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三十三章 冥土
    “罗兰”身边的空气中渐渐有一丝霜白色的痕迹浮现。

    还不等艾露卡多冲过来,大片的浓雾一般的白色霜迹便在“罗兰”身边凭空浮现、急速蔓延——眨眼间便已连成一片,完全将“罗兰”的身形遮蔽。

    如同被关掉声音的灾难片一样。在沉默祷言的作用范围内,唯有“罗兰”的歌声响彻天际。沉默、却如刀般尖锐的北地疾风从罗兰身边无端的显现出来,成螺旋状将罗兰完全包围,向空中席卷而至。

    狂暴的霜白色飓风已不可阻挡的态势向周围急速扩散。

    在一秒都不到的时间内,这白色的飓风就已经开始扩散了数十倍。罗兰周围百米之内的树木被风剧烈的吹拂,连树干都弯曲下来,肉眼可见的被白色的霜迹布满、冰封,然后破碎成渣。

    如果从高空中看的话,那霜白色的飓风在罗兰周围反而是最狭窄的。飓风成漏斗形,在千米的高空上才开始扩散出去,最后触及到白塔的结界的时候,已经扩散成了席卷数千米的狂暴风暴。

    但好在,飓风中的寒气到了那种高度已经几乎消散殆尽。白塔的结界甚至连符文都没有亮起就已经将其牢牢遮挡在内。

    然而,地上的北风却是寒气逼人。

    在空中高高低低的悬浮着的星辰和罗兰身边的暗灰色光团渐渐也被寒风吹动,凝结成冰封的钢针和黑曜石羽毛裹挟在寒风之中。

    艾露卡多的身体在暴风之中剧烈的颤抖,仿佛下一秒就会被直接吹飞出去。

    这本是不可能的。

    区区暴风而已。艾露卡多只需一拳便可将其击破。

    但是,做不到。

    并非是打不碎。而是碰不到。

    无论是因为何种原因,试图反抗万事万物终将迎来的长眠命运。逃离死亡、将向世界索取的一切归还到世界的责任的亡灵是毋庸置疑的污秽。

    而在罗兰身边涌动着的,是无比纯粹的洁净。

    长眠导师所说。人的尸肉是不洁净的,因此不可用做对神的牲祭;人之一死,终将化为尘土,因此地上的尘土也是不洁净的,凡碰到的也都要成为不洁净的。

    她曾说,人需得遮脚遮手遮面而行,方可抱有洁净,不致被尘土玷污——

    而全身都被完全的“洁净的”概念充满的“罗兰”,只要存在就会将一切不洁的存在净化。

    光是被“罗兰”毫无感情的目光注视着。她全身的皮肉便剧烈的燃烧着,在炽白色的火焰中发出腥臭的焦糊气息。但那气息仅仅飘散到空中,便瞬间消融殆尽。

    罗兰身边的那种无形的纯净的空气被风裹挟着,扩散在整个盘旋上升的龙卷中。

    顿时,就连他周围的飓风也一同变得纯净。艾露卡多完全被排斥在外。

    如果想要打破这种分别,就要拥有连纯净与污秽的界限也一同击碎的力量。

    简单来说,就是艾露卡多的蛮力必须足以到达击破起源、能够击碎虚幻的概念才行。

    进化到那种程度的话,就连纯粹的暴力也会升华成一种概念。

    很显然,艾露卡多当然不可能拥有这种力量。

    如果她有这种能力的话。当初泰尔仿造的誓约束缚之链根本就不可能捆得住她。

    除非是作为“天灾”的艾露卡多——在作为毁灭这一现象的具现化的前提下,她倒是有着足够的位格可以忽视一些不完善的法则。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艾露卡多身上的异化再次加深。

    她的皮肤开始变得血红,而不仅仅是双眼。

    如同蛛网、又像是神经节或是树根一样的鲜红色网状肿瘤从她的眼眶中爬出。如触手般攀附在她的脸上。

    在那之后,她的皮肤迅速从血红变成了几乎发黑的猩红,而她的双眼却变成了完全的漆黑。她密布全身的黑色符文瞬间被染成鲜红。高高膨胀起来,在体表相互勾连。如同第二套肌肉一般。

    她的身姿依然纤细,但却能明显的看出其中的爆发力。

    与鲜血的颜色相同。却如石油般粘稠的液体从那肿瘤中渗出,在她的全身滚动着。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艾露卡多身上的美感逐渐剥离,知性燃烧着,化作纯粹的兽性。那猩红、漆黑的身影与魔神无异。

    那是艾露卡多的身体自发的,将她封印力量的整个过程一点点的颠倒过来。

    ——那是更加接近艾露卡多原始形态的姿态。但她却没有放弃她猩红十字军的力量。

    仅计算对生灵的伤害力,甚至比她的原始姿态要更加强大。

    她裂开嘴,露出足以轻松切碎骨骼的锋利牙齿,发出无声的咆哮。

    艾露卡多身边的空气剧烈的颤抖了一瞬间。但最终还是将她的声音牢牢封禁。

    但却有大约十数枚悬浮在空中,被冻成了冰针一样的星光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冲击着,摇摆了一下便破碎开来。

    她再次用力的向地面一踏,在寂静无声的世界中,地面顿时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纹。

    艾露卡多再度化作猩红色的光影,顶着炽白色的火焰袭向了那个从罗兰的躯壳中孵化出来的怪物。

    “罗兰”的姿态变得越发的神圣。

    他身上的深灰色符文越发深邃,几乎已经变成了完全的黑色。而祂的脚尖轻轻点在虚空中,如同踩在了一块凡人不可视的土地上。

    那是发生在起源暴走时出现的返祖现象。如同马可所化身的熔火贤者一般。

    “罗兰”现在的姿态,便如长眠导师所造的告死天使一般无二。

    那是告死鸦的职业起源。

    那是有着神圣姿态的活物的处刑者、冥土唯一的守护者。

    那是在长眠导师的系统中,阶位最高的神使——祂们甚至能够决定万事万物的毁灭之日。

    如果某一天祂们认为世间已然被黄昏入侵,便会在人间吹响末日的号角,使冥土降临在世界上,将一切重置。

    只要是有生命的存在便没有阻挡祂们的可能。

    因为,凡是活物,终将灭亡。

    “覿埀;a埙娝烛ik0%?笊养媰W^>?‘呭——”

    祂冷漠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艾露卡多,再次唱起了无法理解的,天使的歌。

    顿时,艾露卡多静止在了原地。

    这次,就连她的眼中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恐惧。

    万物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

    漆黑的世界在她的面前展开。原本隐约能嗅到的**的气息终于形成了实质般的黑色雾气,缠向了“罗兰”所释放出来的霜白色冰风暴。

    就像是将人的头割下来再把尸体丢入水中一般。霜白色的冰风暴被黑色的雾气侵染,以极快、且越来越快的速度将整个白色的风暴染成完全的漆黑。

    天似乎都塌了下来。黑色的风暴完全将日光遮蔽在外。

    就连艾露卡多脚下的雪白色霜土也一并成为黑色。

    “t?嚯t籜縃翜?嚽粩!”

    祂如同指责、又像是咆哮,就这样以冷漠无情的姿态冲着艾露卡多发出悦耳却包含威严的声音。

    那声音,响彻天际——

    那不仅仅是祂和艾露卡多所在的地方,而是在整个白塔间回荡着。

    人们惊讶之下,向着艾露卡多所在的地方望去,才发现那里的天空无声无息间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终于,整个白塔都发现了这里的异象。

    惶恐、动乱、暴怒。

    但是,这次却没有星象巫师来解答他们的疑惑了。

    第二塔如同变成了空壳一般,一片死寂。

    终于,在短暂的混乱之后,巫师们得到了安维利亚的指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