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战争的旋律(下)
    一个大约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着异常合身的红色巫师袍,倚在一个寂静无人的墙角,安静的看着来来往往神色匆匆的巫师们,嘴角嘲讽般的微微扬起。

    突然,他看到了远方的人群猛然传来一阵喧嚣。

    这个年轻人微微抬起右手,五指张开。

    只见一道寒光在他的指缝间如同电光一般地快速跳跃,来回穿梭,并随着他再次合拢的五指而再次落入袖中。

    当他紧握的右手再次张开的时候,一枚黑色的圣徽便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的手心中,被右手掌心的肌肉轻轻夹住。

    在他的右手打开的同时,圣徽便自然下落,重新落入了他的袖中。

    “诚如吾主尼克斯所说——”

    可仅仅只是这一个瞬间,年轻人想要构建的神术已然吟唱完毕:“你们要以影为友,以影为主。赞美阴暗。”

    随着他的轻声祷告,他的身影骤然变淡,在数秒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人群中,某个路人脚下的阴影一阵波动,这个年轻的牧师便踩着他的影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而那个路人仅仅是感到后背一寒,疑惑的回头去看,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因为在那个年轻人借助他的影子位移到人群之后,他就立刻转身离开了。

    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路人一样,这个年轻人一边随口抱怨着,一边悄无声息地接近了那个穿着盖头兜帽的大巫师。

    他并没有展露多快的移动速度。就目前的趋势而言,他大约还需要混在人群中一分多钟。才能在拐弯的时候接近那个将脸完全盖住的大巫师。

    一把貌似普通的无柄匕首无声无息的从他的右手袖中探出,被他扣在掌心的大拇指轻轻夹住了刀尖。

    只要接近那个大巫师三米以内。他便有信心先以右手抛出的匕首瞬间贯穿那个巫师的心脏。就算他避过了匕首,也绝对躲不过他接下来的一击。

    那把涂满了麻痹毒药的匕首不过是吸引注意力用的道具。在那个大巫师将注意力集中到匕首上而转身的瞬间。他就能利用那个大巫师的影子位移到他的背后,立刻掏出他的心脏,然后马上瞬移离开。

    哪怕是失去了绝大多数弱点的黄金阶强者,没有了心脏也会因为大量失血的原因而死掉。

    但是,就在还有不到十步就能抵达年轻牧师计划中的暗杀位置的时候,一道无形无质的波纹却突然从不远处扫了过来。

    他微微一愣,然后立刻感到双手手腕瞬间传来一阵剧痛。他的双手因为突如其来的伤害而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原本夹在他指缝中的匕首顿时当啷一声落在地上。周围的巫师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迅速向周围退开。

    是诡刀巫师!

    年轻的牧师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伤是从哪来的。

    但是。已经晚了。

    无形的刀刃掠过,一道巨大的裂口瞬间浮现出来,将他的喉咙从左到右完全贯穿。

    然后,在他的背后,一根无形的尖刺从肋骨的缝隙中刺入,在他的肺部扎了个三指宽的窟窿出来。

    他的手筋被割断,喉咙被完全撕开,肺部又被涌入的鲜血填满。

    在他被撕裂的喉咙处腥热的鲜血猛地涌出,将他原本打算刺杀的大巫师浇了个通透。鲜红的泡沫咕嘟咕嘟的从他喉咙和口中吐出。他无力的倒在地上,失去了生命。

    而那个带着兜帽,看不清面目的大巫师被浇了一身冒着滕然热气的鲜血,却只是稍微顿了顿。便若无其事的向前继续走去。

    这时,站在人群中默不作声的跟着的罗伯特终于松了一口气,将右手紧握的仪式刀移到了左手。

    罗伯特从头到尾都没有见过那个大巫师的样子。甚至可能那个大巫师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不过没关系,诡刀巫师就是在被发现之前才有他存在的价值。

    罗伯特知道。像他这样的诡刀巫师,起码还有两个。因为罗伯特做出的攻击仅仅只有那道喉咙上的致命伤。除此之外。无论是被割断的手筋还是让他临终前的祷言唱不出来的背后的那道锥形的背刺,都出自其他的诡刀巫师之手。

    他们三个之前没有任何交流,甚至连对方的存在与否都不确定。仅仅是凭着瞬间的反应,以及那种无法言喻的默契瞬间同时出手,将一个同阶的敌人击杀。

    现在已经到二环了,里面都是白银阶的巫师……送到这大约就没问题了吧。

    罗伯特歪着头,稍微思考了一下便转身离开,没有一丝凑过去看看那个大巫师究竟是谁的想法。不是怕认不出——他只要过去,就一定能将自己在暗中救下的人的样貌认出来。

    毕竟白塔的大巫师一共只有几十人。在这座并不算小的、与国家无异的城市里,几乎每一个在这里呆的时间稍长巫师都能将这些人认出。

    但是,罗伯特却不想让别人怀疑自己是想要他的什么东西。

    诡刀巫师的名声这么坏原因并不单纯。的确有那么一些诡刀巫师喜欢狭恩图报。

    他们会先在暗中将某人的仇敌杀死之后,然后再以实则为威胁的方式所要报酬。

    但罗伯特却不是那种人。

    并非说罗伯特的品德有多好,只能说罗伯特不屑于做这种事而已。毕竟他多少也是一个皇子。干这种事,光是他自己的自尊心都不会原谅自己。

    ——不过,如果罗伯特能够从兜帽之下看到那个大巫师的脸,恐怕会大吃一惊。

    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这座城市里的人。

    别说是巫师了,就连大巫师也不是。

    那是一个看上去不到三十岁、身形有些微胖的男性山民。他的眼中不住的闪烁着翠绿的光芒,让周围所有人都对他“大巫师”的身份深信不疑。

    与此同时,他的身形在神术的作用下被变为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女人。

    那正是萨德的脸。

    他就这样若无其事的穿梭在白塔的侦测神术之中,一步一步的向着第三塔的会议厅的方向走去。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一个面容愁苦的中年女人跟着一个全身都裹在黑袍中的人沉默地走向第一塔。

    那正是众神派来的四位圣人。但是,却有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队伍。

    在二环和三环的交界处,在罗兰和昔拉的面前,一个精神矍铄、身形挺拔的老人沉默的站在了他们面前。(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