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一十九章 狂妄与愚蠢(下)
    说话的人是因雷苟萨。他是当今缇坦皇帝的叔叔,缇坦人中少有的拥有龙血的“高等人种”。

    他的血脉纯度已经是青铜之民的标准了。

    因此,因雷苟萨在四十岁的那一年就已经顺利的进阶到了黄金阶。

    但是,他认为自己的起源会直接“杀死”现在的自己,于是拒绝觉醒起源。

    这一拒绝就是两百年。

    之前唤星者不停嘲讽的就是他。唤星者曾经多次跟因雷苟萨说,只要他觉醒了起源,第二塔就会直接交给他。但是说什么因雷苟萨就是不同意。

    最终两人反目成仇。眼看着因雷苟萨过了一百岁,断了觉醒起源的可能性,唤星者终于彻底放弃了他。不仅对因雷苟萨处处刁难,还将他作为例子去教训自己其他的学生。

    那时候因雷苟萨已经是副塔主了,而且他出身尊贵,怎能忍得起唤星者三番四次的挑衅?

    不过好在他能认清自己百分之百的打不过唤星者,因此才没有出手。

    在这次唤星者进行大型仪式的时候,没有任何人会怀疑他会在其中动手脚。

    这些大巫师在聚集在这里,有相当的原因就是为了监督他。

    ——当然,在现在,他们的目的已经全然改变。

    在因雷苟萨的命令之下,所有的大巫师都行动了起来。

    他们仿佛早就商量好了一样,将那条指令没有任何异议的执行了下去,一个个的离开了这里。

    甚至包括安若思平日里视作偶像尊敬的塔纳斯也是一样。

    让安若思所绝望的正是这一点。

    “为什么……”

    安若思紧紧盯着塔纳斯低声问道。

    他的眼中。有什么东西正在破碎。

    塔纳斯迎着安若思仿佛燃烧起来的狂怒眼神,停下了脚步。

    他的全身颤抖。垂下了头。

    这个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的老人只是以连他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对着安若思——亦或是对着自己模模糊糊的呻.吟道:“我……只是想活的更长久一点。这没错吧。这是人之常情啊……”

    “哪怕是杀了我也好啊。我不想老死……那实在是太难看了……”

    “——你这样才叫难看!”

    安若思第一次的,向着比自己年长的人咆哮道。

    “出卖自己的老师换取利益。你怎么做得出这种事!”

    他的棕发飘扬,宛如实质般的怒火在他的眼中燃烧。

    那神情让人联想到狮子。他的眼神全然不复平日的温和,而是如剑一般的锋利。

    那是有着杀人的决心、杀人的器量、杀人的能力的人才会有的眼神。

    如果娜塔莉亚早一天看到这样的安若思,恐怕会对他充满好感吧……不,充满杀意也是有可能的。

    毕竟剑需要的是鞘,而不是另一把剑——

    “我曾经以为你是白塔最值得尊敬的巫师……我曾经还以为,只有你是绝对不会背叛老师的人!”

    安若思的眼中满是失望和愤恨,他的声音是异常的粗重,如同喉咙中有什么东西在滚动。

    他不断迈步向前。

    “不……不是我的错……”

    明明比他高出三阶不止。但塔纳斯却畏缩的向后一退再退。

    老塔纳斯洗的发白的巫师袍渐渐凌乱,他浑浊的眼神剧烈的颤抖着。

    他明显的犹豫着。

    “别紧张,塔纳斯老师。你没有错。”

    但就在这时,因雷苟萨却突然在塔纳斯的身后,温和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

    “你想想,只有我们活的更久,才能把这些有益于人民的东西继续研发下去。像是这次的通讯器,还有以前的晶屏——这都是多好的东西啊。但就是因为我们没有话语权,根本没法在白塔之外的地方推行。”

    因雷苟萨在塔纳斯的耳边和声说道:“你没有错。塔纳斯老师。你完全是身处大众的角度,以人民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的。”

    “白塔的巫师需要更多的力量,更多的权威,更多的话语权——才能把造福人民的东西推广到更远的地方。”

    “而唤星者他已经老了。他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了,”因雷苟萨断言道,“纠缠于旧日的矛盾。不停的和神明争斗又有什么意义?我们需要发展。巫师需要发展。”

    一派胡言!

    安若思愤怒的颤抖着,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连动都动不了。

    就在因雷苟萨开口的一瞬间,十数道如群星般璀璨的光环突然从安若思身边浮现。将他紧紧捆缚,擒获在地。

    那是星之锁。唤星者发明、推广、教授给因雷苟萨的巫术。此刻却用来封印安若思的行动,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嘲讽。

    “你先去处理剩下的事吧。这里就交给我了。”

    因雷苟萨迎着塔纳斯犹豫的目光,一脸坦然的说道:“老师你放心,我不会伤害安若思的。”

    听到这句话,虽然塔纳斯一脸的不信,但最后还是听话离开了这个房间。

    一时间,第二塔的顶楼只剩下了两个人。

    安若思心知,自己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性。

    但这时因雷苟萨却笑眯眯的走过来,轻轻抓住了安若思的左手。

    于此同时,安若思虽然依旧不能行动,但他的禁言已经被抹除了。

    安若思的瞳孔瞬间缩小。

    因为因雷苟萨抓住的,正是他和魔鬼签订过契约的左手食指。

    “你看,安若思。”

    因雷苟萨的语调突然变得温和而年轻,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已经胡子花白的老人:“我就说过,我们的交易会很愉快的。”

    “你是……爱德华?”

    安若思喃喃道。

    随后他仿佛听出来了什么,冲着他低声怒吼:“你把因雷苟萨怎么样了?”

    “真是不尊敬长者啊。这可不像你。而且脑子也不如以前灵活了呢。”

    “因雷苟萨”笑眯眯的说道:“拒绝魔鬼的交易,还能有什么下场?”

    “你这魔鬼……”

    “谢谢。不用你提醒我的种族,我为我的种族而自豪。”

    “因雷苟萨”随手封上了安若思的嘴,站了起来。

    “我不会让你死的。在你把那个圣者的选民杀死以前,你就是死了也别想安宁……你总得遵守契约吧。”

    ——他妈的那种拿着人家的手硬按的能叫契约吗!

    安若思挣扎着,瞪着“因雷苟萨”,嘴里想骂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个处理完自己所属任务的大巫师又重新回到了会议室。

    在第一个巫师离开之后仅用了十秒,献祭法阵便完全关闭。

    又过了七八秒,输能导管全部关闭。

    在半分钟以后,那道将巨大的金色圆盘完全笼罩的光柱也消失不见。

    第二塔周围的符文大片的崩碎。天上的闪电渐渐平息。

    仪式完全被打断。唤星者等于是被放逐到了星界,而且维持光化躯体这个巫术的供能也已经完全撤除。

    没有了光化躯体,仅仅以肉身停留在星界,按理来说唤星者连一眨眼的时间都不需要就会被星界吞噬,变成没有神智的灵体四处游荡。

    换句话来说,只用了不到一分钟,一群黄金阶的大巫师就杀死了这个世界上的最强者之一——这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干完所有事然后回到这里,大巫师们的掌心甚至都在颤抖。

    在之前进行自己那部分的任务的时候,他们无时无刻不担心着那个银发的矮个少年一脸不屑的从自己背后突然冒出一句:“蠢货,这个地方不是这么关的。”

    ——好在现在一切都已经完成了。顺利的简直让大巫师们心中空落落的。

    背叛也要背叛的干脆利落——这是唤星者帕尔布奇科某天上课的时候开玩笑般讲出的话。此刻却已经完全应验。

    但不知为何。明明一切已成定数,但大巫师们却还是感到心中不安。

    “——啊,对了,各位。”

    唤星者那无时无刻都充满嘲讽的声音从黄金圆盘中传出。

    在那一瞬间,第二塔内所有的大巫师的心脏都停滞了一瞬间。

    “我觉得我得跟你们说一声,星界杀不死我。我现在已经将那个预案启动,众神最多不过三年就会被抹去力量,全部掉在地上。高兴吧,我可爱的小傻蛋们。”

    “是不是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你们难道以为我每天‘人类’‘人类’的骂着你们,只是因为我活了千年才不把自己当人?”

    “——不如说,你们是什么时候产生了,我还属于人类的错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