缝中喷涌而出。

    无形的雷击轰下,罗兰之前站立的地面在巨大的轰鸣声中突然崩碎,变成一地碎片。

    毫无疑问。这种程度的“试探”一旦落在罗兰身上,罗兰不死也得残。

    “哈……”

    罗兰嗤笑一声,眼中寒光闪过。

    之前还在想,和艾露卡多好好谈一谈,说不定不用打也没问题。

    现在看来,纯粹是罗兰想多了。

    “不许后退。”

    突然,导师的声音在罗兰耳边响起。

    “啊,我知道。”

    罗兰轻笑着点了点头。

    是的,罗兰终于意识到了。

    艾露卡多是地下种族。是食脑妖。是人类之敌。

    是体内流淌着污浊的黄昏之血的存在。

    更是只要活着,就能让周围的世界动荡不安的家伙。

    祸乱之源、万恶之首——

    “……这种人,只要有我一个就够了。”

    “呵……你难道要成为暴君吗?”

    “如果需要的话,那就蹂躏吧。”

    面对长眠导师的调笑,罗兰坦然的说道:“但这个脆弱的世界,只能承受一人的蹂躏——”

    说着,他的眼中银白色的火焰滕然而起。

    自眼眶而出,蔓延至整个头颅。随后罗兰的全身都燃起了炽烈的银白色圣火。

    如同飘带、又如同触手一般的四条螺旋光带一般的圣火从罗兰的身后钻出,如蛇般盘起,警惕的注视着深处的可怕敌人。

    罗兰高举杖剑,剑刃从中升起,银白色的火焰渐渐攀附其上,向更高处爬行。

    罗兰没有后退。

    莫名的,罗兰想起了在铁幕市的那天晚上。

    想起了在他在把沾满鲜血的手交给克劳迪娅的时候,所看到的那双满含担忧、紧张和母亲般的宽容的碧蓝色双眼。

    罗兰此刻的神色出奇的平静。

    这是他自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纯粹为了他人而战。

    但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背负重担的责任感,更没有拯救世界的勇者的满腔热血。

    他只是抬起头来,如同等待着什么一般无比平静的注视着黑暗的深处。

    “安息吧。”

    罗兰轻声念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