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四十二章 自愿的囚禁
    闭锁的空间。看起来至多不过有十平米,做仓库都嫌小。

    完全密封的空间不见天日,昏暗的烛光是这片空间唯一的光源。

    因为没有自然光,罗兰也无法知道自己在被基石化耗尽精力之后昏迷了多久。

    除了烛台上已经快要燃尽的蜡烛,还有四只刚刚被点燃没多久的蜡烛被恶趣味的一条线的摆开,就这样直接钉在了桌子上。

    光是看那蜡烛剩下的长度,罗兰就能知道这四支蜡烛是一起被点燃的。

    在长桌的对面,一共有四个人看着罗兰。

    专注的盯着自己身前摆了一排的蜡烛,右手的五指如同拨动琴弦一般在蜡烛上虚虚跃动的艾斯特,眼中满是歉意和担忧、紧紧盯着自己的艾露卡多,还有两个非常严肃的的坐在桌子的两头,穿着废物局特有的红袍的诡刀巫师。

    罗兰挑了挑眉。

    “呦呵,你们打牌呢?”

    “……哈,你这家伙倒是淡定。”

    “那是,我心态多好。我可是要成为教宗的男人。”

    “罗兰大人,别开这种玩笑——”

    “好好好,艾露卡多,我明白我明白。”

    虽然不太清楚自己陷入了怎样的困境,但罗兰表示自己并不是很方。

    看到这两个全身僵直,双眼半睁半闭,瞳孔无神且放大的红袍巫师,罗兰就清楚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那明显是艾斯特的“谎言”起源生效的特征。

    一旦通过豁免,就能随意篡改他人五感、甚至可以移植或抹消记忆的可怕能力。

    只有感知超过二十点,才能凭借第六感在艾斯特的谎言中发现异常。这也是罗兰一直对艾斯特保持警惕的原因。

    之前自己和艾露卡多打起来的时候动静这么大。艾斯特肯定就在不远处围观。

    但大约是处于某种恶趣味,艾斯特在第一个发现了脱力昏迷的罗兰之后并没有将他带走。而是先给艾露卡多带走,给她换上衣服。然后蹲在一边静静的——也许是乐呵呵的看着罗兰被迟到的废物局的科员当做战利品生擒,丢到刑讯室准备刑讯逼供。

    不,说是生擒并不准确。以这项活计的危险度来说,简直就和在酒吧捡尸没什么两样。

    但让罗兰感到欣慰的是,在这两个巫师刚刚把自己捆起来,还没来得及把自己弄醒的时候,艾斯特就带着清醒过来的艾露卡多过来把他们两个给控制住,丢到了一边。

    “不如说,就算你们没有赶过来。我也不会怕这两个蠢货。”

    罗兰大言不惭的说道。

    其实在他刚醒过来,看到那挂了一墙的沾血的刑具的时候,罗兰几乎就要笑出声来。

    只见各种型号的剥皮刀、各种型号的手术刀,带着倒钩的皮鞭还有样式狰狞的砍刀和斩首剑就这样沾着新鲜的血挂在墙上,上面的血还在不断的滴落。

    但罗兰稍微一闻就能闻出来了。这间屋子里根本没有常年拷问的阴森感,也没有那种如同蜡膏一般浸在木质结构里的厚重血腥味。

    没有拷问过人,但上面却还满是鲜血——这不是刚造出来的还能是怎样?

    退一步讲,正常情况下,这种比市面上的刑具贵出三倍的精致刑具哪有就这样用完了之后也不擦就挂上的?

    而且。像是这种类型的刑具面对老手的时候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威胁力。

    罗兰之前说的话不是吹牛,他是认真的。

    碎颌器呢?断指器呢?钢针呢?钳子呢?

    挂个鞭子的话,起码把特化感知的药剂和酒一起摆出来啊。

    而且砍刀和斩首剑……在审讯这门学问上,什么时候用得着这种大家伙了?

    就算是处以死刑。在以刑讯出名的班萨,也早就用上了新兴的有趣玩意。

    他们会在日常的剖腹撒盐和蹂躏之后,将双环的锁链挂在内脏上。然后绑在犯人的脚镣上,高呼着把脚镣当做保龄球一样滚出去。

    犯人如果不能及时的跟上自己的脚镣。内脏就会被扯出体外;而就算跟上了脚镣,在链接自己内脏的铁链的翻滚之下。也会品尝到无以言喻的巨大痛苦。

    这种残酷的折磨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班萨的女王喜欢观看死刑是出了名的。在罗兰见过了那种程度的刑罚之后,区区剥皮已经不当做什么了。

    反正罗兰能够瞬间治愈自己的伤势,更可以随时将痛觉关闭。他们很可能在罗兰身上气喘吁吁忙了半天,然后罗兰一点感觉没有不说,一句祷言就能把自己的伤势全部复原。

    在没有痛苦和死亡的情况下,绝大多数的刑罚对罗兰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不提那些,艾斯特……先告诉我,现在计划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随时可以结束。而且你已经闹出了很大的动静,我建议尽快收网。”

    见罗兰开始聊正事,艾斯特也推了一下眼睛,表情变得严肃了很多:“但是,如果提前一周结束的话,最多也只能得到原计划的三成收益。”

    “已经很多了啊。我自己的计算成果是一成半来着。”

    “那是立刻卷款逃走的收益,”一旦聊到了专业领域的话题,艾斯特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许多,“我们完全可以拖上一段时间,只进不出——这又能挣上不少。”

    “但这样风险会提高很多。”

    “无所谓……反正你的目的不就是被发现吗。”

    艾斯特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但这笑容在罗兰眼中几乎变成了赤.裸.裸的嘲讽。

    不过思索了片刻,罗兰还是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就按你说的办吧。”

    “放心,看在艾露卡多的份上,我也会全心全力的为你办事的。”

    “哈。你不用提醒我。”

    罗兰脸上扯出一个嘲讽的神色:“我明白你的意思。大家都是聪明人,点到即止就可以了……撕破脸皮多难看。”

    “说得有理。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聪明的罗兰冕下,你打算什么时候从这里出去?”

    艾斯特好以整暇的站了起来,俯视着被锁在十字架上的罗兰,露出了宽和的笑容。

    但出于他预料的,罗兰却是摇了摇头。

    “——我暂时不打算从这里出去。”

    “哦?”

    “避开众神的耳目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白塔倾塌比预计中提前了许多。在动荡开始的时候,区区一个骗钱的骗子,并不值得人们大张旗鼓的公开处以极刑。”

    罗兰沉声说道:“奥兰多得有一个新的罪名用来承载人们的憎恨。我觉得将白塔的四分之一的实验室化为灰烬这个罪名就不错。或者你觉得从内部打开白塔的结界这个罪名听起来更威风一些?”

    “……你倒是真会玩。”

    “彼此彼此。”

    罗兰仰起头,倚在身后的十字架上,仰视着艾斯特,眼神深邃。

    “记得,艾斯特——在把钱转移之后,立刻到这里来和我交换‘奥兰多’的身份。我得去处理一些事。”

    “你现在怎么不去?”

    “呵……我可没信心一直避开废物局的监视行事。但如果是艾斯特你的话就没问题吧?所以,现在你先带着艾露卡多和那两个蠢货离开这里,顺便换个机灵点的家伙到这里来照顾我……我是指那种死了也没人怀疑的那种人——你懂我的意思的。”

    “啊,当然。”

    艾斯特定定的看了罗兰一眼,挑了挑眉,挥手将所有的蜡烛全部击灭。随后他便带着一言不发的艾露卡多和那两个神情呆滞的巫师打开密封的大门走了出去。

    在蜡烛熄灭前的一瞬间,罗兰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他似乎看到,在烛火隐没的一瞬间……那个烛台在墙上拖出的形状似乎有些不对劲。(未完待续。)

    ps:以后大家过了零点就不用等了……那代表点娘又崩了而咱的全勤又没了qaq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