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七十章 论单刷赛尔的可行性
    “没错。克洛德是我杀死的。”

    “短刀是我的,毒药也是我的,偷袭他的人是我,补上最后一下的依旧是我。我承认这一点,我忏悔我的罪。”

    “但是,昔拉,害死克洛德的人并不是我。”

    “想想吧,昔拉——克洛德是战争女神的牧师,却死在了泰尔冕下的圣诞日里。如今却又被朱庇特四世唤醒成为圣人,主持自己的葬礼,又被他控制了行为,在死后也不得安宁。”

    罗兰不久前对昔拉所说的话依旧回响在昔拉的耳边。让他刚刚平息下去的情绪又要翻腾起来。

    昔拉凭借誓约的力量能够确定,罗兰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谎话。

    当时昔拉下意识的反驳道:“但是……剑在光中生,希维尔殿下和泰尔冕下的信徒本为一家……”

    “忘掉那句话吧,昔拉。那是被朱庇特四世篡改的教义。”

    罗兰毫不犹豫的打断了昔拉的挣扎:“泰尔冕下说出那句话,是因为众神历91年时候,希维尔殿下讨伐魔鬼信徒大获全胜,由此对战争女神发出褒扬。在那时根本就没有两派本为一体的说法。”

    “在众神历131年,泰尔冕下的第一任教宗,莱昂纳多一世在晚年编写了出版的《其义如剑》。上面明确指出,神即父、即母、即师、即祖,希维尔殿下等诸天他神,可敬可畏,但切不可与吾主吾父泰尔混淆、纳之共奉。这段话表明泰尔冕下虽与希维尔殿下在义理上存有父女关系,但两派信徒之间一定要划清界限。”

    罗兰的声音在昔拉耳边不断轻声回响。

    当时。身穿黑色长袍的罗兰站在茫茫大雪之中,抬头望着昔拉循循讲解泰尔的经典的场景。差点让昔拉以为罗兰才是泰尔的虔诚信徒。

    在那一瞬间,在昔拉的眼中。罗兰几乎和自己的老师的身影重叠。

    “但是,朱庇特四世却公然无视了莱昂纳多一世的教诲,公然宣称《望日》一书中所说的‘剑在光中生’是指要建立泰尔高于希维尔的从属关系……昔拉你要是不信的话,大可自己去神立图书馆去查证。以你的身份,你完全可以去顶楼查询初版的珍藏图书。到了那时,你就能知道,我所说的没有半分虚假。”

    罗兰的这一番话几乎动摇了昔拉的信仰。

    根本用不到去查证。正因为昔拉能分辨得出,罗兰没有一句假话,罗兰的这一番话才会对他的伤害如此之深。

    再看到眼前那飘在空中。行使泰尔神术的怪物,昔拉终于出离愤怒了——

    那是偶像破灭的愤怒。从小在朱庇特四世的荣光下长大,一直听闻朱庇特四世的智慧之名,但如今,昔拉却发现,那“智慧”和自己想象中的贤明是两种完全相反的东西。

    如果说,包容罪恶、饲养异端是能被称为智慧,那么昔拉宁愿自己一辈子都是笨蛋。

    这个世界已经足够肮脏,要是神殿也失去了他的纯净。那么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昔拉无法想象。他只知道,泰尔教导他,见到那邪秽的必不可退缩。哪怕牺牲,滚烫的热血也能使其变得稍微不那么污秽。

    相比较巫师这类异教徒。异端更加无法原谅。

    一方是有感情、有血肉、能够被救赎的人,而另外一方是吃人的怪物……究竟哪一方站在正义的一边,一切已经不言而喻。

    昔拉神色坚定的从虚空中抽出一把由纯粹的光芒组成的利剑。

    “如果说我是错误的话……就让泰尔来惩罚我吧!”

    以决绝的态度说完这句话。昔拉猛然跃起,冲向了悬浮在头顶的巨大怪物。

    “这个叫昔拉的人没有威胁。”

    斯科特摇摇头。在心中对罗兰断言道。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信仰……对吧。”

    罗兰站在安维利亚的花园之中,以传讯术的方式和斯科特无声的交流着。

    在之前的短暂相处中。罗兰已经看清了昔拉这个人。因为他实在太好懂了……要么就是他的演技太纯熟了。

    昔拉这个人实在是过于善良了。他的善良已经超过了一个神职人员应有的程度。

    这种善良实在是拥有太多的自主性。他不是因为泰尔教导他要对这些人好,于是就对这些人好;他是本来就想对这些人好,然后泰尔碰巧下了附和他心意的命令。

    某种意义上,昔拉比此刻的罗兰还要像一个玩家。

    因为他根本就对泰尔没有信仰。他是先选了两个贴合他心意的领域,然后这两个领域碰巧是泰尔所拥有的,于是他就先入为主的对泰尔充满了好感。

    在牧师和神明的关系中,昔拉具有着绝对的主动权。即使他自己还没有发现这一点,但已经有了这方面的苗头。他不像是其他牧师那样对神殿下达的任务不问原因不问后果的去执行——昔拉还有着自己的考虑,他还想知道教宗这样布置任务的原因是什么。而这本身就是一种亵行,因为这种疑问就足够说明昔拉没有将自己的意志全部托付给神。

    他的这种行为,就像是高呼“这个世界为什么有神”、“神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一样。这种思想的本身就是最大的异端。

    罗兰叹了口气。

    尽管他之前没有说一句假话,但十成的实话依旧可以骗人。

    严格来说,害死克洛德的,应该是给克劳迪娅烙上圣女印记的长眠导师。但罗兰自然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所以,罗兰就把“克洛德是战争女神的牧师”、“死在了泰尔冕下的圣诞日里”拼在了一起,让昔拉“自己想想”。

    ……罗兰自己都不知道这两句话其中有什么意义。毕竟他也不了解泰尔教会内部的事。

    但是,也不知道昔拉自己脑补出来了什么,他整个人顿时就炸了。上去就要和赛尔拼命,罗兰废了半天劲才勉强让他冷静下来。

    如果昔拉单独一人对上赛尔那便是必死无疑。罗兰只是想让昔拉负责打断赛尔的神术,让赛尔失去大规模杀伤性能力,保证白塔的居民和巫师有序撤离而已。

    这样的话,就算是白塔倾塌,也不会像是过去一样把所有的巫师全部堵死在里面。而是能有相当数量的巫师成功逃出。

    而对于无辜的昔拉,罗兰所能做到的,就是保证不让他死在赛尔手下而已。

    至于昔拉干掉赛尔什么的,罗兰连想都没想过。光是他们拖住赛尔的这一小会,安维利亚就已经传送了数十位巫师离开了。只要再拖一会,罗兰就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之所以罗兰还不赶紧跑回到地下室,趁着巫师们还没走干净,赶紧处刑掉“奥兰多”,证明他已死,就是因为罗兰现在还有一些不是很切合实际的想法……

    他想杀掉赛尔。就在这里。

    没错,光是昔拉的话的确搞不定,哪怕是加上斯科特,不了解赛尔的不死性的原理的话也不容易杀死他。

    但是,这里还有一个人。

    那就是将赛尔的整个攻略流程和持有的技能熟记于心的罗兰。

    不能使用神术也没关系。只有两个人参与战斗也没关系。要知道,斯科特可是至高尖塔的级别,相当于领先了昔拉一个大版本,了解打法的话,单刷赛尔理论上是没有问题的。再加上有昔拉在,赛尔最后那个讨厌的自爆也不会有任何效果……

    “斯科特大人,我有些重要的事要和您说,请您稍微记一下——”

    只要斯科特能理解罗兰的战术,赛尔今天就得死在这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