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八十一章 空缺一角的圆桌
    清晨时分,圣城法兰克福一片肃穆。

    泰尔的枢机们仅仅只是象征性的睡了三个小时便从床上爬起来,沐浴三遍过后穿上最正式的衣服,驱散了身上的所有常驻神术,一步一步的登向了螺旋上升的洗礼之座,向着那个最接近太阳的教堂前进。

    每当这些枢机向上攀登五六个台阶,就能看到台阶两侧有两位身着紫衣的主教跪下,为枢机主教低声祷告。

    从凌晨两点左右开始向上缓慢的前行,等到他们抵达最顶端的穹顶大教堂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唯有这样缓慢的速度,才能让他们不致出汗,玷污了穹顶大教堂的圣洁。

    他们一个个落座之后,没有看向在座的其他任何一人,只是径直闭上眼,向泰尔默声祷告。

    这样的祷告维持了接近两个小时,在不远处的泰尔神像之下才有璀璨的光芒闪耀起来。

    此时,在足以坐满十四人的桌子旁却依旧有两个空位。

    除去还在泰尔的神像下祷告的朱庇特四世之外,仍旧有一人未到。

    那便是朱庇特四世的右手边的那个位子——那原本应该是属于赛尔的位置。

    除了板着脸的昔拉之外,其他十二位枢机主教只是叹息一声,就向泰尔的神像开始做日常的晨祷。而昔拉更是在朱庇特开始祷告以前就已经开始默声念着晨祷词。

    “……一切荣光归于泰尔。”

    随着太阳完全升起,祷告声渐渐平息。那如同耀目的晨光一般的璀璨光芒渐渐褪去,老教宗那透明如琉璃一般的身体恢复了身上长袍的洁白颜色。

    随后他便慢慢的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枢机主教们顿时肃然望向朱庇特四世。

    “昔拉……我想你需要解释一下。”

    随着朱庇特四世缓慢而饱含力量的话语轻轻落下,从朱庇特左侧数起的第九个人顿时站了起来。

    那人正是昔拉。

    但是。他的脸上满是坦然,没有丝毫的畏缩之情。

    “我杀了第十三位枢机赛尔。没什么好解释的。”

    他的声音清朗而平稳,如同在向世人陈述真理:“吾主泰尔说道,那有鳞又有触足的,便是污秽,你们不可食也不可碰,否则也要污秽。”

    “那有眼却没有眼皮的,便是污秽,你们不可食也不可碰,否则也要污秽。”

    “那无翼却飞在空中的。或是有薄翼却飞得高的,便是污秽,你们不可食也不可碰,否则也要污秽。”

    昔拉如俊美的雕像一般线条分明的面庞上满是凛然:“这是《望日》中的话,是泰尔的箴言。我绝没有半分欺瞒,没有一字删改——赛尔他是我主我父泰尔所厌憎的污秽,我杀他便是泰尔的意志。”

    “——但是!你杀了赛尔,杀了泰尔的子民!他的枢机主教!”

    朱庇特四世的话语猛然拔高,隆隆的声音穿透穹顶大教堂。一直传遍整个螺旋上升的洗礼之座。所有听到他声音的人纷纷低头闭目祷告。

    尽管他们并没有见过赛尔。却也不禁为昔拉感到悲伤。

    但出乎意料的,昔拉那同样如雷霆般隆隆、却明显年轻了许多的声音一并在天空中响起:“我杀的不是泰尔的子民,而是恩佐斯的!”

    那些听到了昔拉声音的人顿时开始议论起来,尽管他们已经极力压低了声音。却也打破了圣城的肃静。

    这不能怪他们。

    这种如同雷鸣一般隆隆地在天边作响的能力到目前为止,在泰尔的牧师中,唯有历代教宗能够拥有。

    而如今。除了朱庇特四世之外,昔拉也同样拥有了这样的能力——这是否说明。昔拉枢机就是下一代的教宗?

    沉默了一会,朱庇特四世重新以一个老人的低沉声音轻声问道:“昔拉。我再最后问你一次——你可知罪?”

    “看在泰尔的份上,如果你愿意自罚禁闭,我便可以对这件事既往不咎……”

    “——但是我拒绝。”

    昔拉也同样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以平常讲话的态度淡然拒绝:“我没有错……错的是你。”

    “我的孩子,教宗是不可能犯错的……”

    “——所以,你不是一个称职的教宗。”

    昔拉打断了朱庇特四世的话。

    顿时,穹顶大教堂陷入了一片死寂。

    朱庇特四世仿佛不敢置信一般,以极轻极轻的声音问道:“昔拉,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非常清楚。”

    如同几天前的对话重演,昔拉毫不犹豫的接道,答案没有丝毫改变。

    但是,对话的性质已经不同了。

    朱庇特四世再次沉默了一会,然后遗憾的说道:“那么,你就把杀伐之戒除下……交给奥格主教吧。”

    “我拒绝。泰尔曾说,枢机主教是无法罢免的。”

    “这不是你能够拒绝的,我的孩子。这已经是我能给你的最大的恩赐了。除非你想被开除教籍,作为异端注银而死。”

    朱庇特四世摇摇头:“没错,枢机主教直至死亡也无法脱去自己的红袍……但事情总有例外。”

    “说的仔细一点,就是……人终有一死,你明白了吗?”

    老教宗慢条斯理的说道。

    昔拉却叹了口气,以居高临下的目光哀怜的看向老教宗:“我终于知道,你究竟是哪里出错的了……你是不可能杀死我的。”

    “想要临死一搏吗?”

    朱庇特四世几乎失笑出声:“你也许不知道,我可以随意剥夺你们的神术……”

    “那你就试试看啊。”

    昔拉的话让朱庇特四世的声音戛然而止。

    顿时,其他的枢机眼中剧烈的波动着,一脸的难以置信。

    只见朱庇特四世的行动顿时僵直——那毫无疑问是泰尔所为。

    在这个最接近太阳的地方,泰尔已经可以对这里的人进行一定量的影响。而很显然的是,泰尔不希望朱庇特四世杀死昔拉。

    “你太过骄傲了,保罗尼亚……你竟试图扭曲泰尔的意志。在泰尔冕下的注视之下,你杀不了我。”

    昔拉摇摇头,将自己的领带摘下:“现在,你可以选择囚禁我,然后在泰尔面前忏悔;要么,你就放我离开,承认自己的傲慢——选择吧。”

    “傲慢吗……你才是最傲慢的那一个吧,昔拉。”

    朱庇特四世如同石像一般僵直了许久,然后突然笑出声来:“真有意思。泰尔的第二个代言人吗。让我来猜猜你代表了什么……正义吗?泰尔的正义吗?真是不错的正义。”

    朱庇特四世没有任何动作,便有几个影子从他的座位的台阶上出现,将昔拉瞬间制服。

    老教宗咳嗽了一声,晃晃悠悠的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哦。我们的正义小伙被制服了呢。知道你为什么会输吗?”

    意料之中的,朱庇特四世没有得到昔拉的回应。

    他只是轻笑一声,便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走到了泰尔的神像下跪下。

    他苍老的声音在教堂内回荡:“正义……真的是一个不错的东西。但是,现在泰尔不需要正义,他需要我。”

    头也不回的,老教宗轻声宣布道:“没有举行大仪式的必要了。我会祈祷神降术,然后亲自前往白塔。”

    在他的护卫押送昔拉进入地牢,其他枢机主教离开很久之后,朱庇特四世才轻声喃喃道:“傲慢……我自然知道。”

    “但是,泰尔需要我。这就够了。”

    如同回应他的话一般,在他身前,黄铜的巨大神像微微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ps:呜……咱又感冒了,发烧到接近三十八度……

    思维已经开始混乱了……希望这一章质量还能过得去……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