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七十九章 欲加之罪
    随着歪曲结界的升起,白塔巫师们心里就有底了。

    这个结界和之前被破坏的任何结界都有所不同。这个结界不存在任何的漏洞和开关,想要的打开它,只有安维利亚女士同意了才行。

    在心态调整好以后,白塔所有的大巫师们凭借着前所未有的默契配合,将所有还在结界内部捣乱的一些小虫子一个个的找到,然后除去。

    顿时,白塔便重新陷入了安宁之中。

    尤其是在巫师们发现众神的军队甚至连在第六环都冲不过来,便纷纷叫嚷着要撤去结界和对方一决高下。

    不过更为冷静一些的巫师们则持反对意见。

    他们认为,在众神发现常规战术无法摧毁白塔的时候,说不定会重演之前的白火大爆炸和赛尔事件,空投一些善于自.爆的信徒或者远距离施展神术对白塔造成破坏。保证将内外隔绝的歪曲结界还是有其必要性的。

    退一步讲,至少歪曲结界可以保证没有新的探子混进来。这种绝对隔绝的结界,反而能带给人一种单向结界所不能带来的安全感。

    而至于那些叫嚣着白塔必败无疑、收拾收拾东西赶紧逃走的跳梁小丑,却没有任何一个智慧而冷静的巫师相信他们的鬼话。

    就连那么可怕、战斗力甚至凌驾于大巫师之上的怪物都被斯科特大人干脆利落的干掉,哪怕众神的军队能够突破六环的火力的封锁冲进来,安维利亚女士只要把斯科特大人放出去就能干掉他们所有人。

    所以他们自然不会慌张。

    在大巫师们的齐心协作之下。破损的大结界每天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补着。眼看着还有两三天就能把四环以内的大结界全部修补好,巫师们自然是更加心安。对于自己将在这场战争中胜利的想法没有任何怀疑。

    而随着毁灭了第一塔的罪人赛尔被斯科特讨伐,第一塔被毁灭所带来的恶劣影响迅速在巫师心中淡去。

    当然。老一辈的巫师们依然整日惶惶不安,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仅仅两天的功夫就消瘦了许多。不过对于并不是很了解第一塔对巫师们的意义的巫师学徒们、尤其是刚从外界进入白塔的新学徒们来说,这只是让他们每天去上课的时候少绕了一段路而已。

    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果然还是冬前假结束了,又该开学了。

    为了怕学徒们在外界被冻死,从六年前开始,每当凛冬降临前的两个月,就会给有外出需求的学徒放两个月的假。让他们处理好所有的事,在凛冬到来之前回到内环。

    然后就是持续整整两个半月的集训——中间没有一天可以休息。

    对于大多数的巫师学徒们来说,他们宁可像平时一样每五天休一天。起码这样一个月还有五天时间可以用来休息。

    并不是没一个巫师学徒都能像安若思那样把巫术的学习当做一种乐趣的。事实上,几乎任何有趣的事变成了每天都要去花费大量时间去完成的任务,它所保有的趣味性就会迅速消失。

    更加不幸的是,开学第一节课就是无聊的现代巫术史。仗着老师脾气比较好,已经有学徒开始在私底下切切私语:“喂,听说了吗?那些护送了大巫师的诡刀巫师们都得到了表彰,还要给他们定做新的荣誉勋章呢。”

    “据说是叫黑鸽勋章还是什么……”

    正因为好几天没看到赫尔兰。心有些发慌的罗伯特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回头说了一句:“那叫青雀鸟勋章。”

    “青雀鸟……对,就是这个。”

    那个脸上带着些许雀斑的诡刀巫师压低声线,向罗伯特问道:“罗伯特大哥。你拿到……那个青雀鸟勋章了吗?里面储存的是什么巫术?”

    “不该问的别问!”

    罗伯特皱着眉头轻声呵斥,那个年轻的巫师一下子就蔫了。

    诚然,他的确是后悔了。

    早知道能够得到勋章。他当时就把自己的名字留给那些大巫师了。

    虽然不太清楚青雀鸟勋章上面附了什么巫术,但据说那可是好几个精通附魔道具制造的大巫师合理制作的法阵。自然是不会差了的。

    既然是专门颁给诡刀巫师的话……消失术和锁定术应该有的吧。

    一直以来。罗伯特都认为诡刀巫师学习位移巫术不是一个好习惯。哪怕使用也该被杜绝,以防形成依赖。

    诡刀巫师本来就是需要用目光锁定敌人就可以进行输出的职业。如果切入角度和时机选择恰当的话。直到敌人死去诡刀巫师都不应该暴露自己的位置。

    消失术和暗影伏击这种隐藏身形的巫术也就罢了,多少还能利用敌人“探查过的区域是安全区域”的心理盲区来算计敌人。可如果一个诡刀巫师依赖上了能方便快捷的移动自己位置的各种位移巫术,他距离不动脑子正面莽人的一天就不远了。

    而一个诡刀巫师开始不动脑子了,就代表了他快要死了。那些大巫师自然不会不了解这一点。

    而消失术这种难度的星象系巫术,即使是罗伯特也没有一丝头绪。

    如果能有消失术就好了……

    “说起来啊,罗伯特,”另外一个坐在罗伯特身后的漂亮女巫突然像罗伯特搭话,“那个奥兰多的处刑你去看吗?”

    “有时间就去吧……等等,你说谁?”

    罗伯特下意识的回应之后,突然意识到之前的话题的主角竟是一个耳熟能详的戏剧中的人物。

    他下意识的以为是不是一出新的关于奥兰多的戏剧上演了——可随即他就意识到,歪曲结界已经展开的现在,不可能有任何新的戏班来到白塔了。

    “你说的是奥兰多?炸毁财富之城的奥兰多?”

    罗伯特以难以置信的话语回应道:“白塔什么时候要管那摊子闲事了?财富之城那种地方炸了不是更好吗……”

    “话虽如此。但是那个奥兰多犯下的罪不只是这些。”

    那个漂亮的女巫发现罗伯特并不知道这件事,顿时眼睛一亮,低着头捂着嘴凑到了罗伯特的耳边:“奥兰多以几个惑心女巫的名义,在白塔大量借钱,并保证每过几天就会偿还一部分利息……但实际上,他却在用新的交钱人的本金去支付上一轮的利息,就这样一轮接一轮,很快小半个白塔的资金都流入了奥兰多的口袋。”

    罗伯特听到这里,下意识的就想起了赫尔兰对自己说的那个挣钱的法子,顿时为赫尔兰感到了几分揪心——该不会她也让罗伯特给骗了吧?!

    因为罗伯特一脸正色的面向老师,没有回头看身后的女巫,所以她也不知道罗伯特此时复杂的脸色,只是自顾自的讲道:“直到那时,才有人心生疑虑,前去调查奥兰多,结果就引发了前几天的白火大爆炸……而且在抓捕了奥兰多之后,经某部门秘密审讯,白塔的布防图泄露也有他的一部分原因。这些是我听我爸跟同事说的,应该再过一两天就会公布了。”

    “要我说啊,奥兰多他就是一个人渣,打着正义的旗号拼命地敛钱……我猜啊,他之所以炸了财富之城,还不是因为财富之城有钱。”

    “而且,我听说这个人为了将自己的秘密隐藏下去,就紧急杀死了一些女巫,不知道用从哪学来的技术将她们的尸体制成尸偶,试图将前去调查他的人的目光引向别的地方……”

    “哈。一个聪明的家伙。”

    罗伯特轻笑着,认可了那个叫奥兰多的家伙的机智。

    在看到尸偶之后,十个人里有九个人会下意识的将怀疑的对象指向诅咒巫师,剩下的那一个才会考虑炼金术师的可能性。

    “这样的话,他应该逃脱了才对啊。”

    “是啊,他差一点就成功跑了。但我从我爸那里听说,奥兰多从街上随意猎杀的几个女巫,其中一个却是娜塔莉亚的朋友……结果奥兰多顿时就被暴怒的娜塔莉亚堵了个正着。”

    莫名的,罗伯特心中不安的跳了一下。他的直觉告诉他,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人,娜塔莉亚那女人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我没啥印象了。反正到时候在报纸里也不会提到她的名字啦~”

    “我只是想知道一下……”

    “那,我想想……哦!对了,她是个苏泽人来着,黑发银眼,有部分皇室血脉,应该是某位大公的女儿。”

    身后那个女巫的话语,如同一根逐渐收紧的绞索,让罗伯特一点点开始喘不过气来。

    “好像,是叫赫尔兰什么的……”

    “——赫尔兰.阿历克斯耶芙娜?!”

    罗伯特失声叫道。

    “对,就这个名字……你小点声啊……”

    “罗伯特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

    身后那个女巫紧张的声音和老师的质问声逐渐在罗伯特耳边远去。

    漆黑冰冷的怒火从心底燃起,顷刻间便将罗伯特的理智完全吞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