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四十七章 疫病
    “医士!医士!请停一下”

    加勒斯立刻大声呼喊着,拦到了车队的前方。

    看到了他抱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子突然从路边冲过来,车夫就已经在努力将马车停下来了。

    但是,还是太近了。

    当车夫看到从路边杀出来的加勒斯的时候,他距离加勒斯已经不足五米。就算本来车队的速度都不快,但现在想要停止也已经是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加勒斯条件反射一般的从莉娜的身后将左手抽出,向前虚虚一按。

    顿时,一个透明的红色框图浮现在了他的手指前。

    并不像安若思那样还要自己一条一条的写,红色的框图里面本身就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公式。

    加勒斯手指在空中几乎舞出的残影。只是一瞬间,他就将框图中的公式抹掉了五分之四。剩下的部分自然成立,透明的红色框图顿时扩大了一圈,颜色也变成了清澈的晶蓝色。

    瞬间,四条小指粗细的半透明的金色锁链在空中浮现出来,以极快的速度相互交缠着,交织成了纤薄的网状墙壁。

    随后,加勒斯立刻将那堵墙发射了出去。也许是一开始是释放巫术的时候过于急迫,那面锁链交缠的透明墙壁飞出去的时候稍微有些偏,却也至少擦到了最靠前的那辆马车。

    在马匹刚刚碰到那面墙的时候,却如同撞到了一片虚影,没有发生任何事。

    那纤薄的墙壁没有崩毁、甚至都没有弯曲。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但就在那一刻,极力停止却依旧向前踱步的白马却猛然停止了下来。

    这是迟缓之墙。结界系的四环巫术。

    其效果并非是禁锢或是凝滞,而是将动能衰减。

    虽然也有加勒斯现在用的这种正常的用法——比如说阻止骑兵冲锋、或是拦截飞行道具之类的,但是这个巫术都不用玩家的开(脑)发(洞)。就已经有很多的用法了。

    比方说一个人从高空跳下来,只要高度不是非常高,就能用迟缓之墙在落地以前消除自己的速度将自己的下坠速度清零;亦或是一个人被击飞的时候,用迟缓之墙就能将让他停止飞行,而是在空中停滞半秒多的时间。

    基本上可以说,所有的黄金阶结界巫师都会对这个巫术了如指掌。这个巫术在结界巫师中的地位。基本上就和闪现术在战斗巫师中的地位一样。

    但即使平时用的如此之多,而且它仅仅是一个黑铁阶巫师都能释放的四环巫术,但因为是强行瞬发的原因,它依旧对加勒斯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加勒斯的左手指节发出了噼啪的声音。他的小拇指不自然的弯曲着。

    他的面色已经发白,冷汗从他的额头上滴下,但他的身体却没有丝毫颤抖。

    “我知道这样很失礼……但看在神的份上,拜托了!医士大人!请您救救这孩子!”

    加勒斯非常恭敬却又非常急促的低声连连哀求。

    这种温度已经超过了人类能承受的极限了。加勒斯看到小莉娜雪白的皮肤已经变的绯红,茶色的发丝也失去了光泽。她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但是呼吸却越发急促。

    过了五六秒。一个苍老的叹息声从里面传来。

    “进来吧。”

    如同得到了宽恕的罪民一般,加勒斯惊喜的直起身子,但就在这时,他放在莉娜身后的折断的左手却不小心碰到了莉娜的背,加勒斯的脸色再次发白,嘴唇不由得紧咬。

    但他却来不及担忧自己的痛苦。稍微后退一步,用力一跨就跃上了马车。

    等他掀开代表治愈的白色帘子进去,却稍微愣了一下。

    里面坐着的并不是那些穿着不吉利的黑色风衣的医生。而是一个穿着白袍的老年神父。

    他已经老到了让人怀疑会不会直接摔死的程度。他满是皱褶的皮肤已经向内塌陷,眼眶附近深邃的黑暗几乎让人找不到他的眼睛在哪。

    而在并不是很宽敞的马车内部。除了这个老神父之外,还有两个身穿破旧布袍的男人气息微弱、如同昏迷一般的躺在一边。

    虽然感到了一些好奇,但加勒斯此刻根本没有心情去管他们。

    他只是极为谦卑的将莉娜递给了那个神父。

    ……反正,对于治疗这方面的问题来讲,无论是神父还是医生大约都差不了多少。

    这一刻,他已经下意识的忘记了自己的巫师身份。但好在。就算马车被他的巫术逼停,但那个慈祥的老者似乎并没有动怒。

    他只是皱着眉头,示意加勒斯将莉娜平躺着放在马车中间的桌子上。老人拿出手轻轻放在了莉娜的心脏上方。

    随后,浅绿色的光晕在老人满是沟壑的右手上一闪而逝。他眼中便是多了几分了然。

    而另外一边的加勒斯此刻如同一个大写的懵哔。

    他就连这是哪个神祇的灵光都不清楚……但反正,不是泰尔或是希维尔的。

    好像孤山长者的灵光也是绿色的来着……

    “是瘟疫。她怎么会得上瘟疫?”

    老人回过头来。用堪称严厉的言辞缓声对加勒斯斥道。

    “……抱歉。我也不知道……”

    “你这个家长是怎么当的……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老人皱着眉头再次看了一眼加勒斯,似乎看出他是的确不知道,于是便放过了他。

    不知不觉间,加勒斯已经是一身冷汗。

    一部分是因为左手疼的,另外一部分似乎也有老人的威势的原因。

    “我先说好,神术只能消去伤痛。但是疫病是神明用来惩罚人的,是无法被神术治愈的。”

    老人轻轻将左手伸入口袋,握住了什么东西。于此同时,他的右手上幽绿色的火焰熊熊燃起。

    在加勒斯紧张的目光中,老人将熊熊燃烧着却没有丝毫热度放出的右手在小女孩的身上一下一下的点着,嘴里轻声念着什么。

    也没有很强的圣力波动出现,甚至连灵光都没有,加勒斯就看到了莉娜身上的绯红渐渐消去,她的表情也渐渐舒缓下来,呼吸也变得平缓。

    加勒斯这时才放松下来。他顿时发现自己骨折的左手之前因紧张而握紧,此刻正散发着剧痛。

    “忍着点。”

    老人突然把手放到了他的左手上。看似轻柔却极为有力的按了几下,随后一股暖流便从左手涌来,加勒斯的伤势顿时便得到了愈合。

    “好了,送她去你们这里的治疗机构吧……”

    “……谢谢,真的是十分谢谢……但是,您刚刚说,瘟疫?”

    加勒斯放松下来之后,才意识到周围的环境:“我能问一下,您所在的医院是什么吗……还有这两个……”

    “瘟疫我不清楚。我是圣葛拉曼医院的。这两个人是我照顾的病人。怎么样,可以了吗?”

    老人眉头依然没有舒展开。他的语气平淡,但加勒斯却似乎从中听到了几分厌恶。

    于是,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再次鞠躬道谢之后就抱起莉娜向医疗部赶去。

    他离开了好一会,老人才露出了一个堪称冰冷的笑容。

    “你们两个,干的不错。”

    苍老的声音从狭窄的马车里回荡着。

    那两个之前还仿佛昏迷的衣衫褴褛的人顿时翻身坐起,在胸口划了一个倒三角,恭敬的祷告:“荷马主教过誉了。”

    “愿一切生灵敬畏柯蓝沃,如同敬畏必至的死亡。”

    “嗯。愿一切生灵敬畏柯蓝沃。”

    老人淡淡的应和着,半阖的眼中幽绿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赞美衰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