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五十五章 脑热症
    “将一剂量的加纳里沸腾剂稀释到3.5%浓度,定义为f3。”

    “将f3密封,与m1一同搁置到q2冷气结界中,温度设置为零度,降温速度为62珐。”

    “展开新结界。定义结界名为q3,使温度与q2同步。同步完成之后,q3开始抽气。”

    萨德站在房间正中间的操作台上,一边维持着用【拟造幻肢】制造出来的八只半透明的机械臂,一边以极快的语速不断对虚拟的机械臂进行操控。

    她的身边是层层叠叠的展开的十数个金属平面。其中有七个金属平面上有一个半球形的结界隆起,还有两个结界上摆满了零零碎碎的东西。

    而在萨德的背后,如同蜘蛛腿一般的八条半透明的机械臂不断舞动着,以精准而迅捷的动作在她身边的十数个试验台上从不停歇的的工作着。

    在八条机械臂中,有两条浅紫色的机械臂比其他六条要稍微粗一些。其中一个上面挂着一个吸尘器头一样的扫描仪,而另外一个的尖端则是一个圆形的小型吸盘——那是专门用来展开小型结界用的稳定器。

    如果萨德通过这个小吸盘使用结界巫术,那么她的结界体型会被削弱很多很多,但其中的数值却可以精准的控制。

    这个稳定器此刻正悬浮在一个空盘子上。不到三秒的时间,一个浅蓝色的小型结界便从盘子上凝聚起来。

    除此之外,还有六条机械臂要稍微纤细一些,颜色也更加不起眼的幽蓝色。在它们的尖端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机械工具。有镊子、吸管和夹子。也有锋利的刀刃是十六槽的试管架。

    萨德一脸肃穆的站在所有圆盘的正中间,眼中闪耀着【全景视野】的乳白色光芒。

    “q3停止抽气。将冷却完毕的f3和m1混合。生成的气体导入q3。”

    “展开三个新结界,暂不定义。k2至k4结界进行销毁。q1结界逐渐提高温度。速度为9珐。”

    “对q3中的气体和m1进行一轮扫描。强度为……咳、咳咳……为三挡和一档。记录……咳咳、咳咳咳咳咳……扫描结果……咳咳咳……”

    突然感觉喉咙很痒,萨德忍不住的咳嗽起来。因为这一轮的实验接近尾声,萨德强忍着喉咙猛然泛起的剧烈的干痒,硬生生的将最后的指令下了出来。

    而那之后,她终于忍不住,不停的咳嗦着。

    近乎持续了一分钟的连续不断的咳嗽几乎让她窒息,她的喉咙也充血而肿痛。似乎是因为缺氧,萨德的头也有点晕。

    瞬间,萨德的脸色就变了。

    她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体应该是怎样的。在察觉到异状的同时。她立刻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不对劲。

    她毫不犹豫的,将右手按在了自己的心脏处,第三次使用了【侦测灵魂活力】。

    哪怕是对这个巫术的原理近乎了如指掌的萨德,连着使用了三次这种复杂的巫术也几乎要将她体内的魔力掏干净。无论如何,她也不可能使用第四次的【侦测灵魂活力】了。

    之所以她认准了这个巫术,是因为在侦测健康情况这件事上,唯有这个巫术能给出多种的答案。

    如果用了侦测疫病,就会忽略诅咒的情况;如果使用了侦测诅咒。又会将毒素略过。

    而连着使用侦测疫病、侦测诅咒、侦测毒素、侦测伤势和侦测生命活力……那还不如干脆用一次侦测灵魂活力来的痛快。

    在侦测灵魂活力的湛蓝色光晕之下,只要身体并非出于健康状态就会发出各种各样的光芒。比如说,如果病人感染了瘟疫就会发出绿色的光,如果感染了诅咒的话则会发黑光。光的强度越强就说明情况越严重。

    而之前小莉娜散发出了微微的湛蓝色光芒和近乎看不到的白色微光——这就说明她睡眠不足,同时身体比较虚弱。虚弱的程度大概就像是两顿饭没吃的程度而已。

    巫术在一秒后开始生效,萨德的脸色顿时剧变——

    她的额头、喉咙、胸口同时散发出了极强烈的暗绿色光芒。完全将她右手的湛蓝色光芒遮蔽。同时,萨德整个人都散发着稍浅一些的白色的光晕。

    这个反应唯有一个答案——瘟疫。

    而且还是以呼吸的方式传染的瘟疫。

    “灾红热还是窒息症……不。不对。症状不对。”

    越来越强烈的无力感从萨德的胸口急速蔓延,将她的四肢缠绕。

    萨德一边猜测着自己所中的瘟疫究竟是什么。一边用尽最后的精力操控着背后的机械臂按下了自己身后的警铃。

    顿时,刺耳的警报就在整个医疗部中响彻。

    萨德闭着眼睛,极力感受自己的症状,以便一会行动不便的话告诉学生该取用哪只医疗剂。

    该死的……莉娜身上明明没有瘟疫啊。

    不,等等……难道瘟疫并非是在莉娜身上,而是在加勒斯身上?是了,自己的确也接触过加勒斯……但那个蠢货为什么要说谎呢?

    按下警铃之后还不到五六秒钟,萨德就开始感觉到脑部开始传来一阵阵的眩晕,而呼吸也开始变得灼热。

    她的动作顿时停顿了一下。惊慌和暴怒同时在她开始布满血丝的眼底涌起。

    ……是脑热症。不管的话,在三天内就能将大脑加热到沸腾,然后砰的一声炸开,沸腾的脑浆会将周围的人烫伤,瘟疫再从被烫伤的伤口进入其他人的体内。

    虽然也可以通过飞沫传播,但如果被脑浆烫到的话,会直接进入脑热症的中期——就是向萨德现在这样,四肢变得无力,语言系统变得混乱。

    无法写字也看不懂别人写的字,说话的话也有可能会开始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继续发展下去的话,脑袋就会开始发热,在短时间内死亡。

    可脑热症不是腐朽与疾病之神独有的疫病吗?为什么祂的施疫者会在白塔出现?

    这样的话,萨德就明白莉娜那边是什么情况了……应该是有施疫者对莉娜用了【疾病转移】这个神术,将她身上的疾病转移到了加勒斯身上。

    但是,加勒斯是傻哔吗?为什么会让一个牧师先后触摸莉娜和自己而不反抗?

    要知道……疾病转移这个神术,哪怕是柯蓝沃的教宗也是无法各种施展的。

    而且……将脑热症培养到能够感染黄金阶的大巫师,他们到底养了多久?

    难不成有枢机主教亲自来了吗?

    奥姆在上,废物局的那群废物是集体去吃屎了吗?他们是梦游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一个枢机主教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白塔内部?

    但还来不及萨德发火,她的脑袋便开始发热。

    萨德的思绪在数秒内便开始变得混乱,她的胃开始抽搐,眼球也被加热到干涩肿痛、不得不闭上的程度。

    就在这时,终于有人推开了她的实验室。

    “萨德阁下!”

    “老师!你怎么了!?”

    ……是,脑热症……

    萨德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想要说出自己所患的疾病,让学生去地下室的冰库里取治疗闹热症的药剂。

    但是,这时萨德却发现,自己明明喉咙还能说话,却张着嘴,死活说不出一个字。

    萨德这时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一件多愚蠢的事。

    不该叫他们上来的……这样死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之前她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脑热症至少是个区主教级别的施疫者发放的。这发病速度比正常的脑热症何时快了十倍?

    等到这些孩子发现自己中的是脑热症之后,哪怕就是取了药回来,自己也肯定是活不下去了……而且,这群孩子和她接触过之后,恐怕也会被传染。

    现在萨德唯一能期盼的,便是自己爆头的时候,学生们能尽量离她远一点、再远一点。最好是能发现她得到是脑热症,却不会被她的脑浆溅到的程度。

    只有这种可能,能让其中的几个活下去。

    所以,离开我……

    离开我……

    她蠕动着干枯的嘴唇,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巨大的噪声在萨德的耳边轰鸣,她的视野陷入完全的昏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