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一十七章 动荡
    昔日的财富之城已经被完全夷为平地。

    莫说断壁残垣,这里甚至已经完全看不到文明的痕迹。原来在这里的建筑物早就一点点的融化在了金色的湖泊之中,彻底泯灭不见。

    不仅仅是城池被淹没——以金色的湖泊为中心,方圆十里之内寸草不生。

    卡拉尔原本富饶的土地因高温而干枯开裂,淡金色的液体如同开裂的皮肤里渗出的鲜血一般,在土地的裂缝中隐隐闪烁着金色的微光。

    这里的大地已经死去。被当做薪火持续的燃烧着。

    如今凛冬将至,乡野间随处可见未化的积雪,但在黑土上却是热气腾腾,烟雾缭绕。

    光着脚走在地上,甚至能感到地面微微发烫;哪怕是穿着棉靴,也能感到阵阵温暖从脚下传来。

    在这能够冻死十分之一人民的寒冬,这里无疑是天堂一般的存在。只要住在这里附近,便不用担心会被冻死。

    ——但不知为何,周围却连小动物的叫声都没有,安静的吓人。

    残阳如血。

    如绸缎般细密的夕光照耀之下,金色的湖泊染上了一丝嫣红,不安的翻卷着。

    就像是里面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搅拌,咕嘟咕嘟的气泡从翻卷的水花边缘浮现。

    这种不安一直持续了半个钟头。终于,一个身着深色亚麻长袍的人影从远方出现,以缓慢却坚定的步伐向这里走来。

    终于,在他踏上这片黑土地的时候。金色的湖泊完全沸腾了。

    就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炸开一样。数十米高的水龙卷从金色的湖泊里蹿出,干枯的大地摇撼着。裂缝中的金色的液体顿时闪烁起了耀目的光芒。

    但来人却不为所动。只是安静的继续向金色的湖泊走来。

    终于,仿佛被触怒一般——大地猛然裂开。如同红宝石一般晶莹剔透的藤蔓挥舞着抽打了过来。

    那人缓慢的后退着,似乎是想要躲避。

    但这时他的动作一滞,低下了头。

    只见两条人类的胳膊从地里伸出,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脚踝。

    一只古铜色的手臂粗壮有力,另一只则白皙一些,手腕纤细、五指也纤长。

    共同点是它们都没有人类手臂上常见的那种青筋。仿佛有金色的液体在血管中奔涌一样,它们的青筋变成了金色。

    那人一时不察被抓住了脚踝,顿时铺天盖地的血红色藤蔓便抽了过来。

    “何必呢。”

    但他却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没有丝毫惊慌。

    只听得带着三重回音的嘶哑声音从兜帽下传出:“凡不虔敬的——”

    他只是轻声祷念。绚烂的烈日光辉立刻从天而降,重重轰击在地面上,将他完全笼罩在内。

    他脚下的两只手顿时被燃成了灰烬。凡是碰到光幕的藤蔓顿时燃烧起来,顷刻间便化为虚无。

    而这时,他在光辉的笼罩之中再次开口念道:“——必要遭难。”

    顿时,烈日的光辉猛然爆裂开来,化为了金色的火焰风暴席卷而去。

    随着烈焰风暴的推进,大片大片的血红色藤蔓被燃成了灰烬。

    但风暴刚刚升起,数之不尽的透明藤蔓中便猛然闪过了六七个符文。这些藤蔓顿时粗壮了一大圈。舞动变得更加狂乱,也不再畏惧火焰。

    可此时,已经有万余根的藤蔓被火焰的风暴焚成了灰烬,飘散在空中。

    看到大片大片不畏阳炎的血色藤蔓再次从地上钻出来。那人却只是不屑的轻笑了一声,带着三重回音的嘶哑声音从兜帽下传来。

    “真是……何等可笑。”

    他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左手中指上套着的黑色戒指,脸上露出了越发明显的嘲讽笑容。

    在他的左手中指上。一个流血的眼睛的图案被粗暴的用刀划出了一道伤痕,切成两半。

    “异端之戒”——这枚戒指可不是随便什么枢机主教就能戴上的东西。那是必须是和教宗的神圣同等的异端才能戴上的戒指。

    如果随便抓来一个人、或是随便让一个主教戴上这枚戒指。无疑是对教宗神圣权威的贬低。

    事实上,许多神明的第十三枢机的位置都是悬空的。越是伟大的神明越是如此。

    但唯独泰尔这一届的第十三枢机的位置。却反而没有任何人能够质疑——

    “我突然想起来了……你是一颗树对吧。”

    三重的嘶哑声音从他的兜帽之下响起。

    随后,他身上的亚麻布袍开始不正常的隆起。他的脚下大片的漆黑粘稠的液体迅速蔓延出去。粗略的一看,可能还以为是他脚下的金色液体熄灭了呢。

    “那……我就不用担心你逃走啦——”

    他的声音变得更加尖利,如同是在笑,又仿佛只是风在呼啸。

    光是听见就会感觉到有冰冷的金属在脑海中搅动那般的痛苦。

    刺啦。

    他的长袍终于绷紧到极限,随后裂开。

    高大的“某物”从石油般粘稠的黑色液体中站立而起。

    就连舞动着的血色触手都不禁在空中僵直了一瞬间。

    里面的内容物是何等怪异、何等扭曲的存在——

    光是看到其样貌就足以让人精神错乱。

    那是不断增殖的巨大膨胀的肉.球。

    漆黑。血红。密布青筋。

    三双大小不一、没有眼睑、密布血丝的猩红眼球在它的表面上浮现,昏黄色的光在它的眼球中一明一灭的闪烁着。

    扭曲的肌肉暴露在空气中,颤抖着,编织成粗大的触手。无数触手第二次扭曲着组合成似是而非的砍刀、巨锤和钳子的形状。

    那些工具的形状和人类常识中的工具完全不同。仅能通过其外表勉强判断出它可能具有的功能。

    用来“砍断”的、密布锯齿的平直触手便是砍刀;密布血肉的钉子。大约有八个成人头颅大小的圆球大约就是锤子;而那数根缠绕在一起,尖端如同机械爪一般一张一合的。大约便是钳子。

    诸如此类的工具还有许多许多。

    看上去,它似乎有着一人平地建成一栋大楼的气势——那巨大的肉.球被触手拖在接近二十米的高度上。安静的俯视着金色的湖泊。

    它如同一株不会动的植物,仅靠触手立在石油般粘稠的黑色粘液中。

    真理与恐怖之神的神子兼任前选民——再没有什么身份是比他更符合“异端”这个称呼的了。

    因为众神是神圣的,而真理与恐怖之神属于正神,所以毋庸置疑——这怪物也是神圣的。

    “——”

    它以人类无法理解的语言嘶吼着,以触手在粘稠的黑色粘液上飞快的滑行着,向着金色的湖泊冲撞而来。

    虽然有着近二十米的巨大体型。可是和一眼望不到边的金色湖泊一比,却如同一个即将投河自尽的孩子一样。

    但此刻,没有人会怀疑这个孩子是抱着碾碎这条河的决心跳下去的。

    它要做的不是从湖中把受难之树捞出来,而是将整个湖一同毁灭——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沸腾的金色湖水中,巨大的橡木升了起来。

    大约三十多米高。同样是参天的巨木。

    金色和血色的纹路交缠着在树身上盘旋上升,嵌在树根处的人须发已经变成了全然的金色,皮肤也灿灿的发着金光。

    罗兰原本用来封印受难之树的流火之光,已经彻底变成了受难之树的一部分。

    面对被炸残了的受难之树,它原本是可以发挥自己的封印作用的。

    但要知道,受难之树的起源可是融合——在受难之树吸收了一个骑士团作为养料恢复自身之后,流火之光却反过来被受难之树吸收,成为了它的一部分。

    现在的受难之树。毋庸置疑是实实在在的怪物。

    只有怪物才能消灭怪物——

    魔怪扭曲的触手狂乱的劈下,似乎毫无章法,却将成片的藤蔓大片的砍碎扯断。

    仅仅是刚一接触,受难之树便呈现出溃势。

    但就在这时。天边响起了老教宗苍老却平淡的声音:“赛尔,你还要多久?”

    魔怪攻击的动作猛然停滞。它的六个眼睛神经质的转动了一会,由巨大尖利叫声合成的人声在空中模糊的出现。极力分辨才能听出其中的内容:“至多不过……一个小时。”

    “太长了。”

    老教宗的声音在空中如同雷声般隆隆,但在赛尔不断发出的噪音之下几乎听不清。

    “是……抱歉。”

    被称为赛尔的怪物也毫不分辨。只是恭敬的回应道。

    这时受难之树猛然发起了一波进攻,却被仿佛只是随意摆动在身边的触手轻松拦下。而它随手的反击就让受难之树的主干吱呀作响。破裂开来。

    “泰尔冕下给了我新的启示,我现在就要去将战争的火种引燃。”

    “圣战?是……圣战吗?”

    吱呀的怪声从怪物的身边传出。在那潮湿粘稠的声音中,兴奋和雀跃根本无法遮掩。

    “没错……千年圣战要再次开启。白塔的巫师触犯了绝对的禁忌,众神决定放弃对他们的宽容。这次将会是千年以来,众神第二次的联合讨伐……这次务必要将巫师一口气全部剿灭,绝不允许留下一点残余。”

    “赛尔,现在放弃讨伐受难之树,立刻返回。我不能出手的情况下,只有你才能杀死安维利亚……我需要你。”

    “遵命。”

    扭曲的怪物没有任何疑虑的答应了下来。

    他盘曲纠结的丑陋躯体迅速收缩,地上那将稀释的流火之光都毫无悬念的覆盖的黑色粘稠液体也如同时光倒流般向内收缩。

    仅仅数秒间,一个有着黑色卷发的健壮男子便站立在了流火之光的中间。他的眼眶深深的凹陷下去,里面什么也没有,如同深渊一般。

    “还要打吗?”

    受难之树思考了一下,然后把藤蔓全部收了回去,本体也重新钻进了湖中。

    “哼。不过早晚。”

    赛尔冷笑一声,沙哑而带着回音的声音瞬间将周围的金色水浪抚平。

    他没有任何留念的,转身就走。

    “不论早晚,太阳都会升起。而你,迟早要死。”(未完待续。)

    ps:今天一共是六千七百字的更新。就当是三更啦……大家元旦快乐,求推荐求月票求订阅呐。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