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六十四章 支配者
    听到克洛德的话,罗兰毫不犹豫拽上昔拉扭头便跑,丝毫不担心自己是否会被克洛德在背后突袭。

    因为罗兰知道,克洛德是一位真正的战士。他既然说是放罗兰走,就绝不会在背后偷袭。

    他有着身为战士的骄傲和荣光,他会对死在他剑下的人祷告。面对弱小的敌人,克洛德不会侮辱他们的骄傲,面对强敌,他也从不退缩。

    他的剑是为了信仰而挥,决没有丝毫犹豫和软弱。

    与其说克洛德是一位战士,不如说他整个人就是一把利剑。

    他存在的意义,简直就是为了向人们展示一位战争女神的牧师应该具有怎样的素质。

    为战而生,向战而死——他原本应该死在战争中,死在战场上。

    哪怕是亲手杀死了他的罗兰,也会为此而感到嗟叹。

    若不是两方生来为敌,罗兰一定会和他成为很好的朋友;若克洛德与罗兰是同袍,那么他一定会成为罗兰最信任的枢机主教,成为足以让罗兰托付后背的人。

    但是,克洛德却是希维尔的信徒。以他的性格,绝不会改信他人——若非如此,他的灵魂也绝不可能如此璀璨。

    要知道,圣人的战斗力与生前的战斗力是不挂钩的。成为圣人与否,仅仅取决与他的信仰是否纯粹、意志是否坚定、信念是否牢不可摧。

    权利会腐蚀人的灵魂。因此,成为圣人的几乎没有一个是枢机主教以上的圣职者。相反,越是那种生在困境中。平凡的活着,平凡的死去的牧师却越容易成为圣人。

    其实罗兰也曾经质疑过。为什么克洛德的信仰如此纯粹,却仅仅是个白银阶的普通牧师。摸不到一点崇善牧师的边……现在,罗兰大约明白了。

    希维尔从一开始,就是打算让克洛德在死后成为圣人。所以她并没有给克洛德太多的力量,仅仅是让他不停的征战,等待着他在战场上战死然后进入她的国。

    可是,克洛德实在是太过顽强,亦或是太过幸运。

    克洛德一生斩敌千余,年逾七十却仍然没有战死,甚至连残疾都没有。因此希维尔只好放他去当个主教养老等死。

    毕竟克洛德已经七十多岁了。他的身体机能在迅速下降。和他年轻时几乎没有任何可比性,哪怕是算上神使化身,现在的克洛德也比不上他年轻时的战斗力。这时候放他上战场,简直就是摆明了要他去送死。

    如果罗兰没有猜错的话,夺走克洛德这个主意应该不是泰尔想出来的,而是朱庇特四世。

    众神与白塔开战已成定局。但是如果不管的话,光是安维利亚、斯科特和帕尔布奇科三个人就足以对数十万大军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放在任何教派中,黄金阶的崇善牧师都是一方主教的身份了。正常情况下,参战的常规主力最多也只有白银阶。而白银阶和至高尖塔之间这三十多级的等级差带来的战力碾压。绝对比白银阶碾压正式阶要严重的多。

    这三位都是起码活了一千年的可怕人物,和他们自家的神明大人是一个层面的存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进攻白塔,必须要有顶尖战力牵扯住几位塔主。但是很多教宗本身连真理圣殿的水平都不到。而唯一具有至高尖塔阶位的朱庇特四世却无法参战。

    教宗必须爱所有人。只有在面对魔鬼和地下种族这种足以毁灭人类的种族的时候,教宗才能披挂上阵。除此之外,哪怕是教派的主力全灭。只要他们还有一座神殿是完好无损的、只要对面没有正大光明的亵.渎神明,教宗便绝不能亲自回击。

    身为教宗。朱庇特四世绝不能有丝毫偏向性,参与任何一场凡俗的战争。

    而既然教宗不能参战。就必须有一些和教宗的战斗力差不多的人拉扯住那三位,大军才有从正面击溃白塔的可能性。

    在历史上,安维利亚就是被恩佐斯的前选民赛尔给死死绊住。那个某种意义上和黄昏眷民没啥区别的触手男死死缠住了安维利亚,硬是拖了接近一周的时间还没被打死。最后还配合泰尔的大神术将安维利亚反杀。

    而安维利亚中途抽空施展的几个大规模巫术,加起来杀死的圣职者便已接近六位数。

    但是,因为罗兰的关系,现在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首先就是艾斯特回到了白塔,艾露卡多也恢复了部分战斗力,而且随着战斗的逐渐升级,艾露卡多的实力也会以一个可怕的速度复原。

    尽管战争提前了,导致占星者还没有回来就有可能正面开展;不过即使这样,白塔的顶尖战力也已经达到了四人。

    朱庇特四世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会派昔拉来反制艾露卡多。毕竟拥有“洁净的”这稀有的基石要素的人实在是没几个。

    不过就算艾露卡多能被昔拉克制,但是白塔的战斗员也不会少于三人。要是牺牲了赛尔朱庇特四世肯定舍不得,所以就要多来一些炮灰。

    在原来的历史中,负责牵制魔犬科斯特的是洛达汗的圣人“狡狐”圣罗威还有可妮的圣人“哀怜者”圣海琳娜。为了对付唤星者,朱庇特四世通过赛尔的神子特性,强行带走了神智还处于混乱中的真理与恐怖之神恩佐斯的一位圣人“大渊”圣诺亚,并且通过自己的起源的特殊性,强行夺走了他身体的控制权。

    朱庇特四世组出这样的队伍,正是为了反制安维利亚几人。毕竟拥有主动权的人是他,打与不打、什么时候打都可以由他一人决定。

    面对能够让人产生幻觉、同时不断让周围的一切衰败凋亡的斯科特,朱庇特四世就派出了幻术大师狡狐,以及生命女神的圣人中最擅长接触异常状态的哀怜者。

    而对于预测未来、从众神的国中盗取神力的唤星者,本身是个疯子而且吞噬神力而生的诺亚再克制他不过了。

    罗兰非常了解朱庇特四世这个人。他是泰尔最钟爱的选民,但行事风格却不像泰尔那样坦坦荡荡,而且他根本不在乎泰尔信徒以外的人的死活,哪怕是自己人,如果需要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坑杀。

    哪怕在所有正神的教宗中数,他也是心最黑的那一批。和罗兰一样,在他这一世重新走上信仰之路之前,他也同样是一个骗子。

    当时泰尔主要的敌人是和他同领域的正义与审判之神。当时还是一个黑铁阶小牧师的朱庇特四世曾经多次谋杀同僚,栽赃到正义与审判之神的一位圣殿骑士身上,用那个可怜的圣殿骑士不断降低正义与审判之神的名声,最后生生将那个圣殿骑士逼死。

    类似的事例还有很多。可以说,朱庇特四世就是上一个罗兰,不过却比罗兰要高明许多。

    所以罗兰从不怀疑朱庇特四世的行动力。

    如果朱庇特四世认为某一个人可以特殊的用途,无论如何他也一定会把那个人弄到手。

    朱庇特四世的起源是“支配”。他可以直接支配一个人的意志,也可以支配多个人的行为。赛尔就是在朱庇特四世的起源下被他控制的。

    为了反制艾露卡多,朱庇特四世一定会派出能够克制艾露卡多的圣人。反正圣人在死后可以在神明的国中重生,就算是被朱庇特四世操纵,碍于泰尔的面子其他神明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昔拉不是圣殿骑士,没有冲锋也没有拦截,他能做到的仅仅只是在艾露卡多的攻势下自保而已,完全拉不住仇恨。

    所以,还需要一个圣人来将艾露卡多打入狂化阶段。

    仅仅是为了输出的话,朱庇特四世的选择实在是太多太多。罗兰万万没想到,最后出现在他面前,被朱庇特四世支配了行为的圣人,竟然是克洛德。

    为什么会选择克洛德……朱庇特四世应该明白,克洛德非常厌恶被他人控制,选他便是事倍功半才对……

    罗兰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