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七十五章 擒获圣人
    ——找到了!

    斯科特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光芒。

    灰色的路径从空中歪歪扭扭的蔓延出去千余米,一直伸入了远处观望的人群之中。

    那瞬间,时间都仿佛凝滞。被斯科特锁定的那部分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

    下一刻,灰白色的花朵从地面盛开。

    如同一张巨口从地面猛然伸出,锋利的金属刀刃化作牙齿,直接将一个神情悲伤的中年女人吞噬、绞碎。

    红色、黄色、绿色、白色……她整个人被从地拔起的刀刃切碎,零碎的肉块和内脏的碎片四散滑落,鲜血被榨出,四处喷洒。

    周围的巫师学徒躲闪不及,顿时身上就被淋了个通透。

    顿时,他们便惊叫着、哭喊着向周围退去。大胆的巫师瞬发了几个简单的巫术进行反击,而胆小的巫师已经跪在了地上,连爬行的力气都已经消失。

    但没有任何一个巫术对斯科特造成了一点麻烦。甚至它们都没有能接近斯科特的身体。

    在接近斯科特以前,构成巫术的法则线就凸了出来,然后直接裂开,自行瓦解。

    整个过程中,斯科特没有进行一点干涉。他就连看一下那些巫术都没有。

    这就是巫术和神术相比,最大的差距。

    在没有“稳固法则”、“即时感悟”这个特性,或者点出“深层感悟”这个天赋之前,所有的巫术对于觉醒了起源的强者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巫术的本质是通过摹写奥姆的法则,使奥姆之墙产生错误认知。将本就存在于奥姆之墙上的某一个法则碎片所带来的影响降临到现世。究其根本是一种让世界产生特定方向的失衡,然后过量的弥补回来的学问。举一个例子的话就是弹弓。

    而起源对外界进行影响的原理和巫术类似。但是不同的是,如果说巫术是一种让奥姆的法则发生反弹的学问。那么起源就是凭借自己,强行压迫奥姆的法则。

    起源是稀少的。在无尽的轮回之中,能窥得奥姆法则的人是少数中的少数。如果前世有人能觉醒起源的话,对于后代无疑是有好处的。像罗兰和马可这样根本就没有前世、被圣者制造身躯的存在只是少数,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拥有觉醒起源的可能性就说明了他们的不凡。

    在觉醒了起源的人附近,或多或少都存在他们对世界的影响。这种影响本身就改变了奥姆法则对于世界的失衡的判断和处理的方式。继续按照之前的公式释放出来的巫术自然会自动崩溃。

    事实上,再过几天,等到下一位圣者陨落。世界依旧会发生剧变。到那时,所有黄金阶以下的巫师都会短暂的失去巫术。黄金阶也有接近一半的巫师的施术水平下降到青铜阶左右,唯有拥有了“稳固法则”、“即时感悟”这两个特性的巫师才能正常施法。

    在原本的世界线上,这个原因也是摧毁了白塔的原因之一。

    罗兰非常明白,如果安维利亚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就算是把巫师们全部送出去,依旧逃不过在瘟疫复兴初期圣职者对于巫师的追杀。

    巫师的气质实在太好认了。那种类似现代人的悠然和学者特有的古板,在这个世界是绝对的异类。

    就在罗兰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中年女人已经被斯科特完全撕成碎片。而赛尔还在痛苦的舞动触手,挣扎着想要离开这里。

    好在赛尔没有蠢到变回人形的程度。他还是有着起码的智慧,知道失去不死性的自己绝对会被斯科特一剑秒杀。

    而另外一边,原本围在斯科特身边的那些巫师。已经停下了对斯科特的指责和怒骂。

    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终于看清了斯科特的脸。这位教授反刺杀学的导师对于他们任何一个人类来说都绝非陌生。

    只是他们从来不知道,斯科特的战斗力居然强到这种程度。

    而冷静下来之后,他们才注意到那个被大家下意识的围起来的、一看就很有亲和力的中年女人的尸体。才注意到地上染血的,和他们身上的巫师袍截然不同的黑色亚麻长袍。

    ……自己居然被圣职者摸到了这里?还不知不觉的被魅惑了?!

    他们这时才感到后怕。

    同时。他们感到自己的后心开始发凉。并非是因为恐惧,而是那钻心的酷寒。

    在这样酷寒的深冬时节。迎面洒来的热血的确让他们心中一热——浓浓的热流伴随着人体的热气涌入他们的身体,短暂的温暖了他们的身体。

    可不到一会,那股潮热就被外界的寒气所扑灭,更加刺骨的阴寒伴随着那股湿湿的血气渗入他们的身体,渗入到他们的骨头缝里。就像是在冬天穿着棉衣跳入河中然后爬出来之后的阴冷。

    他们于是连忙准备用巫术烘干自己的衣服。可仅仅是低头的一瞬间,他们身上的血迹却突然消失。

    那股阴冷还残留在衣服的夹缝中,可他们已经感受不到自己身上有一丝潮意。

    “没用的。”

    抬头一看,之前被斯科特分尸的那个中年女人完好无损的站在之前的位置,语气悠然。

    地上的尸体此刻已经不翼而飞。

    “你杀不了我的。你自己也清楚这件事,不是吗?”

    “啊,对,没错。”

    斯科特冰冷的声音响起,灰色的痕迹突然蔓延出来,将那个中年女人覆盖:“这样我就确认了,我没砍错人。你就是那个圣人。”

    灰色的痕迹从地上爬起,成弧状跃到安维利亚的花园中,然后再次折到赛尔完好的那个翅膀上。途中,那个中年女人四肢被斩断,掉在了安维利亚的花园中。

    她身上的肢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眼看着两三秒就要复原。

    但就在她起身之前,一把弹出的杖剑却停在了她的眼球前方。她坐起一半的身体猛然刹住,差一点就被刺穿了眼球。

    “别动。”

    罗兰的声音响起:“在这里,你没可能打得过我的。”

    罗兰连看她都没有,只是专注的盯着斯科特,希望自己能再次学会几个攻击架势什么的。

    但是,那个中年女人却没有丝毫偷袭罗兰的念头。

    她只是看着罗兰的侧脸,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女王陛下?!”

    “……嗯?”

    罗兰有些迷茫的回过头来:“你说我吗?”

    就在这时,一道贯穿天地的剑痕猛然将赛尔站成了两半,罗兰不由得回过头去。炽热的光四散着向赛尔聚拢,但却被昔拉一声呵斥打断。

    三眼一命,重复两次,赛尔稳稳的收下。

    ——战局已定。罗兰就等着最后发指挥经验了。

    于是罗兰再次回过头去:“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我认错了而已。”

    那个中年女人的神色重新变得淡定下来。

    只是她的身体微微颤抖。而且她紧紧低下头,不想让罗兰看到她的脸。

    罗兰微微眯起了眼。(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