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一十五章 歪曲的光葬
    冬天的夜晚总是格外的长。

    凌晨四点半,圣城法兰克福的夜空仍不见黎明。

    深沉的夜幕如同流水一般滴入城中,随后便被城中充盈的火焰蒸发。

    满城的居民都从床上爬了起来,准备见证一位新的圣人的诞生。

    就算女人和孩子不被允许参加仪式,也在家里打开了窗户,一边好奇的向外面张望着一边低声祷告。

    凡是成年的人都在街上行走着。每行数十步便齐刷刷的停下,高声赞颂泰尔的伟大。

    街上到处都是黄铜的火盆。就算是在冬夜也丝毫感不到半分寒冷。

    赤红的火焰在里面舔舐着火盆,安静的燃烧着。它们不猛地蹿起也不抖动,乖巧的如同宠物一般。

    在火焰的炙烤之下,天上的星辰似乎都一同融化。

    抬眼望去,竟是看不到一颗星星。

    在法恩斯世界,就连小孩也知道天上的每颗星星都是一位神祇。神祇们注视着这个世界,目光可以抵达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但在圣城法兰克福举行仪式的现在,就连诸神也不由得垂下了视线。

    因为祂们知道,泰尔即将到来——

    “人们呼求光明,泰尔便给他们光明。”

    就在这时,苍老的声音在天际响起,平和而宽厚。

    整座圣城顿时安静了下来。

    人们停下了祷告,停下了行进。就连还呆在家里的人也停止了言语,崇敬的看着远处。

    凡是住在圣城法兰克福的。无一例外都是泰尔的信徒。就算原本对泰尔并无信仰,在这座已经被仪式多次圣化的城池里也迟早会将信仰交予泰尔。

    法兰克福前前后后举行了十三次大型圣仪。已经成为了实实在在的圣地。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不光是人们的疾病会自然痊愈那么简单。

    所有的事。都会朝更利于泰尔的方向去发展。

    整个法恩斯世界,再没有比法兰克福更纯粹的圣地了。

    听到那苍老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整座城市都安静了下来,再没有一点声响。

    “我若见太阳在天上发光,心就喜悦。”

    朱庇特四世的声音在苍穹之上传来:“这光从四境而生,自东而起,向西而隐,日日不绝。”

    温煦的光芒从城东升起。如同日光一般,照在全城。

    人们不由得将目光投去。只见一位琉璃色的虚幻巨人在东边的城门缓缓走来。

    大约有数百米的身高。如幻影一般飘渺,如水晶一般晶莹。

    那巨人的面目,正是他们的教宗朱庇特四世。

    被泰尔的伟力所震撼,人们不由得向东跪拜,低声咏唱。

    顿时,一片死寂的城池再次响起了低沉的祷告声。

    但这次和之前不同。众人的祷告在透明的巨人的注视之下化为了某种实在的力量。

    天空融化开来。

    天与地的分界线变得模糊。

    夜幕流动着,如牛奶一般晕开。

    深沉的黑色渐渐变淡变薄,三个虚幻的太阳从巨人的身后升起。

    因火盆的温暖,人们一时也感受不到太阳的温暖。只是感觉到周围似乎真的变暖和了一点。

    而朱庇特四世的祷告。才刚刚开始。

    “因泰尔怜悯,叫晨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

    周围的黑暗渐渐退去。

    其中一个虚幻的太阳停留在了原地。就保持着这样初升的姿态。

    而剩下那两个虚幻的太阳则随着朱庇特四世的祷告声渐渐升起,停留在最高处。

    老教宗的祷告也渐渐变得激昂。

    他的声音仿若雷霆,在天际隆隆响起:“万民呐!你们都要拍掌。要用夸胜的声音向泰尔呼喊!”

    于是城中的民便激动的拍了一下掌:“一切荣耀归于泰尔!”

    “太阳上升,有呼喊相送;泰尔上升。有角声相送。”

    “万民呐!你们都要拍掌,向神歌颂!”

    随着朱庇特四世的祷告声。号角声从天际响起。

    身着金色长袍的朱庇特四世的身影,已经隐约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人们齐齐拍掌,高声唱诵赞歌

    第二颗太阳停留在了天际的正当中。第三颗太阳则是继续西沉。

    “那不虔敬的必要在黑夜中遭难。日头必向他们沉落,白昼也要变为黑暗。”

    朱庇特四世行过之处,火盆里的火焰呼的升起。

    一时间,街道两边,如同有成百上千的水桶粗细的火蛇立起。已然变得如同白昼一般明亮的街道顿时变得温暖起来。

    人们赞颂着泰尔的荣光,亲吻着朱庇特四世行过的地面。

    老教宗就这样一步一赞颂,足足行了接近两个小时才来到了当年法兰克福升格成为圣灵的地方。

    随着老教宗身上琉璃般的七彩光芒收敛,天空中的异象也消散不见。三个虚假的太阳消失,夜幕重新闭合。

    但即使这样,火盆中的火蛇也将即将破晓的夜空映的通红。

    那三个太阳的幻境是他的真理殿堂的具现化。在被他那近乎无限的圣力的洗礼之下,整座城池再也见不到一点无垢。

    虽然黎明还没有到来,建筑物却已经散发着蒙蒙的微光。

    仪式已经接近尾声。

    “我在太阳之下赞美泰尔的荣光,高声呼唤你的名——”

    老教宗拄着手中的太阳权杖,高声呼喊:“——圣克洛德!”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太阳正好升起。

    第一抹艳红的晨光刚刚扫过这个城市,无比绚烂的光芒便在朱庇特四世身前凝聚。

    圣城里的气氛已然完全沸腾。

    他们齐声高呼克洛德的圣名,赞美他的荣光,祝福他将永与泰尔同在。

    却殊不知,此刻的“圣克洛德”眼中满溢着金色的光芒,神情呆板,如同一尊雕塑般立在原地。

    如果要形容的话,就是被硬生生的套上了不合身的鞘的锋利剑刃。

    他的挣扎肉眼可见。

    不安定的锋利的剑气从他身上蔓延出来,越过将他锁死在地上的圣光,将地面上刻出一道道的沟壑。

    可他的反抗却反而被圣城内的子民看做其力量的强大。

    老教宗高举权杖,示意人民保持安静。

    只用了两秒钟的时间,法兰克福鸦雀无声。

    顿时,人们便听得老教宗那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天际:“圣克洛德,我问你——”

    “——杀死你的人是谁?”

    那比起赞颂,更像是质问。

    似乎是有些不合常理——但是泰尔历代教宗中最伟大者一名已经足以将人们的疑虑抹去。

    听闻此言,人们也不由得聚精会神的望了过去。

    但是,执戒的十二位枢机主教却顿时陷入了一片呆滞的死寂之中。

    其他人不清楚,他们却是知道的。

    往日的封圣中从来没有过如此的环节——

    但还不等他们几个做出任何反应,整个圣城内的所有人便都看到了被圣光笼罩的人影嘴唇微微动了动。

    居然还真行?

    枢机主教们不由得愣了一下。

    虽说刚刚封圣的灵魂,应该是没有神智的存在,问什么便会答什么。

    但以往的教宗中却从来没人会脱离教典的约束问出这样的话。

    “……杀死我的人叫做罗兰,是个德鲁伊,或是死亡一系神明的信徒。”

    听到“圣克洛德”的话语,老教宗欣慰的点了点头。

    随即,他便回过头去,向着圣城内的人们义愤填膺的呼喊道——

    “——万民呐,聆听吧!发怒吧!”

    “以毒药和短刀刺死圣克洛德的人,是白塔的巫师!”

    顿时,圣城法兰克福内便炸开了锅。(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