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一人成军
    巨大的十字架。

    大约高近百米、如同尖塔一般的十字架就这样刺破了白塔的结界,矗立在黑白的世界中。

    在沉默、冰冷而衰败的黑白世界中,那无法被人理解的圣歌仍然在空中回响。

    在黑白世界的中心区域,艾露卡多的形态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硬生生的扭转——

    无论是鲜红的肿瘤、还是身上流动着的如同岩浆般浓稠的鲜红色液体,都失去了色彩,变成了完全的黑色。

    那并非是来自起源或是基石要素的力量。而是纯粹的长眠导师的力量。

    随着罗兰逐步抛弃作为人类的身份,他所能承受的导师的力量也越来越多。

    罗兰和导师的差距,绝不是用水杯和大海的比喻就能形容的——那不是量的差距,而是本质的区别。

    基石化反而只是一个引子。在罗兰刻意选择最危险的那条道路、同时愿意杀死前一刻作为普通的人类的罗兰的时候,罗兰就已经不能说是纯种的人类了。

    他的人性削弱——而怪物性得以抬头。

    换言之,便是罗兰开始变得更加异常——更加不像普通的人类。

    哪怕“罗兰”此刻仅仅是和告死天使相似,而不具备任何告死天使独有的能力,但仅凭着这股相似,也足以提升“罗兰”的位格。

    因此,长眠导师能投射到罗兰身上的力量就变得更加的多。

    这里要纠正一个错误。天使与神使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天使并非是神的使者,而是圣者的助手。

    神明在地上所使役的只有信徒和选民。最多也就是再加上还没来得及升到神国的圣徒。那是拥有螺旋的双翼、能够自行穿越奥姆之墙的高等存在本身就比这些所谓的神明要高得多。

    因为,天使并非是圣者的造物。并非是没有感情的兵器或工具。却也不是具有血肉的种族。

    要说的话,天使就是规则的局限——是圣者的能力在某个方向上的显现。

    创世之初。奥姆先是创造了七圣,然后在七圣的协助下创造了法恩斯世界,并将所有的权柄分给七圣便离开了这个世界。

    严格来说,这个世界真正被奥姆所创造的界域只有星界和奥姆之墙而已。无论是盖亚之壁、大部分初代的黄金种、地上地下的两层结构还是外层的异空间,都是七圣独立创造的。

    而天使,便是除了龙和魔鬼之外,奥姆少有亲自创造的存在。

    祂们的样子与奥姆相似。无论是皮肤上的符文、还是身后的螺旋光翼,以后是那仿佛闪耀着银色光芒的长发,都与奥姆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似。

    天使其实并非活物。因为祂们就像是一个虚影,别说杀死了,就连外界的干涉都很难影响到他们。

    然而祂们也不是工具和兵器。祂们创造之初甚至不是用来战斗的,长眠导师之所以用告死天使守护冥土只是她的恶趣味而已。

    准确的说,天使应该是某种衡量圣者强弱的砝码。

    就像是群星对应众神一般。每一颗星星闪耀与黯淡、行动的轨迹都能被星象巫师们在地上洞察,并得到海量的情报,甚至能在众神的神国交错之际收集到神国碰撞时逸散的能量。

    而天使就像是星星。每一个天使都代表了圣者持有的某种权柄。

    比如说,在剑座之主、后知者和生命之树战死以后,与他们的权柄相关的天使便全部死亡;而在希格斯被黄昏污染。成为新的黄昏之后,他的天使们也同时变成了黄昏眷民,跟随他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

    而当长眠导师三位圣者成功接管了他们的权柄,与这些权柄相关的天使便会在他们的核心区域内重生。

    有一段时间。剑座之主从长眠导师这里借走了代表“战死”的概念,然后再也没还过——在外在的表现上,便是有一位告死天使从长眠导师的冥土这里离开。前往了铁王座。

    某种意义上,天使是与纯血的龙相同位格的存在。

    ——和那种一片鳞片、一滴血。甚至哪怕一口气都能化作一个新的魔物,独自一人便足以成一族的可怕存在处于相同的位格。

    和天使与魔鬼所负责的任务不同。龙从诞生之初便是为了战斗而生。

    被奥姆之眼的誓约束缚之链锁在顽橡迷锁的德尔拉莫斯。便是由一只在黄昏的战争中战死的“龙”的全部尸骸所化的初代魔物。

    那种感染其他生物,独自衍化生命树的能力,便足以证明祂的正体。

    德尔拉莫斯一旦被释放出来,卡拉尔和法拉若、甚至半个班萨都会化为灰烬。

    不过因为德尔拉莫斯不能趟过流动的水,所以如同缇坦够果断,直接把北部的领土炸断的话还可幸免于难。

    至于苏泽——那里稍微再往北一点就是荒芜之地。

    哪怕是德尔拉莫斯也不会轻易向北前行。

    以灾兽德尔拉莫斯作为比较,如果罗兰现在真的是变成了告死天使,那么他起码应该具有一人灭国的能力才对。

    然而,他却连对付一个综合实力也不过黄金阶巅峰的艾露卡多都费劲。

    如果是朱庇特四世在这里,他甚至只要淡淡的一句祷言就足以让艾露卡多失明、耳聋、全身麻痹。

    连神术都不用动用。只要完整的唱出一段祷言,艾露卡多就会被那凌驾于黄金阶之上的神圣消磨掉意识,再次被抓起来。

    毕竟,在瘟疫复兴结束以前,这个世界实在是过于脆弱了。

    近乎所有的优质灵魂都被众神束缚在自己的神国里,奥姆之墙也不再喷吐能量,大地没有被圣者赐福,人类不是生而知之,阶位与阶位之间如同天堑,不可逾越。

    大约只要再过五六代,人类的力量恐怕就会退化到连黑铁阶都到不了的程度吧。

    在这个年代,随便一个起源觉醒者都足以一人破城、一人灭军——人数和防御工事在起源觉醒者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以受难之树作为例子即可。

    他当年觉醒起源的时候就失败了一般。仅仅只是集齐了五个基石要素而已,他甚至有三次基石化没有完成,就直接一口气选择了觉醒起源,结果自然是陷入起源暴走。

    但就算是他几乎不能使用来自起源的力量,又在沉睡中被罗兰阴了一把,被足以将钢铁燃成铁汁的流火之光灌入到了体内——即使已经受了这种程度的伤,他却依旧能够将全员青铜阶以上的小型军团全部吞噬,一个都没有让他们溜走——这便是起源觉醒者的力量。

    具体来评判,暴走的“罗兰”大约具有三基石到四基石之间程度的力量。

    而失去了狂躁、心情被罗兰冻结,变的超乎寻常的淡漠的艾露卡多,理论上应该是不可能击败罗兰的才对。

    但战况却相反。近乎完全隐藏在纯黑色的世界中的艾露卡多反而是主动的一方。

    那与“罗兰”对艾露卡多的顾忌完全无关。暴走的罗兰根本就没有知性,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要将艾露卡多唤醒这件事。

    “罗兰”虽然得到了更高的位格,因此能够将冥土的投影召唤到地上,但他的本体却依旧与之前一般脆弱。只要被艾露卡多碰到的话,只要一拳罗兰就会失去战斗力。

    这是绝对不对等的战斗——一方将另外一方杀死数百次也没有用,而另外一方只要碰到这一方战斗就会结束。

    但不如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罗兰”的身体虽然在艾露卡多面前是绝对的脆弱,但艾露卡多就算拼命也只能以极缓慢的速度接近“罗兰”。而同时,罗兰身边缠绕的黑色的寒风却会给艾露卡多造成阶段的伤害。

    某种意义上,这两方反而对等了。

    但事实上,是罗兰陷入了劣势。

    之所以在自己展开的主场上陷入被动,并非是因为罗兰的弱小,只是因为人数上占劣势而已。

    没错,人数的劣势——

    艾露卡多身上漆黑的、如同石油般粘稠的鲜血流淌下来,在地上形成了和自己等大的人形。

    这些人形没有脸,没有面孔,身材高矮胖瘦都不一样。共同点是他们的眼睛都如艾露卡多一般的漆黑。

    数量为一百三十人。而且还在逐渐增多。

    如果罗兰此刻还清醒的话,他就会意识到,之前所有玩家都弄不懂的,艾露卡多绝对不死、且被埃尔卡特的先民唤作“天灾”的依据究竟是什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