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何为恐惧
    “我师我主奈若拉,凡有血气的都要称颂您,万民都要来赞美您。”

    约瑟跪在地上,双目无神,轻声祷告。

    “我听您发命在地,地便抖颤。您说万物终有归时,于是永久的山崩裂,长存的岭塌陷。那西方的罪民听见您的呼喝,身体便要战兢。因他们畏惧长眠,厌憎告死的乌鸦。于是奈若拉便发怒,他们嘴唇发颤,骨中朽烂——。”

    约瑟的祷告戛然而止。

    他猛然睁开眼睛,异样的光彩猛然在他呆滞无神的瞳孔中渐渐亮起。

    他前额上的十字形疤痕上,隐约能看到有浅浅的银灰色的火焰一闪而逝。

    但他却如同雕塑一样愣愣的跪在地上,如同看到了什么足以颠覆世界的东西。

    约瑟之前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的眼神瞬渐渐融化。

    “我宽恕你,并非为你的燔祭,而是因你合乎我启的真理。”

    一个慵懒的、空灵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声音不大,却如同洪钟一般回荡在约瑟的耳边:“但你必不可妨害罗兰,也不可妄自救他。他有他的使命,也有他的使命。”

    “罗兰他必会死去,并于三月后复活——你大可对其他人去说,颂扬罗兰的神圣。这是我予这世界的神圣。”

    那话中的一个个字仿佛烧红的烙铁,深深刻在了约瑟的脑海之中。

    但丝毫没有疼痛,反而有种受命于天的悸动。一种足以让任何生命迷醉的安宁将约瑟彻底笼罩。

    他现在还是有些理解,那些狂信徒的心态了。

    如果说死后能得以这样的安宁,就是生前被千刀万剐也在所不辞。

    感动的泪水从约瑟的眼角满满滑下。

    没错,感动——

    那是约瑟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有尝过的感情了。

    他大脑中的伤势被长眠导师带走,被罗兰杀死的感情再次在他身上复苏。

    约瑟头一次的。感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阳光、土地、空气——光是感受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便已让他如此幸福。

    是了。约瑟重新活了过来。

    如果说情感被杀死的话就等于死亡,那么现在的约瑟无疑是一个从死去的躯壳中重生的圣灵——

    他眼中银灰色的火焰渐渐燃起。

    其中,灰色的部分渐渐剥离。全新的,与罗兰类似只是不如罗兰那仿佛流动的白银那么璀璨、而是更接近纯粹的白色的银白色火焰从他的眼中升起。

    “你定要敬畏长眠,而不能只对它抱有依恋。”

    这时。他听到导师恩惠慈爱的声音从身后轻轻响起:“约瑟,你的罪恕了。”

    “现在你要聆听。你要跪下祈祷,听你定好的使命——”

    ——————

    深红的血。

    任何一个人,看到眼前的场景都不会想到其他的情况。

    纵使断臂与破碎的指甲、被拉出的肠子和剔出的膝盖骨将整个地面铺满,但更给人以冲击力的果然还是那如河水一般肆意流淌的深红发黑的浓稠的鲜血——

    “别跑呀……”

    艾露卡多娇笑着,跨过了一具被蛮力撕成两半的尸骸。

    毫不避讳的踩着地上的内脏——不,看她的神态,与其说是不介意,不如说是故意的。

    就像是孩童故意在雨天踏进水坑一样。艾露卡多以堪称顽皮的姿态展露娇容。

    她黑色的皮靴刚刚踏进两指高的血泊中便被浸没了一半。

    粘稠猩红的液体如花朵般在她的小皮靴上绽开。

    她脸上有着血迹。却全然没有擦拭的意向。

    艾露卡多右手提着一位面色威严的中年人的头颅——那原本是阴暗之神的枢机主教,却在见面之初就被艾露卡多斩下了头颅。

    诚然。艾露卡多确实是占了偷袭的光。但身为阴暗之神的牧师却会被人偷袭,他即使死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如同火焰的化身被人活活烧死了一般——这是无比可笑的,足以让尼克斯震怒的蠢事。

    “怪、怪物啊——”

    “魔鬼!恶魔!去死吧!”

    “我主啊求你解救我快救救我吧救我啊主啊——”

    阴暗之神的牧师们哭嚎着,连滚带爬、以缓慢到可笑的速度逃走着,根本不敢面对身后那看似美丽的少女。

    其中不乏一些因恐惧而爬不动的蠢货。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哭喊着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的人也有。

    正如以前某人曾经说过的一样。没有人要求牧师必须坚强——他们所有的信念全部寄托在他们的神明身上。并因庇护而忘记了自身的软弱。

    而现在,那如同魔神一般的少女再次让他们想起。何为恐惧。

    不,与其说那是少女。不如说那是以少女的姿态显现于世的怪物。

    仅仅见面,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枢机主教就被斩下了头颅。阴暗之神布置在他身边的防护没有任何作用,如同一张薄薄的纸被直接抓破。

    他的骨骼吱嘎作响,在一个瞬间就被艾露卡多撕成了八份以上。

    而在那些白银阶的牧师下意识的感觉到不对并且对其进行猛烈的反击的时候,却绝望的发现任何神术都会被她直接撕破、诅咒和削弱也没有任何作用。

    就算是遁入阴影逃走,也会被她一脚踏到阴影之上。将藏于阴影的人直接碾成肉泥,从阴影与现实的夹缝中细腻的挤出。

    别说是在她的面前走上一个回合——连一秒都不到的时间里,她那猩红色的身影便如同飓风一般撕碎了三位数的信徒。

    ——准确的说,那并非是猩红色的身影。而是猩红色的风暴。

    她深红色的礼服只占了其中很少的一部分。更多的是被撕碎的那些人身上的鲜血。

    脆弱的身体伴随着鲜血被巨大的力道击飞到天上,暴雨一般的鲜红铺洒而下。顷刻间便将地上的坑洼填满积血。零零碎碎的内脏如同大礼包一样,从天而降,落在那些张大嘴巴呆愣着的可怜虫的嘴里。

    还不等他们发觉并吐出来,更加可怕的无形风暴便伴随着巨力袭来。无形无质的将那些吐出来的人扭成了渣滓。

    艾露卡多以狂徒的姿态,傲慢的站在原地,向着连滚带爬的逃走的信徒们张狂的嘶吼着:“杂种的跟屁虫们,你们听见了吗!”

    “听见了吗?听见了吗?听见了吗?我叫你别跑啊!我好饿啊!”

    她悦耳魅惑的声音逐渐变得尖利刺耳,那声音如同玻璃刮擦黑板一样的,却又如同暴风般席卷而去,那些在地上爬行着逃走的人不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双手徒劳的捂住了耳朵。

    艾露卡多的牙齿渐渐变得锋利。

    她完全变成猩红色的双眼中有大量的黑色扭曲的斑点浮现。

    没有神术的安抚,步入疯狂的艾露卡多渐渐脱下了她人类的伪装,一点一点的显露出了其中狩猎者的本质。

    她与普通的食脑妖不同。她的进化是完完全全的、朝着屠杀者的方向坚定的迈步的。

    无论是对血脉深处心灵能力的挖掘,还是肢体力量的开发,艾露卡多都是在往纯粹的破坏力的方向去的。

    在巅峰时期,她曾经以随手的一击将缇坦的东北方的陆地击沉。那是以人类的身躯所不能发挥出的可怕破坏力。

    发疯的她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死亡的具现。仅仅出现就能带来恐惧的存在。

    曾经的白银女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次与她见面的。长眠导师的神术对于安抚狂躁者有着超乎想象的效果。

    罗兰所希望的,就是重现这一幕。真正的取得艾露卡多的忠诚,而不是那系于那不知道是不是姐姐身上的,虚无的情感的纽带。

    ——当然,主角登场之前,首先先要清场。

    罗兰看到眼前如同刷屏一般的击杀提示,微微一笑,把手中的笔轻轻放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