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六十一章 战争的旋律(中)
    罗兰沉默着,跟着昔拉走出了火热的卡莉斯塔。

    天顶的结界已然开始破碎。那些如同电路板一般密密麻麻的挂在大结界上的符文已经熄灭了大半,残留的部分在空中组成了荒谬的图案。

    不断有匆匆跑过的巫师从罗兰身边擦肩而过。而以缓慢,或者说悠闲的步伐走在路上的罗兰和昔拉因此便成为了最大的异类。

    但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在意他们了。

    当其他巫师跑到罗兰和昔拉身边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避开。罗兰和昔拉这两个人就像是在湍急的河流中的两块顽石一般,将身边的水流从身边分开。

    “罗兰……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不等罗兰回应,走在前面的昔拉便继续开口,自顾自的说道:“你知道你留在这里要冒多大的险吗?”

    罗兰的步伐突然停住。

    “如果你叫我出来是要说这个的话,我们就不用继续聊了。”

    无比轻柔的语气,伴随着堪称无情的话语从昔拉的身后传来。

    昔拉苦笑着转过头来,湖蓝色的清澈眼神仿佛被什么东西揉皱:“……你到底在坚持什么呢?”

    “你在坚持什么,我就在坚持什么。”

    “这不一样。”

    “一样。”

    罗兰毫不犹豫的回复道。

    他的右手已然搭在了腰间的短剑上,眼神渐渐冰冷下来。

    尽管现在不能用神术,罗兰也绝非没有战斗力。

    虽然杀死昔拉不太可能。但如果只是逃走的话,罗兰自信绝对没有问题。

    但是。昔拉却好像没有看到罗兰的敌意一般,苦笑着抬起自己那比常人大上一圈的双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拿任何武器。

    大约酝酿了五六秒,然后站在人潮里的昔拉轻声向罗兰说道:“我也不想让这座城市被毁灭。”

    “……哈。”

    昔拉的第一句话就让罗兰笑出了声。

    众神毁灭白塔这件事已成定局,而现在,一位枢机主教,居然站在罗兰跟前说,自己不想让这座城市毁灭?

    好吧,也许你没有说谎。但那又有什么用呢?

    “无用的伪善。”

    罗兰干脆利落的对昔拉的话进行反驳:“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又如何?你难道还能说服你的教宗吗?还是说你能说服泰尔?亦或是反叛到白塔这边来反过来对抗神明的大军,然后一起被数十万人踏成碎片?”

    罗兰没有压低丝毫自己的声音。他就这样以正常的音量站在人群之中。毫不留情的怒斥昔拉的伪善:“不,你什么也改变不了。”

    “就算你嘴上说着不想不想,但你也不得不去做——被人逼着屠城和以自己的意志去屠城,对于死在你手下的人来说没有任何区别。”

    “……也许吧。”

    昔拉对罗兰的指责没有丝毫回应。他的脸上依旧挂着苦笑,但他的眼神却清澈:“但是,介入这场毁灭性的战争之中,我不后悔。”

    “……有点意思。”

    罗兰挑了挑眉,露出了一个近乎嘲讽的笑容。

    昔拉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结界。

    他轻声问道:“罗兰。你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直接或间接的死于巫师之手吗?”

    “哦?”

    “十万人。每年大约都有十万人,因为巫师的原因而死去。”

    昔拉低下头去,看着罗兰。但罗兰却感觉他的目光的焦点并没有在自己的身上,而是看着更远的地方。

    “人与人之间总是存在争端。而我们牧师。就是为了聆听人们的心声、疏导他们的心灵而存在的。但是人的忍耐总是有极限的……而我们并不能保证,在每一个人需要我们的时候,都能准时的出现在他们的身边。”

    说到这里。昔拉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因此,他稍微停顿一下。然后接着说道:“于是,怨气无法化解的人们。便决心用各种巫师需要的东西,向巫师呈递委托。”

    “然后,巫术就化为了杀人的利器。”

    昔拉的眼中闪烁着某种跃动着的光芒。

    “很多人罪不至死,却在受害者的怒火中被巫术杀死,成为新的受害者。”

    “我见过一个被失主抓到的小偷。他身为初犯,哪怕被抓到了,按理说也只需要切掉一根手指就行。但因为失主是一个正要去向女孩求婚的年轻贵族,而那个可怜的小偷偷走的正好就是他的求婚戒指……于是在那个年轻贵族被女孩婉拒之后,怒发冲冠的他就将一切的责任甩在了那个小偷身上,请诡刀巫师抓住了那个小偷,并将其当众切成了十三块。”

    昔拉的眼神变得悲伤:“而那时,那个小偷的妹妹就在行刑现场。她原本在家里等着哥哥买黑面包回家,却等到了哥哥将要被处刑的消息。”

    “我记得那个孩子当时跪在地上,不停的哭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按规矩只要被切掉手指的罪行,却不给他任何的悔改机会。”

    听到这里,罗兰的神色渐渐变得缓和。

    罗兰随口接道:“是权力。报复和审判的权力。”

    “——没错。就是权力,”昔拉的语气渐渐变得冲动,“审判的权利必须掌握在第三方手中。当人们可以凭借各种代价互相报复的时候,这个世界便与蛮荒无异。必须要有冷静的一个审判者,以客观公正的角度行使这份神圣的权力。”

    “巫师的目的是巫术的研究,而巫师研究巫术需要大量的钱,同时他们又不能凭空变出钱来。于是他们只能各种手段从外界挣钱。”

    昔拉做了一个深呼吸,稍微平静下来之后。便低下头去,看着地面缓缓说道:“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巫师不如炼金术师。巫师们的发明想要使用的话,首先使用者必须是个巫师。既然发明卖不出去。巫师们只要将自己卖出去。只要有钱,巫师就是世界上最好的武器。巫术对于没有掌握神秘力量的普通人来说,实在是过于危险。那些没有接触过巫师的人,那些对巫师一点都不了解的人,根本就没有与巫师抗衡的能力。”

    “巫师们为了钱杀人。雇佣他们杀人的那些家伙的目的,可能是为了打倒某个势力或是维护某个势力,或是为了侵略、为了反侵略、为了家乡、为了亲人、为了女人、为了果腹……而对于巫师来说没有任何差别,他们都是为了钱而杀人。拿到钱,为了某种目的而使用巫术。他们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杀害的是和自己一样的活生生的人。”

    “而为了不被巫师杀害,他们对面的人往往也必须雇佣巫师来对抗巫师。这样对于白塔来说,他们挣得就是双倍的钱。”

    “在小巫师们还是学徒的时候,他们就学习了各种各样的杀人技巧……诡刀巫师的暗杀、战斗巫师的空中轰炸、亦或是诅咒巫师的咒杀……他们真的是为了钻研法则吗?既然决定当学者了。为什么要先学习如何杀人呢?”

    昔拉顿了顿,在匆匆行过的巫师中,以淡然的声音下了定语:“和为了让人们变得幸福而接受委托的雇佣兵不同。为了钱而接受委托的巫师从一开始的目的就错了,哪怕他们行的是善事也是一样的,错误的目的必然带来错误的结果。”

    “所以,你的目的就是为了剿灭这样错误的巫师吗?”

    罗兰以近乎冰冷的语气反问道。

    “……我一开始是这样想的。”

    然而。昔拉却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之前的话。

    他抬起头来,看向罗兰。

    而罗兰这时愣了一下。

    因为他从昔拉那湖蓝色的双眼中,看到了显而易见的迷茫和犹豫——

    “这座城市里。有许许多多的无辜的人。”

    昔拉犹豫了许久,最终以近乎痛苦的口吻承认道:“他们和我一开始想象的不同。这里并不是一个机械的、冰冷的、充满了可怕而扭曲的禁忌知识的异端聚集地……这里的大多数人也不过是想要好好过日子的普通人。”

    “在这两天里,我用自己的眼睛、而非是耳朵重新认识了眺望白塔。”

    “在刚刚的酒馆里。当侍应生的女孩子们对哪怕是第一次进酒馆的人也没有丝毫嘲笑。她们就像是普通的女学生一样,完全不带任何心机的和客人聊天。把客人当朋友,而不仅仅是客人。”

    “在街角的那家旅店。哪怕我没有点餐,但在老板知道我是外地人之后,却亲自给我送来了一份免费的肉汤。我明明跟他说了我不喜欢吃肉,但他说着这是什么他家的特色菜什么的,来了白塔一定得吃一次什么的,蹭在我身边硬生生的陪着我吃完了晚餐才满意的离去。”

    “没错。我讨厌巫师。但我对酒馆里的巫师学徒们,还有旅店的老板却讨厌不起来。他们只是想开开心心的过日子,既没有妨害谁,也没有要去伤害谁。他们就和生活在其他的城市里的普通人一样,只是出生错了地方……可如今,这种可笑的原因却要让他们死在这里……”

    昔拉一边以做梦般的声音呻.吟道,一边有些痛苦的伸手用力抓住了自己的头发。

    罗兰却露出了一个怜悯的笑容。

    就在这时,罗兰终于明白,昔拉这个人不存在任何的威胁。

    他不过是一个还做着正义使者的梦的孩子而已。

    罗兰大约沉思了三四秒,突然露出了一个极温柔的笑容。

    他走上前去,抬出左手,竖起五根手指轻轻撑在了他的胸口上,踮起脚尖,将自己下巴搭在了昔拉的肩膀上。

    顿时,漆黑的长发便带着一丝自然的馨香轻轻的扑在了昔拉的脸上,让昔拉顿时怔了一下。

    “昔拉,你想要成为教宗吗?”

    罗兰以无比认真的态度,凑在昔拉的耳边用极具诱.惑力的语气轻声说道:“你想要得到力量吗?”

    “你想要……改变这一切吗?”

    随着罗兰魔鬼般的低语,那一瞬间,正巧周围不断的爆炸陷入了短暂的停歇。

    一时间,仿佛时间都在此刻被冻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