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二十一章 并非一人的证明
    娜塔莉亚躺在床上出神的望着天花板发呆。旅馆送来的两人份的午餐和晚餐摆在桌子上,却一点都没动,现在已经凉了个通透。

    并非是因为旅馆送来的食物不好吃。娜塔莉亚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情吃东西。

    距离赫尔兰离开,现在已经过了八个多小时,她却还没有一点回来的迹象。

    她到底还回不回来?

    是赫尔兰出了什么事……还是说,她只是想从自己这里逃走,根本就没有回来的打算?

    甚至……她现在已经和安若思那个家伙在其他地方过夜了?

    一团无名火在娜塔莉亚心中燃烧着。

    和非常尊敬父亲的娜塔莎,还有从小就对力量充满狂热的卡特琳娜不用。在三姐妹中,她是最不喜欢听从父亲的命令的——她非常讨厌总是板着脸、寡言少语却又**的父亲。

    连带着,她连“男性”这个群体也一并的讨厌上了。

    粗鲁、刻板而又暴力——娜塔莉亚对于苏泽的男人没有任何好感。

    正因如此,等逃婚来到白塔之后,安若思才会引起娜塔莉亚的注意。

    在德鲁伊的刻意控制之下,卡拉尔的男性具有非常高的地位。但是安若思却和娜塔莉亚经常见到的一些完全不尊重女性的卡拉尔男人不一样。

    与其说是懦弱或是内向,不如说是软。

    安若思的性子非常软,就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样。没有任何事会引起他的愤怒,他也从不在娜塔莉亚面前发过火。

    娜塔莉亚多次故意刁难安若思。但却总是被安若思无形的化解。

    她能看得出来,安若思不是装的。他是真的没有在意这些事。

    ——也许和安若思结婚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这样的想法突然在娜塔莉亚心中出现。

    于是她甚至没有通知家里。就这样私下和安若思订了婚。

    但这次安若思回来之后,他却让娜塔莉亚失望了许多。

    不是说他身上沾染了卡拉尔男人的恶习——而是因为娜塔莉亚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丝父亲的影子。

    锋利、理智。之前那种随遇而安的柔软个性似乎随着他的进阶而被泯灭了。

    早知如此。娜塔莉亚宁可他不要进阶,一辈子停留在正式阶也好。

    娜塔莉亚现在心中也很清楚,父亲其实并没有做错。无论是强迫她们三姐妹学习军事理念、或是练习苏泽军用剑术,亦或是给她们订的婚,都有他自己的考量。父亲是为了自己好——在这几年的学习中,娜塔莉亚也逐渐清楚了这一点。

    但是,对父亲的歉意是一回事,但是让自己对他道歉却是另外一回事。

    她绝不认可“自己输了”这件事。

    如果娜塔莉亚身为男子,她毫无疑问会成为英雄。成为一个英武的骑士,也有可能成为一个孤高的剑士。

    她是骄傲的、是锋利的。而她的父亲虽然已经隐去锋芒,却比她还要坚韧,还要更加锋利。

    娜塔莉亚非常清楚——自己可以拥有一个主君,却不能拥有一个平等的、和自己同等骄傲的朋友。

    剑与剑放在一起,只能相互伤害。

    锋利如她,光是接近就会受伤——要么,就像赫尔兰或者身边其他的女性朋友那样变成能够包容她的鞘;要么,就彻底的折服她。成为足以掌控利剑的剑士。

    很可惜,现在的安若思不过是个半吊子。他什么也不是。

    “明明没有刃,却非要砍人……”

    她深深的叹了口气,感到心力交瘁。

    生气本就是耗费体力的一件事。更何况她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算了。还是先去热点东西吃吧。

    刚从床上支撑着坐起,娜塔莉亚就感到一阵眩晕。

    就在这时,门口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是赫尔兰!

    娜塔莉亚精神一振。立刻翻下床去开门,之前那股在心中回荡的苦闷伴随着焦热一同被欣喜所扑灭。

    但当她刚刚把门打开一条缝。一个很高的男人就映入眼帘。

    黑发、黑眼——

    纯血的皇族?怎么从来没见过?

    娜塔莉亚不禁皱起了眉头。

    按理说,苏泽的纯血皇族她都应该见过才对。

    ……或者是。其他拥有冬精灵血统的人类吗?

    “娜塔莉亚小姐对吗?”

    “你是谁?”

    娜塔莉亚保持着只打开一条缝的门,手搭在门把手上客气的问道。

    “赫尔兰晕倒前非常执着的说要回来……我就听她的,把他送了回来。”

    那个男人同样客气的回复道。

    娜塔莉亚把目光下移,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

    被那个男人抱在怀里的,正是面色苍白的赫尔兰!

    “……你先进来!”

    娜塔莉亚没有丝毫的犹豫的直接将门打开。那个男人小心翼翼的横抱着似乎晕厥过去的赫尔兰越过了门,在娜塔莉亚的指引下把她轻轻放在了床上。

    娜塔莉亚迅速的施展了几个巫术。在被巫术反馈了赫尔兰只是因为疲惫和饥饿而晕倒的信息之后才稍稍安心下来。

    ——但是,她并没有看到在自己施展结界巫术的时候,那个男人眼中一闪而逝的光芒。

    “她怎么会突然晕倒……”娜塔莉亚皱着眉头喃喃道。

    “赫尔兰她是在街上晕倒的。”

    那个身材很高的男人也是一脸沉凝:“当我好不容易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快要昏过去了。”

    “贫血。她从以前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她苦苦的站在街头是在等谁……”

    安若思。

    这个名字在娜塔莉亚心中一闪而过。

    安若思不仅没有听她的话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等她们回去,而是自己就跑了;不光不声不响的跑了,还没有留下任何消息,让体弱多病的赫尔兰站在街头苦苦的等了他八个多小时……

    只要想到这里,她就对安若思再无好感。

    稍微冷静了一下,娜塔莉亚转过身去,冲着哪个陌生的高大男人更加客气的问道:“您是……?”

    “您好,娜塔莉亚小姐。我的名字是奥兰多。”

    带着金色眼镜的高大男人露出了完美无瑕的阳光笑容。

    那是和罗伯特那种假冒伪劣的笑容不一样的,能够让人心生温暖的笑容。

    娜塔莉亚心中一动。

    奥兰多……怎么这个名字这么熟悉……

    “也许你认识我。我就是摧毁财富之城的那个奥兰多。”

    奥兰多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娜塔莉亚不禁瞪大了眼睛。

    是他啊……

    自从他净化了财富之城,还带着一拨人从中走出让他们投入神明的怀抱的事迹传过来之后,他的名字在白塔和缇坦帝国一带早就已经成了英雄的代名词,甚至被编成多个版本的歌剧在各地巡回演出。

    所有人都知道,财富之城中不存在一个好人,全都死掉才好。

    ……话是这样说,但是无论是哪个国家出兵讨伐的时候都因为各种原因失败而归,无论是谁都无法彻底的毁灭掉这个比地狱还肮脏的地方。

    娜塔莉亚身为将军之女,知道的稍微比普通人多一些,因此她反而更佩服奥兰多的勇气。

    等等……财富之城?

    “您是怎么认识的赫尔兰?”

    娜塔莉亚急迫的问道。

    她却看到奥兰多叹了口气。

    “虽然也许这样做对赫尔兰不太好……但是娜塔莉亚小姐,你既然作为赫尔兰的朋友,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这件事。”

    听到她的疑问,奥兰多的表情变得怜悯:“在我小时候,第一次去财富之城的时候,我在青果之锁那边认识了赫尔兰。她那时还是一位夜莺……以她纯洁的性子,是真的受了不少苦。”

    “我后来决定摧毁财富之城,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赫尔兰。”

    奥兰多漆黑的眸子如水般温柔。他平静的注视着娜塔莉亚,但娜塔莉亚却知道他现在看着的人其实并不是自己。

    大概是小时候的赫尔兰吧。

    奥兰多叹了口气:“赫尔兰她小时候过的很苦。虽然我说这句话也许有些逾越……但我希望你不要在她面前提到夜莺、毒蔷薇之类的话。”

    ……已经晚了。

    娜塔莉亚嘴里满是苦涩。

    早知如此,她就不该当面揭穿赫尔兰的身份。

    ——自己的行为对这个可怜的少女究竟造成了多大的伤害?现在想来,恐怕之前赫尔兰突然跑出去也有自己的原因吧。

    不知为何,娜塔莉亚突然庆幸赫尔兰没有

    虽然赫尔兰已经回来了,但娜塔莉亚现在的心情却反而更乱了。

    她强打精神,冲着奥兰多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不知道您来白塔有什么事吗?其实白塔这里……有不少的人对您有一些不好的念头。”

    “我知道。”

    出乎她的意料,奥兰多坦然的抿了抿嘴角:“我炸毁财富之城,得罪了不少人。”

    “但我认为……有一些事必须去做。而且只有我能做得到。”

    “……是什么?”

    “筹款。”

    奥兰多沉声说道:“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但请相信我,我全然是为了正义的事业而筹款……而且我不会让其变成捐赠。在每一个阶段的计划结束之后,我都会把所取得的利益全部按筹款的比例发给大家——我以我的名字保证我不会贪污分毫。”

    “——娜塔莉亚小姐,我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打赏啦……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