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二十五章 雪球
    约瑟闭着眼睛,坐在破落的房屋内的矮床上低声祷告。

    随着他的祷告声响起,能看到一小簇一小簇灰白色的圣火不断在空中一闪而逝。如烟花般消逝在了空中,污浊的空气随即被净化。

    对于普通人来说几乎等于慢性自杀的严苛环境,对于任何一个神职者来说却没有任何解决的难度可言。无论是唤起的圣火还是净化术,亦或是可以长久恒定的圣居,都可以解决这个对于巫师来说难以解决的问题,

    “约瑟,罗兰大人的信——”

    突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艾露卡多随手将左手提着的袋子扔到了床上,一大堆的信件从中掉了出来,甚是还有几张落在了约瑟的身上。

    约瑟只是懒散的睁开了眼瞄了她一眼,好像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从他的鼻梁以下,他的皮肤是少年般的紧致白皙。可眼角以上的部分,却是失去弹性、布满皱纹的老人皮肤。几处老人斑零零散散的分布着。

    一眼看去,就像是化装成老人的少年的下半张脸的伪装被人粗暴的撕去一样。

    在任何正常人看来,这都是足以用异常形容的面目。

    在偏远如卡拉尔等地的地方,光是这张脸就会被人认作怪物,并被投以恐惧和厌恶的目光。

    但是,那个推开门的人却就这样带着一身浓重的魔力尘,毫不避讳的伸手扶向了约瑟,拄着他的肩膀坐在了床上。

    更加异常的是。推门进来的那个人是个毋庸置疑的美少女。

    年龄大约是二十岁上下,被鲜红色的华丽眼束缚着的胸部高高耸起。黑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腰。强调出腰肢的纤细和皮肤的白皙。那如同鲜血干涸一般颜色的暗红色眼睛过分的晶莹,给人的感觉倒不似人类的眼球。反倒比较像是名贵的珠宝。

    精致的面孔比起人类更像是人偶,死气沉沉却美丽动人。那是和罗兰——或者说赫尔兰一种类型的美丽。

    不仅是那种类似人偶的精致面孔,就连头发的长度、色泽还有死气沉沉却自信满满的气质也是一模一样。那种无时无刻、一言一行都在魅.惑他人的感觉更是如出一辙。

    两人实在是过于相似,结伴出行的话一定会被旁人认作是亲生的姐妹。

    半老人半少年的怪物,加上一个如同沾满鲜血的苏泽的人偶一般的艳丽少女,如此亲昵的坐在一起——这一幕错乱的场景足以让人惊掉下巴。

    但如果听清了他们之间声音极轻语速却很快的谈话,这种错乱感就会变成一种怪异的恐惧。

    “今天有几个?”

    “六个。怎么样,我这次是吃完了才进来的,有没有很感动?”

    “无所谓。反正是你收拾。”

    “啧……你居然忍心让我收拾垃圾吗?你还有没有一点骑士风度?”

    “骑士……你是说那些心口被捅了刀子之后不抓紧时间求救反而要一脸激动的‘谴责’敌人的蠢货吗。”

    “你别这样说人家。起码这些小哥的味道还是不错的。”

    两个人坐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虽然两个人——如果食脑妖能算人的话——都属于话不多的类型。但巧就巧在,两个人却是意外的合得来。

    首先他们都是罗兰的死忠,而且他们都是暗杀者,还是长眠导师的信徒,共同话题可以说是相当多。

    如果约瑟没有接受手术,那么心思过于阴沉的他大约反而会被艾露卡多反感。

    但是现在对一切都无所谓了的他,反而能容得下自我意识相当旺盛的艾露卡多。

    此刻,食脑妖的女王不禁叹了口气:“第一百二十一个。大人到底在做什么啊……”

    艾露卡多话虽如此,可语气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气。

    她专心的舔舐着稍微有些粘稠的手指。脸上满是笑容。

    “我们只要听命即可。”

    约瑟背对着艾露卡多,沉默了一下,以快要睡着的懒散声音轻轻答道。

    现在,距离两个人第一天见面。已经过去了两天。

    这两天半倒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如果不算铁幕市下水道里越堆越多的尸体的话。

    罗兰之前给予艾露卡多的任务,就是用她那迅捷的速度、极优秀的潜行技巧帮助罗兰快速在自己和老约瑟之间传递信件。

    如果只是快速誊写信件内容而不用费时间一个个的填写表格寄出的话,罗兰光是每天离开娜塔莉亚的一小会时间就能弄得完。

    毕竟每一封信都是大同小异。而罗兰为了表现的不那么急切。信里也不可能使用过多的篇幅。

    每一天的话,信件大约要来往三次。

    换言之。就是罗兰已经对大部分的人写了九封信。加上一开始的那一封,已经突破了二位数。

    最明显的成果。就是在罗兰接触的这些人中,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和艾斯特——或者说“奥兰多”接触过了。

    第一批的钱已经开始流入。

    雪球已经团好,只等着一个契机,罗兰就可以将雪球推下山崖,看着它越来越大、越来越快,最终化为不可抵挡的雪崩淹没世界。

    罗兰趴在床上,懒洋洋的翻了个身。

    莫名的,罗兰有种自己被人饲养了的感觉。

    在两天前的晚上,自己装做昏迷被“奥兰多”抬进来,并发现世界开始改变了之后,的确是陷入了短暂的惶恐之中。

    但等罗兰冷静下来之后,他便完全不再慌张。

    至少就目前来说,世界的改变对罗兰的目的并没有任何影响。而且看上去似乎反而还有些帮助……

    悲观一点来想,反正未来已经不可能更糟了。

    让罗兰一个人顶替三百万玩家强行拯救这个世界,做不到便死——罗兰客观来分析的话,似乎自己也只有死路一条。

    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罗兰原本对剧情偏离认知的恐惧顿时消散。

    冷静下来想想,罗兰只要继续对这个世界施加改变,早晚这个世界的剧情会被他改变的连自己都不认识。如今不过是提前了一点而已。

    再说了,反正罗兰已经拿到选民身份了,剧情偏离也就偏了。只要接下来不突发意外而死的话,罗兰的崛起可以说已经被注定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了解一下剧情到底有哪些部分发生了改变。罗兰才好对自己的计划进行调整。

    ……但是,为了给以后罗兰本体的出现铺路,“赫尔兰”小姐暂时不能离开娜塔莉亚——她必须有自己的不在场证明,才能在娜塔莉亚那里保证自己的无辜。

    于是,克劳迪娅便在罗兰的拜托下去打听究竟那一天发生了什么。

    罗兰这几天也尝试过对长眠导师的祷告,但回应的时候却越来越少。

    于是罗兰便了然——大约是和黄昏的战争进入了最激烈的时候,导师已经没有闲暇抽空来陪罗兰聊天了。为了这几天尽量少用导师的力量,罗兰无聊之下就只能趴在床上混吃等死,然而每天出去群发三次情书,回来再继续混吃等死。

    正好从穿越之后这两个星期不到的时间里罗兰几乎忙疯了。这三天反正没什么事,他倒也乐得休息。

    不过罗兰并非是完全放弃了警惕。

    比起冬眠的熊,他更类似于伏在地上的蛇。

    罗兰在蛰伏着,静静的等待着一个可以无声无息的把水搅浑的机会。

    确切来说,便是等待着众神的先锋军进入白塔区域的那一天——

    而这时,距离光葬结束已经过去了四十八小时。(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