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六十七章 空中楼阁
    在安维利亚重新出现在第一塔之后,秀美的眉头直接皱起。

    她那琥珀般温润的双眼顿时闪耀起了金色的光晕,透明的画面出现在了她和斯科特的瞳孔中。

    大约三四秒后,安维利亚以她那标志性的清脆而温柔的声线低声念道:“斯科特,第三塔出事了。”

    “别去管,大小姐。小心埋伏。”

    斯科特却摇了摇头,伸手拦住了她:“不过是一个没有觉醒起源的圣人而已。要是他们连这样区区一个玩弄幻术的渣滓都对付不了,那么要他们还有何用。如果之后的计划中还要用到某一个人,大小姐你直接用无眠者之梦复活他就好。”

    “也是。”

    安维利亚点点头,同意了斯科特的主意。

    安若思疑惑的歪过头问道:“安维利亚女士,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安维利亚摇摇头,冲着安若思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不过是有一个伪神的信徒冲到第三塔了而已。”

    “不过这个词用得好——”

    还不等安若思回话,一个巨大的、带着三重回音的沙哑声音就猛然在空中响起:“因为它能充分的体现你们的无知。”

    “呵……赛尔?好久不见啊。”

    斯科特冷笑一声,跨前一步,挡在了安维利亚的前面。

    他冰蓝色的独眼中猛然闪耀起浑浊的光芒,墨绿色的火焰渐渐从他的独眼中燃起。而他布满白色符文的眼罩似乎也为了抵挡什么东西一样,流动的速度猛然加快。

    “正是在下。”

    那个带着三重回音的沙哑声音回应道。

    到了这时。安若思终于听出来那个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了——那是从塔外传来的。

    在这座没有大门的高塔的外面,在距离地面足有一百八十米的第一塔顶层的外面。有人正贴着塔壁轻声祷告:“那不虔敬的,必要遭罪。

    轰——

    随着外面那人的祷告。笼罩第一塔的结界猛烈的摇晃着,就连在塔内的安若思也能感到地面开始剧烈的震动。

    如果他在外面的话,想必会对这一次的攻击印象更加深刻。

    一道直径达百米的金色光柱从天而降,将整个第一塔笼罩在内。一个六棱锥一样的透明结界贴着第一塔的外层升起,在瀑布般轰鸣着的金色耀斑的冲刷下以极高的频率闪烁着,却始终没有破损。

    之所以安若思能感觉到整个第一塔都在颤抖,是因为那些被结界偏斜开的炽热的光流击在了地上,将地面焚烤烧软。

    熔岩般暗红色的地面涌动着,发出可怕的热气。周围的房屋没有任何征兆的燃烧起来。第一塔周围顿时陷入了一片火海。

    紧接着,那带着三重回音的祷告继续透过结界,传入安若思三人的耳中:“那不明义理的,必要受谴责。”

    “那哀怜不该哀怜的、施舍不该施舍的,便要让他们在民中陷落,收人谴责——”

    随着赛尔的祷告,那道光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扩大,颜色也变得更加耀目,将整个天空照的透亮。

    那光柱光是自身的直径便已接近千米。更不用提那缠绕在光柱附近。将空气也一同扭曲的可怕的热浪。焦干的热风呼啸着,将周围的一切引燃,剧烈的燃烧。哪怕在第三塔附近的巫师也能感受到空气中那焦干的热气将皮肤缩紧的感觉。

    但他们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们只是呆呆的望着不远处那边被光柱笼罩的第一塔,恐惧的颜色逐渐从眼底泛起。将双眼完全浸染。

    他们的脸颊肌肉颤抖着,嘴巴渐渐张开,呼吸短暂的停滞。瞳孔因恐惧而放大——

    第一塔上空的大结界直接被光流击碎,如同被子弹贯穿一般的玻璃一样。放射状的裂纹在上空的大结界上浮现出来。一片片带着七彩的符文的大结界被光流击落,在空中翻转着。落在地上破碎成大片的碎渣。

    就在巫师们的注视中,被奔腾不息的光流淹没的第一塔的防御结界终于坚持到了极限。

    先是炸起一簇簇的晶刺,然后晶刺更加突出,最后整个第一塔的防御结界砰然破碎。

    失去了防护结界,第一塔在光流的冲刷下剧烈的蒸发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变小。

    有的巫师眼中含泪,有的巫师泣不成声,有的巫师已然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跪倒在了地上无声的嘶吼着。

    白塔最古老的建筑,巫师们心中的方尖碑,终于倒塌了。

    以此为序幕,赤红的光柱、飓风和雷霆在六环附近同时引爆。一道厚重的半球形结界从四环的位置缓缓升起。

    在第一塔的大厅中,安若思感受着越来越强烈的震动,心中泛起越来越强烈的不安。

    “到底是……怎么了?”

    安维利亚却沉默着。突然伸出手来,在空中虚虚一握,抽出了一把银光灿灿的长柄权杖。

    权杖的杖首是一个半米长的水晶十字架,清澈的水晶闪动着微弱的白光,并有液态的白银在水晶内壁如蛇般扭曲折射的窜动着,自行在水晶内部形成一行行赞颂长眠的祷言。

    “人来之于尘土,而归之于尘土,”安维利亚高举权杖超过自己的头顶,轻声祷告,“万事万物终有归时——”

    顿时,无眠者之梦闪耀起银白色的温润光芒。而安维利亚握着权杖的右手就开始覆上一层银白色的外壳。从指尖开始,以缓慢却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向手腕蔓延。

    即使是安维利亚,强行使用圣者的神器也要付出代价。

    如果被银色的外壳蔓延超过一半,就算停止使用无眠者之梦这些痕迹也不会消退。

    就在这时,安维利亚犹豫了一下,然后唱出了罗兰曾经在她面前吟唱过的下半句祷言:“……不可僭越、不可妄念、不可贪求。万事如此,事事皆然。”

    下一刻,无眠者之梦闪烁着的银色光芒猛然破碎开来,化为银白色的粒子在空中四处飘荡。

    安维利亚身后三米长的金色长发自行解开,飘扬在空中,被银白色的粒子浸染,化为了纯粹的银白色。

    水银般的色泽在安维利亚的眼中浮起,不过很快又被那琥珀色的光泽压了回去。

    和之前使用这柄神器时截然不同的感觉出现在了安维利亚的心中。

    她莫名的了解到,如果现在自己还给长眠导师这把神器,就可以直接成为她的教宗。

    不过,安维利亚仅仅是动心了一瞬间,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随着她将仪式反转,自己身上如同永恒一般无穷无尽的魔力以极快的速度被权杖抽走,传给了长眠导师。

    与此同时,安维利亚脚下的花海在长眠导师的加持下也迅速蔓延开来——

    在内环那些巫师绝望的注视中,第一塔终于被完全的融化殆尽,消解在了空气当中。

    不过,下一刻,大片的花海从虚空中猛然爆出,以完全不惧炽烈的光流的姿态在空中飞速的蔓延,互相搭建着,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型的花园。

    哪怕是那灼热的光流,在进入了花园的上空之后也立刻崩散开来,陷入了永恒般的寂静之中。

    于是,赛尔意识到自己在做无用功,就将神术停下。

    随着光柱的熄灭,一个扇动着触手组成的巨大肉翼的黑袍男子顿时被暴露在了空气中。

    下一刻,仿佛时间出现了裂痕一样,一条歪斜的、模模糊糊的痕迹从空中楼阁一直延伸到那个黑衣男子的身后。

    十数道剑光同时闪过——以仿佛要将空间一并斩开的气势,重叠在一起的剑光同时将那个黑衣男人的身影直接贯穿!(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