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一十三章 奥姆之墙
    面对艾露卡多的重击,罗兰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一拳砸下,罗兰直接被击飞,重重的砸在了身后的墙上。

    顿时,墙上出现了大片的蛛网状的塌陷。罗兰的后背直接被埋入了墙体。

    巨大的轰鸣声中,碎石落下,地面摇晃。

    罗兰的胸腔深深塌陷进去。

    之前他交叉护在自己胸前的双臂弯折破碎,骨头渣子刺入血管中,皮肤裂开,肌肉扭曲着从中钻了出来。

    要不是罗兰的体质足够强横,光是那一击就足以让他的心脏瞬间停止跳动。

    但就算是这样,罗兰的内脏也已经被艾露卡多轰的支离破碎——

    罗兰猛然咳出一大口血。暗红色的血液掺杂着一些零散的内脏碎片洒在他自己的胸前。

    罗兰的眼前已经是一片空白。

    他的意识非常清醒。但是大脑已经陷入了短暂的休克。

    大约过了五六秒,罗兰才渐渐回过神来。

    “你受到182点伤害(钝击)(碾压)。”

    “瞬间损失生命值总量的一半……你陷入了昏厥。”

    “瞬间损失生命值总量的三分之二,进行体质属性判定……判定通过,你免除了猝死。”

    两条姗姗来迟的系统提示消息这才映入了罗兰眼帘。

    看到这有些陌生的两条数据,罗兰愣了一个瞬间。

    自从罗兰来到这个世界,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受伤时的战斗提示——

    似乎是为了满足罗兰的愿望,大片的战斗提示在罗兰清醒过来以后便如同刷屏一般的滚下。

    “你从昏厥中清醒了过来。”

    “艾露卡多对你造成的巨大伤害使你暂时的失去了视力。”

    “艾露卡多对你造成的巨大伤害使你暂时的产生了耳鸣。”

    “来自艾露卡多的异种能量侵入了你的心脉。”

    “你受到了沸血术的影响。”

    “你受到了酷热思考的影响。”

    奇怪的是,艾露卡多并没有对嵌在墙上还没有滑下来的罗兰乘胜追击。

    她就好像是掉线了一样,呆愣愣的站在自己之前轰出那一拳的地方。

    ……这似乎不太对。

    但尽管隐约意识到了不对,罗兰的状态却让他一时间无法进行思考。

    就算罗兰渐渐恢复了身体的感知能力。但他身体的糟糕情况仍然没有任何改善。

    那是因为,随着猩红色的火焰从艾露卡多的拳头流进了罗兰的体.内,罗兰的鲜血便发生了暴动。

    首当其冲的是罗兰的心脏。

    猩红色的火焰如同毒刃,缓慢而坚定的贯穿了罗兰的心脏,假装自己只是普通的血液,灌入了罗兰的动脉之中。

    随着罗兰心脏缓慢却有力的跳动。这些阴冷却狂躁的毒火便被迅速泵到了罗兰的肢体末梢。

    随后,它们便开始灼烧罗兰的神经和肌肉,催促着心脏不断加快跳动、让血液的速度变得快一点,更快一些——

    “……啊……”

    罗兰张开嘴巴,但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就连嘶嚎也只会让喉咙喷出鲜血。

    他的声带已经被烧穿。

    无法忍耐的剧痛伴随着无力感从罗兰的全身同时泛起。

    罗兰的耳朵里面全都是嗡嗡的噪音,耳洞里潮潮的却没有痛觉,好像只是游泳时不小心进了水一样。

    而罗兰的眼睛则是相反。无论是睁开还是闭上,罗兰的眼球深处都仿佛灌入了铁汁一般不断传来焦热的剧痛,视线也模糊不清。什么都看不到。

    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

    ——五感皆以断绝。

    某种意义上来说,罗兰已经与世界隔绝。

    罗兰从出生直至现在,从未经受过如此深刻的伤害,从未感到过比这更加钻心的疼痛。

    他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接近死亡。

    他被挂在墙上,胸腔塌陷,心脏抽搐,肝脏破裂,双臂和肋骨皆已被折断。

    “警告!生命值已经接近临界值!”

    “警告!警告!你已经生命垂危!”

    系统的提示声在罗兰的耳边也已经渐渐远去。

    但就在痛苦达到一个极限之后。罗兰却感到了一股宁静。

    耳边的嗡鸣声渐渐淡去。身上的疼痛也渐渐消散。

    但是,眼前的世界却越发的昏黑。那是以人的视觉无法认知的绝对黑暗。

    ……是。要死了吗?

    罗兰的心态异常的平静。

    或者说,他此刻什么都想不了。什么都没有想。

    本能的,罗兰猛然抬起头来。

    原本在他头顶上的天花板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在如同世界诞生之前的昏暗之中,天空之上却是在不断缓慢旋转着的巨**阵。如同极光一般的绚烂光芒从法阵的间隙中流了下来。

    不——如果用法阵来形容的话那近乎与亵渎无异。

    那是长久的、永恒的、长存的某物。

    那是虚幻与实在的境界线。

    ——说那是世界本身也没有人会怀疑。巫师们甚至怀疑那是整个世界的“剧本”和“设定集”。

    简而言之,那便是铭写世界一切之理的石碑。

    “……奥姆之墙?”

    罗兰喃喃道。

    他那透明的、闪烁着微弱白光的身体仿佛被极光所映照,竟也渐渐染上了一层绚烂的七彩辉光。

    罗兰的表情渐渐变得平和。

    在那光芒照耀之下。罗兰的灵体渐渐向上飘起,向着奥姆之墙的方向飞去。

    但就在他双脚刚刚离地的瞬间,他却感受到了温暖的芳香从身后将自己包围。罗兰原本已经闭上的双眼抖动了一下,重新睁开。

    那是被加热的玫瑰酒一样的香气。

    “你还不能死去——”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但是现在的罗兰没有思考能力。因此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他只是呆愣的浮在空中,没有任何抵抗的被地面上传来的莫大吸力重新吸了回去。

    顿时。全身那仿佛被放在火上炙烤的剧痛将罗兰的神智重新唤醒。

    但疼痛仅仅持续了一个瞬间。如同清泉一般清凉的液体从罗兰头顶倒灌,一下子便冲到了足底。

    火烧火燎的剧痛迅速消弭。

    他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已经被人从墙里挖了出来,放平在了地上。

    熟悉的温和银白光芒在自己身上照耀着。胸口的塌陷重新隆起,内脏和骨骼开始修复。

    但罗兰却没有感到疼痛和酥痒。

    那是因为,长眠导师的圣光同样具有麻醉效果。

    ——于是,来者是谁。此刻便已经呼之欲出。

    “克劳迪娅?”

    干涩嘶哑的声音从罗兰的喉咙深处挤出。

    那双蔚蓝色的眼睛满是忧虑和担心。

    “还好我来了……”

    “还好我来了,”她轻声重复道,眼中渐渐噙满了泪,“你差点就死了!你知道吗!”

    “……长眠导师是不会让我死的。”

    罗兰语气平淡的说了一句实话。

    但很显然,克劳迪娅并没有相信。

    她只是把头深深埋下,身体微微抽动。

    液体滴答的,落在了罗兰的手上。

    “没死就好……没事就好……”

    罗兰隐约的,听到了克劳迪娅呜咽的声音。

    那声音满是哭腔,却带着压抑不住的感动和喜悦。

    那一瞬间。罗兰的心脏就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敲了一下一样。

    又麻又痒的感觉从心中泛起,如剧毒一般蔓延到全身。

    罗兰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在罗兰醒来的十秒过后,他身上的伤口几乎已经看不太出来了。

    连续使用了大约半分钟的无伤咏唱,克劳迪娅面色苍白,已经摇摇欲坠。

    但那柔弱的白光却依旧从她的掌心涌出,没入罗兰的身体。

    于是罗兰翻身坐起,将克劳迪娅的手按住。

    “已经够了。”

    罗兰沉声说道:“愿荣光尽归于导师——”

    顿时。绚烂的银白色光芒绚烂的绽开。将罗兰包裹在其中。

    如果说克劳迪娅的光芒就像是手电筒的话,罗兰的光芒就像是烟火一般。

    只是一个瞬间。罗兰就完全恢复了自己的状态。

    罗兰自己却反而是最吃惊的人。

    ……怎么感觉,神术的威力强了?

    似乎是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还不等罗兰打开战斗提示,他就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艾露卡多如侍女一般乖巧的站在一旁,身边还有许久未见的艾斯特。

    “女王大人!”

    她声音颤抖,满怀喜悦的脆生叫道。

    “感谢长眠导师……您终于没事了!”她上前一步,声音中满是无法压抑的歉意和内疚。“都怪我,封印只被解开了一般,一时没收住手……”

    ……女王大人?白银女王吗?

    罗兰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过只是一个转念,他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大概是自己的这个身份和白银女王有什么关系吧。不过至少是现在,自己驱使艾露卡多这个大杀器似乎没有什么阻力?

    而且连带着的。艾斯特那边的问题也能一块解决了……

    ……真难得。

    这种好事居然也能让我赶上?

    罗兰下意识的对自己的人品产生了怀疑。

    ——慢着。

    这不会是,什么更大的麻烦的先兆吧?(未完待续。)

    ps:今天头好痛……似乎是昨天着凉了,有点感冒的迹象。

    本来今天打算直接请假的……但是担心你们今天没的看,所以只好爬起来硬着头皮写出来了一章……

    呜……我去睡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