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五十八章 我想和你玩个游戏
    昔拉看到了罗兰向他招手,露出了有些苦恼的神色。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拒绝罗兰的要求。

    “打扰了。”

    昔拉一边轻声致歉,一边走到了罗兰旁边。在罗兰的眼神示意下做到了他的对面。

    棕色的宽大长衫与紧身的黑色皮衣,铂金色的卷发和漆黑的长发,还有那银灰与湖蓝色的瞳孔。两个人以相同的姿势坐在座位上,如同某种怪异的镜像一般,呈现出了奇异的对称性。

    莫名的,莉莉觉得这两个人有着某种无法言喻的相似性。

    “昔拉先生!好久不见呐!”

    歪着脑袋略微思考了一下,莉莉雀跃着从罗兰身边蹦起,利落的从袖口里掏出一个小本子:“今天要来点什么呢?”

    “和昨天一样吧,”昔拉闻言转过头去,冲着莉莉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麻烦了,莉莉小姐。”

    “麻烦什么呐,给客人准备食物可是我们的责任呐。”

    莉莉一边随口答道,一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起来……黛娜今天下午就走了。你要是中午来的话就能见到她来着。”

    闻言,昔拉露出了苦笑:“你们既然都告诉我这里要晚上来了,我自然会顺从这里的规矩啊。”

    “哎?是这样的吗……你先和罗兰先生聊聊吧,我去后面帮一下忙。”

    大约是看出来一直沉默的罗兰可能是有什么话想单独对昔拉说,莉莉就善解人意的带着菜单蹦蹦跳跳的走向了后厨。

    “……罗兰?”

    听到罗兰的名字,昔拉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就是你想的那个罗兰,昔拉……阁下。”

    昔拉听到一个清冷却低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于是便皱着眉头转过头来。

    随后他便发现那个黑发的俊秀青年伸出右手在胸口快速的划了一个三角,轻轻搭在了自己的胸口。

    那个瞬间。昔拉就知道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但昔拉并没有因此而慌张。他只是下意识了轻轻摸了一下戴在左手的戒指,皱着眉头正要说什么话。

    但这时,罗兰却轻声念道:“我看到光照在你身上。”

    这是比较隐晦的对泰尔的牧师的祝福。毕竟周围的巫师们都在盯着罗兰他们,罗兰和昔拉胆子再大也不敢直接说“啊,愿神祝福你”之类的什么话。

    可罗兰此刻的这句话同样意味着“我不信仰泰尔”这件事。这对于牧师来说,同样也是一种不甚友好的表达方式。

    “……是的。我希望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罗兰……嗯,先生。”

    昔拉沉默了三秒,最后还是决定暂且以善意的方式进行回应。

    可两个人之间的交流也只是这种程度而已。之后,两个人便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罗兰知道,只要自己能表明自己的身份,就一定不会发生战斗。因为哪怕是在泰尔的所有主教中统计,昔拉也必然是性格最温和的一个。可以说,昔拉这个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和平主义者。

    不如说。正是因为他爱好和平,心态平和,朱庇特四世才会将代表兵权的杀伐之戒给他。毕竟在白塔一战之后,再没有谁比他更适合安抚损失过半的圣殿骑士团的了。

    也正因如此,罗兰才会感到奇怪——为什么朱庇特会派他来?为什么他现在就戴上了杀伐之戒?

    ……难道他们已经知道艾露卡多解开封印了吗?

    毕竟在当前这个时代,没有觉醒起源的人中,能正面拉住艾露卡多的,大约也就只有昔拉一个人了。

    昔拉今年不过三十岁。便已经踏入了黄金阶,同时接触到了自己的第一个要素基石。觉醒起源也只是时间问题。这种程度的才能不是天才可以解释的。罗兰知道,昔拉其实是泰尔的神使转世降生的。

    众神千年来能觉醒起源的灵魂的搜刮不是没有道理的。

    为了防止教派从内部被瓦解,枢机主教只会从神明信赖的灵魂中选取——这个信赖的标准,指的就是起码你要为神明死过一次才行。只有神明们接触到了他们死后的灵魂,确定了他们并不是邪教徒和巫师,才能让他们成为枢机主教。

    在一些比较极端的教派中。甚至他们的教宗翻来覆去都是那两三个人。

    在众神的统治结束以前,这个秘密只有教宗们能够得知一部分。

    这就是为什么只有牧师渗透其他人,却没有人能够渗透入神明的教派中的原因。毕竟整个统治层都在神明眼皮子底下,谁出了什么事神明可以立刻通知教宗,或者直接自己处决他们。

    用这种方法的话。只要每隔几年将几个优秀信徒的灵魂投放下去几个,就可以保证在自己的教派中人才永远不会断档。

    其中最优秀的那些灵魂甚至在出生之时就会受到神明的关注。在他们还是婴儿的时候,就会被教派中的圣殿骑士们找到,然后或明或暗的保护并监视起来,在合适的时机引导他们走向信仰之路。

    只要他们再次达到白银阶,哪怕他们死掉也能回到神明的国度中。

    按着既定的历史去发展的话,昔拉只要再过两年就能进入黄金阶的巅峰,并且觉醒第二个基石要素。

    在泰尔的神使中,拥有“坚定的”和“洁净的”两种描述的起源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千年以前唯一能防御全盛时期的艾露卡多攻势的圣棺骑士阿古斯。他的起源是“不退”。

    在日后昔拉进本之后,他的掉落列表中最值钱也是最稀有的两个东西就是“坚定的”这个起源要素,以及防御架势.不退之盾。

    几乎所有比较好用的防御向起源的配方都有“坚定的”这个描述……而相比较等阶达到真理圣殿的“钢骨”索兰沃斯,明显是昔拉比较容易单刷。

    因此一直到罗兰穿越前,昔拉都还属于一个每周被推的苦逼波ss。

    所以在罗兰看到昔拉之后,竟然从心中泛起了一丝亲切感。

    和马可和法琳娜这两个波ss相比,罗兰果然还是和昔拉见面次数比较多一点。

    “……我想和你玩个游戏。”

    沉思了大约十几秒,罗兰突然开口提议:“一人一个问题。”

    昔拉愣了一瞬间,随后便反应了过来。

    “好。”

    他点点头,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正巧。昔拉发过真实誓约,因此一生无法说谎,同时也得到了能识破对方谎言的超自然能力。

    因此如果两方都无法撒谎的话,对于昔拉是一种优势。

    毕竟以他的性格,他本来就不屑于撒谎,也不善于撒谎。

    不过和往常不一样。这个问答游戏的难度其实是在另外的地方。

    因为两个人的身边就是巫师,而且他们正很好奇的望过来,打量着罗兰和昔拉之间温和却冷淡的对话。

    如果不想惹事的话,两个人必须要用只有对方能听得懂的话进行询问,给出答案也是一样。

    “你是从克洛德那里得知我的名字的吗。”

    罗兰毫不客气的抢先问道。

    略微犹豫一下,然后昔拉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吧。”

    “那么,罗兰先生……你对南风之环那类人的又怎样的看法?”

    “不共戴天,”罗兰毫不犹豫的答道,然后立刻发问,“你们过来还要几天?”

    顿时,昔拉就陷入了沉默。

    不是邪教徒,这就说明罗兰是个德鲁伊。

    但是……罗兰的第二个问题,昔拉不敢回答。

    罗兰问的是他们的总攻时间。

    下意识的,他的双手微微握紧,上半身不由自主的向前倾斜,整个人做的更端正了。

    仿佛是要和他拉开距离一样,罗兰的身体却向后靠,几乎陷在了柔软的座椅中。

    这个问题太过机密。只要他不傻,就肯定没法告诉罗兰总攻时间。

    因此,昔拉犹豫着,要不要直接终止这个游戏。亦或是想想有没有什么可以钻漏洞糊弄过去的实话……

    “我换一个问题吧。”

    罗兰突然开口,昔拉简直是如释重负。

    但他且不知道,他“不回答”这件事本身就给罗兰带来了许多信息——(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