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世界之秘
    安若思刚一醒来就被周围破破烂烂的环境吓了一跳。

    只见墙壁上出现了巨大的裂缝,地面裂开,泥土翻起,就连头顶上的岩层也出现了不少的裂缝,红艳艳的夕光从上面照下来,正巧照在了他的脸上。

    就好像之前发生过某场大战一样。

    安若思本来还想和艾斯特再叙叙旧的,但他似乎和那个叫艾露卡多的女人有什么事要做,还不等安若思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就匆匆忙忙的就把他赶走了。

    ……安若思也知道不能当电灯泡,所以他对此也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只不过,他现在却是没有地方可以去。简而言之就是闲的难受。

    他的朋友本来就不多。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无论是罗伯特、罗兰还是克劳迪娅,都与安若思失去了联系。

    至于娜塔莉亚,安若思对她的感觉更像是对于姐姐、母亲和主人之间的情感。进阶之后安若思的精神明显得到了几分独立,一时间也没有以前那样依赖和在意她了。

    原来安若思一天不联系娜塔莉亚心都会发慌。但是离开白塔三个月,他对她的感情却渐渐冷却了下来。

    ——反正都认识三四年了,就是放着几个月不管大约也没什么问题。

    安若思心中飘过了这样的念头。

    但安若思的假期毕竟有三个多月,如今他只用了两个半月就顺利返回。

    他本来想让罗伯特带着克劳迪娅和罗兰在白塔内逛逛玩玩的来着——毕竟安若思属于那种埋头钻研巫术一年不下一次塔的那种巫师,要是罗兰问他白塔有哪些好玩的地方他还一时说不出口。

    这就是他佩服罗伯特的地方。

    罗伯特一边学习巫术一边每天在白塔到处玩,巫师等级却比安若思高得多。

    在安若思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天才。自己不过是凡人而已。

    现在罗伯特一时联系不上,安若思也淡了去找克劳迪娅和罗兰的念头。

    罗兰现在大约和娜塔莉亚在一起吧。

    娜塔莉亚心烦的时候喜欢拖女孩子去和自己谈心安若思是知道的。这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了。

    反倒是克劳迪娅,安若思却一时想不起来她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不见的。

    按理说克劳迪娅不应该是那种存在感低下的人才对。但如今却不声不响的消失了——无论怎么想安若思都怀疑是安维利亚捣的鬼。

    不过反正安维利亚要是真想做点什么自己也拦不住。因此安若思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就立刻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思来想后,安若思悲哀的发现,自己竟是无处可去。

    于是他干脆打算提前销掉自己的假期,回第二塔去找塔纳斯老师补一下《星象与潮汐》。

    所有的星象巫师都知道,他们的副主任塔纳斯老师讲课的时候特别容易激动,一激动语速就会加快,但是舌头还不好,语速一快就呜噜呜噜的说不清楚……

    这直接的导致了《星象与生物魔化》、《星象与风蚀》和《星象与潮汐》三门课的挂科率非常之高……

    安若思在去年和前年的时候,就是在考完了试之后专门去找塔纳斯补的课。多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把前两门课领会透彻。

    虽然今年安若思最终以全优毕业。但在《星象与潮汐》一课中,安若思只是以通过考试为目标进行的针对性学习,可以说根本没有领会到这门课的精髓。

    在安若思研习五环巫术“超重术”和施术技巧“锁定施法”的理论部分的时候,便因此遇到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但等到安若思被艾斯特传送到地面上之后,他才意识到塔纳斯老师今天晚上可能没有空——

    如同千百只鸟同时鸣叫的巨大噪声不断地从第二塔传来。激烈的跃动的电光将半个夜空都映的惨白。

    那不断跳跃闪烁的光芒根本无法直视。

    安若思只是想看看那在第二塔周围浮现的符文,但却被周围跳跃的电光弄得眼睛酸涩,险些流出泪来。

    他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决定进入第二塔看看情况。

    但刚刚走进第二塔,他就被里面热闹的情况吓了一跳——

    塔内的光源全部打开。墙壁上的法阵全部亮起。法阵中镶嵌着的宝石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肉眼可见的法力在空气中飘散着,时不时自行缠绕着组合成几个符文然后散开。

    巫师学徒们就像是卡拉尔青泥区的码头工人一样,抱着大袋的翼木金币跑来跑去;而正式巫师不停的站在节点启动献祭程序,将成斤成斤的金币转化成纯粹的魔力。

    这座平日里跟第五塔一样宁静的占星台和图书馆。此刻已经变成了某种工厂一样的存在。

    不知为何,安若思没有看到一个星象系以外的巫师。

    他大约的估计了一下人数,安若思发现在这里的几乎已经是星象系里所有的人了。

    如果这时候第二塔被众神突然摧毁。恐怕法恩斯世界就再也不会有星象巫师了。

    安若思是真的被吓到了。

    他一动不动身处于喧闹的人群之中,却不知道要做什么。一时有种被整个世界抛弃的错觉。

    “安若思?你回来了?”

    一个熟悉的急促声音从身边传来。

    安若思转过头去,看到了一个有些佝偻的老者。

    他的胡子半灰半白。本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脸上密布皱纹和老人斑,说话是那种有些嘶哑却急促而模糊的声音,样式古老却干净的发白的灰色巫师袍将他全身遮蔽在阴影之中。

    他怀里抱着一大堆的书,走起路来晃晃悠悠。安若思甚至怀疑他会不会直接摔倒。

    正是塔纳斯副主任。

    “您给我就好。”

    安若思不假思索的将他怀里的书接了过来。

    和看上去至多不过十三四岁的唤星者相比,年纪还不到唤星者一半大的塔纳斯却是最符合安若思心目中“老巫师”印象的人。

    塔纳斯自觉无缘踏入觉醒之路。于是便将所有的精力投入了对巫师学徒的教导中,数百年如一日从未改变。

    不仅仅是星象系的巫师。塔纳斯老爷子每天闲的没事就在整个白塔一环里逛来逛去。时不时地逮住几个想要溜出去玩的学徒然后呜噜呜噜的说上一通,却从来不对这些小巫师的导师举报。

    他教出的学生占据了现在还在白塔指教的巫师的四分之三的数量。甚至梦界行者克拉维和守密者梅林都是他的学生。

    因此,塔纳斯可以说是除了塔主之外,整个白塔最受巫师尊敬的人了。

    到底是要忙到一个怎样的程度,其他巫师才会看着这位老爷子亲自去干活?

    巨大的好奇渐渐从安若思心中升起。

    “你跟我来,小安若思。”

    塔纳斯把书给了安若思之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然后脚步急促的走向了浮空石板。

    他边走便对安若思解释道:“星界浩瀚,不分上下。为了给帕尔布奇科留下一个返回的坐标。所有的星象巫师都在这里维持法阵。”

    “但您为什么要拿上这么多书呢?”

    “因为……我们可能发现了世界的秘密。”

    塔纳斯的语气顿了一下,才缓缓向安若思开口道。

    说话间,浮空石板不停的上行着,眨眼间就将他和安若思向上带了十多层。

    “第十四层?”

    安若思不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我的权限到这里来没问题吗?”

    “你的权限在昨天已经被帕尔布奇科更新了。现在你可以在第二塔里享受和我一样的待遇。”

    一边解释着,塔纳斯颤颤巍巍的将右手按在了门上。

    实质的大门顿时虚化。

    安若思顿时看到了里面的情景:

    细密的符文组成的粗大紫色光柱中间,一个直径约十米的巨大的金色圆盘立在空中悬浮着,如同漩涡的星云一般不断旋转的中心部分不停的冒出帕尔布奇科的声音,星象系的导师们在一旁奋笔疾书的记录着,还有一些助教在不断的翻阅着资料。

    安若思站在门口。就能听到唤星者熟悉的声音传来。

    “可以确认,太阳真的是泰尔的神国……我刚才和他擦肩而过,他好像没在意我。”

    “我现在第二次看到了白塔……各位,记下来——月亮并没有实体。也不是一个球体,而是奥姆之墙上的一个烙印。”

    “……各位,我现在万分确定。我之前提出的星球说是错误的。”

    “法恩斯世界并不是一个球,星界也不是将法恩斯世界包裹着的无限海洋……星界非常小。我刚才已经贴着奥姆之墙逛了一圈了。”

    “各位,请记好了。我下面所说的很有可能是世界的真相……是七圣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我们,就被伪神们掩藏起来的真相。”

    “如果说世界是一个鸡蛋的话,我们并非是生存在蛋壳的外层,而是内层——我们生活在蛋清的位置,脚踏蛋壳而生活。蛋黄是星界,蛋壳是盖亚之壁,而蛋清和蛋黄的交界线才是奥姆之墙。”

    “是的,各位……我们的世界并非无限,而是小的不能再小。伪神们并非自由的徜徉在星辰的海洋之间,而是如同囚犯一样被困在狭窄的星界。”

    “我怀疑,我们的世界可能是个避难所……在蛋壳以外,也许是某种我们无法承受的‘沸水’……我不知道那具体是什么,但请各位务必重视。”

    “……等等,各位。南方那里的盖亚之壁已经破碎了!我嗅到了某种危险……是的,让我也能感受到危险的东西。快去通知南方诸国,有什么东西进来了……该死的,但愿赶得上。”

    “我似乎找到奥姆之墙的后台了,它并没有被藏起来……这些伪神简直就是文盲,他们一点都不了解奥姆之墙……”

    “……等等,各位。我问一下,这里有谁想要成神吗?”

    突然,唤醒者的声音停顿了一下。飞快的记录着某些东西的巫师们顿时停下了手中的笔。

    难以置信的寂静在房间内蔓延。

    唤星者的话语让这个小小的实验室里顿时沸腾——

    “我刚才找到了能够让凡人变成神明、或是剥夺神明的权柄,让祂们重新掉在地上的指令——我不是开玩笑。”(未完待续。)

    ps:接近四千字的重要章节,我就不断章了,作为元旦礼物送上……大家元旦快乐。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