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六十六章 幻风
    被斯科特教训过之后,已经没有任何巫师胆敢违逆安维利亚的意志了。

    因此,会议在五分钟的时间内就已经结束。看到安维利亚带着安若思和斯科特传送走人之后,大巫师们才松了一口气,抱着有些沉重的心情准备离开会议室。

    可当离门最近的大巫师打开会议室的大门之后,却愣了一下,一脸惊愕:“萨德女士?您怎么了?!”

    听到了他的话,其他大巫师们精神一振,立刻向门口涌去。

    只见一个面容刻板的中年女巫粗重的喘息着,衰弱地倚靠着门旁的墙壁。

    她的巫师长袍已经变的破破烂烂,在长袍腹部和胸部出现了两道非常明显的贯穿伤。涌出的鲜血已经将破口濡湿,从胸口一直到下摆都被染成了暗红色,粘稠的血液还滴滴答答的从湿漉漉的黑红色下摆处落在地上。此刻地上已经积了不小的一滩血。

    透过长袍上的破洞可以看到萨德那被切成两半的肝脏和肾脏,以及胸口处断裂开的两根森然白骨。

    一位老巫师对她用巫术侦查了一下,发现正是失踪的医疗部部长萨德、

    她的生命反应非常衰弱。要不是大巫师已经没有致死弱点了,光是她腹部的伤势就足以杀死她两次。

    但是,哪怕是大巫师,如果被人直接砍掉了头,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接回来的话,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光是看萨德的出血量和脸色的苍白程度,就能察觉到她的虚弱。

    “医疗部……医疗部被……”

    萨德剧烈的喘息着,胸部不断起伏。

    她的瞳孔放大,喉结不断的上下滚动,说着说着话全身就痉挛了起来。

    “萨德女士!”

    “坚持住。萨德女士!”

    “医疗部!医疗部在哪里!”

    顿时,刚走出会议室的大巫师们就怀着紧张的心将萨德围了起来。

    不过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萨德本人就是医疗部的部长、白塔最好的药剂师。她应该会随身携带治疗药剂的才对——

    顿时,一位黄金阶的惑心女巫便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简单的在萨德身上寻找了一下,便在她上身法袍的内兜里发现了一组绿色的药剂。

    看上面的标识。那似乎是治疗外伤用的药剂。于是她立刻将其中一瓶倒入嘴里,含着喂给了抽搐不止的萨德。

    很快,萨德身上的外伤便迅速愈合,抽搐停止,呼吸也渐渐平稳了下来。

    大巫师们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还好。只要萨德还在,医疗部就还能运转。

    反正也没有治疗系的巫术,医疗部的存在意义就是探测病症类型然后对症下药而已。只要还有一个能认识并且使用那些存放在冰窖里的药剂的巫师,就代表医疗部还能正常运作。

    在情势稍微缓和下来之后,大巫师们将萨德的身体放平。一位老巫师还给她贴心的布置了防寒的结界。

    然后,他们就这样站在原地,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你们看这伤口——萨德大约是被战争女神的护教者打伤的。”

    “不可能。你们想,萨德女士从来不缺药,既然能把她伤成这个样子,就说明敌人的攻势迅猛到让萨德连喝药的机会都没有。怎么想都是潜行系的职业……我认为是阴暗之神的信徒。”

    “你们别忘了,萨德身上的伤口可是在身前啊。哪有刺客会在正面偷袭人的?”

    “说不定是萨德女士在随后关头转过身来了呢?”

    “怎么想都不可能啦。你想想看,能把萨德女士伤成这样还逼出来逃生术的刺杀者。怎么可能会让萨德女士把头转过来啊……我觉得,应该是雇佣兵在迎向萨德女士的时候突然拔剑袭击的结果。”

    “这倒是有可能……”

    就在大巫师们陷入了日常的讨论的时候。那位给萨德释放了防寒结界的老巫师却一直以担忧的目光看向萨德。

    突然,老巫师注意到萨德的手指抽了一下,立刻迎上去,将萨德扶了起来。

    “萨德,你醒了?”

    他关切的问道:“身体好点了吗?”

    “……嗯。安维利亚女士走了吗?”

    萨德语气虚弱的问道。

    老巫师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你来晚了一步。安维利亚女士刚刚离开去开启旧日之城了。不然的话,老师一定要求安维利亚女士帮你报仇……话说回来,究竟是谁伤的你?”

    “……我得去找安维利亚女士。”

    萨德沉默的摇摇头,努力的要爬起来,却被老巫师按住。

    他一脸严肃的瞪着萨德。眼神中满是怒火:“老师说的话你都不听了?不要打扰安维利亚女士,她现在很忙,有什么事你就先跟我说吧,我去第一塔找斯科特大人。”

    “这么说的话,安维利亚女士真的离开了?斯科特大人也走了?”

    萨德的语气有些慌乱。

    老巫师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对啊……怎么了吗?”

    “那可真是……”

    萨德的语气干涩,说到一半,却突然仰起脸,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太棒了啊。”

    没有见她有任何动作,就看到那个老巫师突然整个人僵住,然后直接爆裂开来,鲜血伴着碎肉四溅,直接将萨德的身形覆盖。

    不,说是爆裂开来并不准确。他的身体是被从背部的劲风撕裂开来,然后才是爆炸般的风鸣。

    听到声音的瞬间,就有几个大巫师意识到了情况不对,直接使用了一月一次的逃生术;也有几位战斗经验比较丰富的大巫师立刻对自己加持了防护巫术。但同时,更多的大巫师却愣了一瞬间,没有任何反应。

    这瞬间的反应差距,就决定了生死。

    缠绕着雷霆和风暴的六柄投斧从“萨德”的位置旋转着飞出,瞬间击爆了六位巫师的头颅,从无头的颈部爆裂开的力道将他们的脊椎震出了大片的裂纹,在轰鸣的雷霆声中心脏也直接爆炸开来。

    而此时,一个略微发福却极其灵活的身影从老巫师炸裂开的尸体中挤出,身上缠绕着盘旋的飓风,以只能看到残影的高速在狭窄的走廊里来回冲锋,卷起狂暴的飓风。

    瞬间,十数位大巫师就被他缠绕着雷霆和风暴的拳头重重轰在身体上,顿时一个碗口大的缺口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身体上。只有极少数的几位巫师凭借着瞬间释放出来的防护巫术挡住了这个暴风一样的胖子的突袭。

    而那些被他击中的巫师,顿时就僵在了原地,面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充血。

    这时距离老巫师爆炸,已经过去了接近两秒的时间,除了瞬间逃走和见面就被秒杀的那些大巫师,剩下的大巫师们几乎都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防护巫术。

    那个山民停下了自己的身影,深吸一口气,双手抬起,瞬间握紧——

    下一秒,两道柱形的狂暴飓风平地拔起,将两名离那个山民比较近的大巫师的身形完全覆盖,如同电锯切割金属一般的剧烈摩擦声响起,两位大巫师身上的防护巫术剧烈的闪动着,维持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已经被突破,无色的飓风眨眼间就被染成了猩红,在“萨德”松手的瞬间,两具剔的不甚完整的骨架缓缓落在地上。

    而这时,已经有几位战斗意识比较强的大巫师发动了几个威力不是很强,发动却足够迅捷的巫术,将那个山民打的到处都是破洞。

    但他却毫不在意。

    他只是眯起了自己本就不大的眼睛,发出了如同风暴一般模糊不清的声音:“真是可笑……你们以为躲在壳子里就不用死了吗?”

    说着话的同时,他的身体每时每刻都在被超过二十的巫术飞速轰击,鲜血和肉末不断从他身上掉落下来,他却好像什么都没感觉到。

    “没用没用没用——既然安维利亚不在,你们就不用挣扎了,不如想想怎么逃命吧。”

    那个山民抖了抖自己略微发福的身躯,嘲笑一般的将怀里的那组绿色的药剂摔在了地上:“哦,对了,有了这个,你们就是逃走了也没用……”

    仿佛在回应他的话一般,之前给他喂药的惑心女巫脸上突然冒出了大量的冷汗,身体害冷一般的剧烈抖动着。

    然后,那个山民身上猛然亮起了翠绿的光芒,他已经极端破损的身体瞬间还原如初。

    他狂热的伸出双手,如同演奏钢琴曲一般在空中虚虚一滞,然后重重向下一砸,用那仿佛藏在风里的模糊不清的声音咆哮道:“现在!以洛达汗的名义,都给我去死吧!”

    “——在这飓风之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