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四十一章 勇者之心
    黑夜深沉,如同整个天空都浸没在深海之中。

    时间已至正午,而太阳仍然没有升起。

    罗兰看到了——在那人类文明的中心之地、五座贯穿天空的高塔倾斜着,从云端坠落下来。

    如同五根支撑着天空的柱子坍塌下来一样,在天空的末端,绚烂的如虹一般的结界如同被击碎的琉璃墙壁一样,裂纹密布。

    闪耀着七彩的光芒、如同幻觉一样的大块的碎片不断从上面脱落下来,摔在地上,破碎成幻梦一般的光点。

    熊熊的火焰在视线的边缘升起,黑烟连同火墙将世界分割开来。

    罗兰看到星辰的光化作利剑,反复且迅速的击打在尖塔的外壁上。

    比世间任何烟火都要绚丽,都要震撼人心的光芒不断在倾塌着的白塔的外壁上闪烁着,一道道光晕扩散开来,短暂的照亮了黑暗如渊的天空。

    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的人们没有遭到任何的阻碍。他们的身上闪烁着神圣的灵光,脸上满是狂热而欢喜的笑容。

    他们高举着手中的利刃发出怒吼,如同将烧热的餐刀切入黄油一般轻松的劈开老人和孩童的头颅,脸上尽是无比欢喜而崇高的神情,如同自己正在拯救世界一般的使命感浮现在他们的脸上。

    ——因为神与他们同在。

    这些军士的身上满是圣火,模糊的虚影在他们的身后隐隐浮现。

    在神明的注视之下,巫师的巫术就像是小孩子的玩笑,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闪烁着火光的流星和缠绕着可怕寒气的冰针击在燃烧着圣焰的盔甲上。便如同一捧水泼入滔天的大火之中,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相反的。那制式的军用长剑一旦砍在巫师身上,悬浮着飘在巫师全身的防护巫术便被切开。可怕的伤口顿时便出现在了巫师的皮肉之上。

    赐福术、高等圣化武器、神圣护盾、活性躯体、破除防御——这些高阶的加持性神术就算没有祈祷也会自行出现在圣殿骑士们身上。因为感知属性的缺陷,这些神明的军士从未和自己侍奉的神明如此接近过。

    无须祷告,光是杀伐敌人就能得到神明的奖赏——意识到这一点的圣殿骑士们心情无比激动,声音都的几乎颤抖。

    这些绝妙的杀人兵器同时还免疫一切的毒素和诅咒,因此就连陷阱的种类都被限制了许多。

    是了——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的行进。一切防御都将被破除,一切攻击造成的伤势顷刻间便会化为乌有。

    就这样,以缓慢而坚定的速度推进着;高唱着赞美神明的诗句推进着。

    巫师们的苦战近乎没有任何成果。在第一波的巫术中被杀伤的圣殿骑士数量近千,但这种程度的损伤在一眼望不到边的敌人的海洋中,却连一个水漂都打不起来。

    那是十数万人的军团。

    在战争发起的前一夜。有八成的见习阶牧师和圣殿骑士提前被神明赐福,获得了正式阶的施术能力和参与圣战的许可。这些一夜之间受神明感召成为正式阶的神职者在整个军团中占据了三分之一还要多的份额。

    在攻坚战中,充当前锋的便是这些人。

    巫师们的反击造成的人员杀伤,有九成出自这些人。

    苏泽、缇坦、班萨还有法拉若中所有正式阶的的神职者都接受了神明的感召。其中甚至还有七八岁的孩子高唱着神明的赞歌,用纯洁的白帕为满脸是血的战士们擦拭脸上身上剑上的血——他们是唱诗班的小诗班员们。

    因为天生感知能力优越,他们在小小年纪便得到了正式阶的许可,少数几个甚至已经成为和黑铁阶的正式牧师。

    他们浑然不知自己要前往的是怎样残酷的地狱,就这样在父母鼓励与担忧的神色中随军出发,讨伐东方的异端。

    然而。在这必灭的战争中,却有那么一些人不断向众神的军团发起决死的冲锋。

    就算是他们的战果近乎可以被忽视,就算是他们冲到阵中之后甚至连一个人都无法杀死,但他们却还是不断从白塔内部冲出来。试图用自己的身躯能将大军进攻的步伐拖住哪怕一秒钟的时间。

    不断的复活,不断的战斗,不断的死去。

    也许他们的牺牲并非出自于义举。也不是全然的正义。甚至在这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还没有将自己代入到这个世界中去。一切动机都是为了自己——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由于他们的努力。将众神的军团攻入最内环的时间向后拖延了三十分钟。

    罗兰看着天幕倾斜,大地裂开,世界如同歪斜的桌子上的盘子一样一个个的下滑,在深渊中摔得粉碎。

    在全然的毁灭之中,没有任何人发现,原本应该被彻底剿灭的巫师们却有一个漏网之鱼。

    第五塔中唯一的巫师,在无生之拳们将内环的黑曜石门砸开的前一刻,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众神的围困之中。

    正是这三十分钟,便缔造了新白塔的奇迹。

    这群人的名字,叫做玩家。

    罗兰从高空之上看到人群之中,有着这样一个黑发的年轻人。

    他穿着诡刀巫师的特有的黑袍,被牧师们按在地上,他的头放在建筑的碎块上,露出脆弱的脖颈。一旁的圣殿骑士则高高举起手中的长剑,作势欲斩。

    但那个年轻人却没有丝毫死亡的恐惧。

    完成史诗级任务的开心笑容出现在了他的脸上,以自己的力量延续了白塔的传承的感动化作泪水从他的脸上划下,他大喊着“值了值了”然后欣然赴死。

    除了他之外,还有许多人在这一刻同时放弃了抵抗,欢呼着相互击掌,擦拭着对方脸上的血污,大声嘲笑着对方的失误和死亡次数,笑到声音都变得嘶哑。

    ——简直就像是英雄一样。

    罗兰看着,看着,突然潸然泪下。

    他紧紧地盯着那个尸首分离,却满面笑容的黑发年轻人,喉咙似乎被什么堵住了,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也有这样喜爱这个世界的时候吗……

    就这样站在隆隆而来的历史的车轮前,张开双臂,吐出一口带着血沫的唾沫,不断骂着脏话然后被碾死。

    这让罗兰有种感觉——自己以前他妈的居然是个英雄。

    “我……也有这样英雄的时刻吗?”

    罗兰扪心自问。

    在发现这个游戏的商机之前,以一个玩家的身份全身心的投入其中的时候。

    原来,自己在离开姐姐之后,也露出过这样开心的笑容的吗?

    “啊……当然。”

    一双温柔的手抚摸着罗兰的脸颊,从后面慢慢捂住了罗兰的眼睛。

    顿时,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之中。

    ——滴答。

    水声在罗兰耳边响起。

    他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周围异常的昏暗。

    “你醒了啊。”

    艾斯特的声音从身前传来。

    “……啊。做了一个不错的梦。”

    罗兰随口回应着,想要坐起,却发现自己被拷在了地上。

    坐在地上倚靠着身后巨大而沉重的木质十字架,双手向两侧平平张开,被黑铁的锁链捆缚在十字架的两侧。而罗兰的双脚也并在一起,脚踝被锁链一圈一圈的缠紧,锁链的另外一段拴在沉重的方形铅块上面。

    “……怎么回事?”

    罗兰顿时有些懵哔。(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