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六十八章 神的恶宠
    在极短的瞬间,斯科特出现在了那条痕迹的末端,没有给赛尔留下反应过来的时间。

    当然,这是以围观者的视角看到的“事实”。

    但在赛尔的视角上,却根本就没有斯科特攻击过来的过程,而是直接出现了结果。

    随着他身上披着的黑袍被莫名的力量撕裂,那条模模糊糊的轨迹才重新确定下来,数道剑光依次闪过,正巧从他的伤口处穿过。

    整个过程之下,赛尔都被莫名的力量定在空中。在那些剑光在他身上爆出一团团漆黑粘稠的血花之后,他才能重新行动。

    那并非是斯科特的“迟滞”起源的力量,而是纯粹的剑术。

    那是在剑座之主陨落之前留下的传古剑术。先确定对方被击中的事实,然后再生成攻击的轨迹。

    这种能以纯粹的技巧发挥出违逆法则的剑术,在剑座之主陨落以后,便再也没有人能学会。

    剑座之主在众神历61年陨落,算上以纯粹的剑术抵达真理殿堂时间,至少也要活过一千岁的人才能拥有这种级别的剑术。

    要不是“自光而生”的天赋隐没了赛尔的身形,斯科特完全可以一剑切碎他的阳炎爆。

    毕竟当剑术精研到这种程度,某种意义上已经算是另类的神术了。高等的神术是可以反制掉弱等神术的。

    不过现在也不算迟。斯科特刚刚的一剑就将赛尔其中一根肉翅砍成了碎片,同时还有大片的触手的碎渣落在下面的花园中。赛尔的体积瞬间就减少了三分之一,还有石油一般粘稠而腥臭的黑色血液在空中哗哗的落下。

    眼看着赛尔就要失去战斗力。不过斯科特的攻势却并没有停歇。

    他和赛尔已经是老对手了,知道赛尔的不死性有多么难缠。在几十年以前。还侍奉恩佐斯的赛尔就是在白塔内舍弃的人类的形体,化成了完全的怪物。

    尽管赛尔还差一个基石要素才能真正觉醒起源。但他对安维利亚的克制性已经得以彰显。

    在神子和选民双重模板的加持之下,安维利亚和斯科特一同出手都没有将区区黄金阶的赛尔留在白塔内部,还让他拆了大片的建筑物后安然离去。

    到了这时,斯科特就已经明白,恐怕赛尔就是众神的底牌了。免疫巫术和窃取魔力的特性实在过于烦人,而他的“趋向混乱的”和“以下犯上的”两个要素基石又难缠的要命……

    ——绝不能让他接近安维利亚。

    心中下定决心,斯科特举起手中缠满白色绷带的纤细长剑放在胸前。

    他的眼罩上的符文流动的速度猛然加快了四五倍,周围的时间顿时扭曲,染上了肮脏而昏黄的颜色。许多扭曲抽象的。像是油饼一样软塌塌的、满是尖刺的球型的,还有被撕成两半的橡皮泥一样的时钟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以不同的速率旋转着。

    在斯科特的视界中,周围的一切仿佛变慢了许多许多倍,一切事物的形体变得模糊不清,斑驳的光影让周围的一切如同在昏暗的水中一般不断波动。

    唯一还正常的,就是出于扭曲的世界中心的斯科特。

    和艾斯特还需要特意发动起源能力不同,斯科特的起源属于被动的场域型,在近千年的不断使用之下。本就处于失控的边缘,发动起源特效毫不费力。

    五米以内,才是斯科特的爆发距离。

    斯科特抬起手中的缠满白色绷带的长剑,用力斩向定格在他面前的赛尔。

    但是他的剑刃却仿佛砍到果冻一样。从赛尔的身上穿了过去。仅仅是在虚空中留下了一道模模糊糊的刀光。

    斯科特毫不意外,反手继续砍向了赛尔身边的空气。

    等到来回砍了数十剑,模糊的刀光完全将赛尔身边布满的时候。斯科特这时才慢条斯理的重新举起手中缠满白色绷带的纤细长剑放在胸前,一剑刺向了赛尔。

    下一刻。重叠的百剑同时涌出,即使赛尔极力躲避。却依旧被砍成了数百枚黑色的碎肉,缓缓落向地面。

    斯科特见面的突刺中藏着的十数次攻击,也是被斯科特“迟滞”的攻击叠加在了一起的效果。

    但还不等斯科特喘一口气,就在赛尔被他切成了数百份的瞬间,一道浅绿色的细小光柱便从天而降,照在了变成碎块的赛尔上面。

    眨眼间,那些肉块便重新得到了活性,相互交缠着,筋肉横生的黑色触手便重新组成了新的身躯。那是不断膨胀的巨大肉.球.

    漆黑。血红。密布青筋。

    “上当啦,斯科特——”

    赛尔的声音变得更加尖利,如同是在笑,又仿佛只是风在呼啸。光是听见就会感觉到有冰冷的金属在脑海中搅动那般的痛苦。

    这百千触手的聚合体一边自由落体,一边仿佛在思考着,要变成什么样子。

    首先,长出翅膀来吧——

    他仅仅思考了一小会,便下定决心,从肉球中抽出了芽。

    先是扭曲成了牛角面包一般的形状,在体积膨胀到有五层楼的高度之后,牛角面包的两个角便猛然喷出了大量的细小触手,相互交缠着,编织成了四片蝴蝶翅膀一样的肉翼。

    以这四片肉翼的厚度来说,它是绝没有可能负担得起这个巨无霸的。可它就是这样硬生生的停在了空中。

    然后,三双大小不一、没有眼睑、密布血丝的猩红眼球在它的翅膀表面浮现,昏黄色的光在它的眼球中一明一灭的闪烁着,眼球神经质的不断抖动着,四处张望。

    接下来需要防御力,还有捕获斯科特的能力——

    它这样想着,于是在牛角面包的中间部分刺出了大片骨质的锋利尖刺,密密麻麻的纤细触手则从尖刺与尖刺的缝隙中生成。它们的尖端是一个闪烁着电光的长管吸嘴,周围还有一大团的毒针。

    暴露在空气中的扭曲肌肉上升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鳞片。里面是细密的鱼鳞,然后中间是细密的钢珠,外面又裹上了一层钢板。

    仅用了三秒不到的时间,它就膨胀到了八层楼高,并且将自己完全武装。

    蝶翼的钢甲水母——这种扭曲的姿态只能用这种方式勉强形容。

    那是和赛尔在财富之城猎杀受难之树时截然不同的样子。

    “我建议你死一次,异端——”

    金属刮擦一般的尖利声音传来。

    “做得到的话就试试看啊。”

    踏在安维利亚帮他制造的一小块空地上,斯科特嗤笑着,毫不畏惧的发出了嘲讽。

    话虽如此,可他眼中却渐渐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仅仅过了几十年而已。赛尔的等阶明明没有一丝一毫的提升,但实力何止翻了一两倍。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赛尔还是被他一瞬数杀,仅能凭借着自己的不死性狼狈的周旋的渣滓。而这次,他却已经能给斯科特带来一定的压力了。

    而且,还有那个不知道藏在哪里的生命女神的祭司……不把她搞定的话,赛尔这边根本杀不掉。

    “太慢了。”

    斯科特嗤笑着,一个后跳躲开了数条重重砸在地上的数条触手。

    在其他人看来速度快到根本反应不过来的触手抽击,在斯科特看来却缓慢的要打哈欠。

    他的视界一直都维持着三倍以上的减速,进入战斗的话分分钟就要减速到数十倍。

    但就在这时,斯科特突然意识到了某种不安。

    金色的光芒在赛尔的钢甲上面渐渐凝聚着,悬浮在空中的黑色怪物转眼间就被金色染满。

    下一刻,数千到成人小臂粗细的光柱铺天盖地的击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