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八十二章 猎人与狗(上)
    “什么?处以绞刑?”

    罗伯特难以置信的问道:“犯下这样的大罪,结果却只是处以绞刑?什么时候白塔的律法这么宽松了?”

    “我们也不想啊。不是没办法嘛。”

    站在他面前的红袍巫师无奈地摊了摊手。

    ……他绝对在故意隐瞒什么事。

    罗伯特眯了眯眼睛。

    这个人的名字叫纳西,是一位在白塔出生、在白塔长大的家族巫师。这个人曾经是罗伯特的学长,也是罗伯特的朋友之一。在三年前毕业后分配到档案部工作,负责将废物局和治安局送来的情报进行整理和归纳,然后上交到不同的领导那里。

    基本上,所有和罪犯和通缉有关的情报都会在纳西那里过一次手,如果罗伯特想要得到什么暂不透露的官方情报的话,找纳西是最稳妥的办法。

    罗伯特从同学那里听说,关于奥兰多的处刑的消息将会在近日公布,所以他才会急不可耐的去找纳西要点内部消息。

    毕竟,只是“暂不透露”的话,保密程度其实并没有那么高。

    但即使保密程度并不是很高,从很久以前就经常和纳西在私下见面的罗伯特也已经登上了废物局的黑名单,被废物局非常仔细的调查过。不然的话,罗伯特缇坦的间谍的身份,大概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被识破。

    “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啦……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纳西亮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红袍,证明自己现在有要务在身。没有功夫逗留。

    事实上,正因为知道了罗伯特的身份。所以纳西才不想和罗伯特接触。

    自己拥有怎样尴尬的身份,纳西自然是知道的。正因他的家族很清白。所以纳西才会得到这样的工作。但即使如此,在罗伯特的真实身份被调查出来之后,依旧也被废物局在暗中监视了一段时间。

    不过,不和罗伯特接触,并非是纳西怕自己惹火上身。

    他是真正的为了罗伯特着想,才会想办法避免和罗伯特接触。

    纳西非常清楚,罗伯特之所以暂时没事,是因为他缇坦皇子的身份。因为罗伯特到目前为止从白塔得到的资料都没有碰触到真正的禁忌,认为这些情报不值得得罪缇坦帝国的白塔才会对他视而不见。

    但在罗伯特从纳西这里接触到真正的机密那一天。就是他的身亡之日。

    纳西非常清楚,如果罗伯特继续和自己接触,早晚有一天这样的事真的会上演。

    但他却没想到,自己是瞒不过自己的老友的。

    根据罗伯特对纳西的了解,每当纳西想要隐瞒什么事的时候,就会很不自然的摊手。

    “等一下,纳西。”

    罗伯特轻声叫住了正要离开的红袍巫师:“这件事真的对我很重要……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奥兰多无法被处以极刑。”

    “你是认真的吗,罗伯特?”

    纳西无奈的转过头来。

    “算我求你了……”

    罗伯特低下头。以沙哑的声音向纳西恳求道:“这个问题真的对我很重要,请务必要告诉我。”

    纳西看着罗伯特憔悴的面容,不禁怔了一下。

    他直到现在,从没有见过罗伯特如此疲惫的样子。

    犹豫了一下。他向罗伯特开口道。

    “原因是……我们没有证据。”

    “因为,他们没有证据。”

    罗兰轻笑着冲着艾斯特解释道:“在这种时候,如果一开始直接公布要将我处以极刑。只会让那些多事的人认为白塔高层这是在欲盖弥彰——他们只会认为,白塔高层的确拿到了奥兰多的财富。才会想要让奥兰多的极刑作为平息巫师们怒火的幌子。”

    “这种情况下,如果白塔不给我一个更‘仁慈’的处刑。而是坚持处以极刑,他们只会因为是白塔高层心虚了,事实的真相诚如他们所猜的一般。”

    “反而,如果一开始公布出去我会被处以绞刑,人们同样也会感到不满。这种对白塔高层不满早就已经在他们心中扎根,只是他们一直没有注意到而已。如今,只要他们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就要将他们宣泄出去——比方说我。”

    “人总是这样。越是在愤怒、在不满、在仇恨的时候,就越喜欢反对与驳斥。反对权威、驳斥真理所带来的膨胀的虚荣所带来的愉悦足以让他们忘却之前的不愉快。只有这样确立了自己的权威,才能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在活着。”

    罗兰一边前倾身体,让艾斯特给自己带上黑色的眼罩,一边以愉悦的语气轻快的念道:“——但是,这反而只能证明他们的肤浅和愚蠢。”

    “他们不是要反对吗,那我就给他们反对的余地——”

    艾斯特将黑色的眼罩在罗兰脑后打了一个结,轻笑着发问:“那你有考虑过那个罗伯特的想法吗?”

    异常的,罗兰顿时沉默了下来。

    不大的地下室里,一时间只有艾斯特给罗兰整理衣服的声音响起。

    大约过了一分钟,罗兰才开口:“艾斯特,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哦?”

    “从前,有一个有钱人,用推车运送着一大堆的宝物。但在森林里时,推车却突然坏掉了。这时,一个猎人和一条狗正好经过这里。”

    罗兰轻声念道:“于是,有钱人拜托猎人帮忙暂时看管一下推车,猎人答应了。有钱人便去找替代的推车了,而猎人便看守着宝物。”

    “一直到晚上,那个猎人还没有回来。猎人开始担心起一个人在家的老母亲,于是他就让狗看好车,自己先回家照顾老母亲。”

    “有钱人回来后,见到猎人的狗一直在看着推车,于是有钱人就让狗叼回去一枚银币,作为对猎人的奖励。”

    “于是,狗跑回家,把银币交给了主人。”

    说到这里,罗兰突然停下,轻轻向后扭头,隔着蒙住自己双眼的黑布似笑非笑的看着艾斯特:“你猜猜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如果按照正常故事的发展,应该是猎人摸摸狗的脑袋,然后给它做了一顿好吃的吧,”艾斯特歪着头,饶有趣味的分析道,“但你既然问我的话,肯定不可能有这么简单。”

    “要是我来编故事的话,接下来应该是这样的——”

    艾斯特略微思考了一下,就接着讲道:“猎人看着狗递过来的银币,突然心中起了一丝贪念。”

    “‘既然能拿出一枚银币的话,一枚金币应该也给的起吧。’猎人这样想着,就让狗再去找那个有钱人去要钱,那个有钱人思考了一下,便爽快的答应了。”

    “等到狗把金币拿回来,猎人将金币仔细藏好,然后给狗绑上了一个布袋。”

    “‘你让那人用金币把袋子装满,不然你就别回来了。’这样说着,猎人把狗再次放出去,让狗去找那个有钱人。”

    “面对这样无理的要求,有钱人自然是拒绝了。于是狗就缠在那个有钱人的身边,不再回去。就这样,护送着财宝的一人一狗一起经历了很多,产生了感情。”

    “‘你想不想回去?’面对有钱人的疑问,狗最终还是选择要回到主人的身边。于是有钱人就按照猎人说的话,用金币将狗身上的袋子装满,让狗带着金币回到主人的身边。”

    艾斯特说到这里,眼中莫名的闪动着某种光芒。

    但是,他的声音却没有丝毫变形。

    稍微一顿,艾斯特便继续讲道:“可金币实在是太重了。狗一不小心就掉在了猎人所设的陷阱里,好不用意才带着金币袋子爬上来,但它的腿也瘸了,身上有伤,装着钱的袋子也漏了。”

    “……艾斯特?”

    “狗就这样拖着破了洞的袋子,一瘸一拐的向猎人的家跑去。随着它一步一步的向前走,金币也逐渐从袋子里滑落。”

    完全没有理会罗兰的问话,艾斯特只是继续念道:“最后,狗还是没有回到猎人的家中,而是死在了路上。”

    “……结束了吗?艾斯特?”

    “如果结束了话,反而是最好的。”

    艾斯特摇摇头,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形,最终变得如同面具一样苍白而干枯的面容。

    有那么一瞬间,他庆幸自己给罗兰戴上了眼罩。让罗兰看不清自己此刻的表情。

    稍微停顿一会,艾斯特才开口幽幽说道:“在那之后的某一天,某一天后的某一天,猎人在雨后出门去打猎。”

    “然后,猎人在某具已经化为白骨的尸骸上,发现了一个破洞的熟悉的袋子,里面是几枚脏兮兮的金币。”

    “见到自己出门打猎居然能捡到钱,猎人高兴坏了。而自己丢了一条狗这种小事早就在几年前被他忘了个干净。”

    “猎人认为,既然这袋子上面有洞,就说明附近就一定还有金币。”

    “很轻松的,猎人在袋子的附近找到了几枚金币,而他很快发现发现,金币的不远处还有金币,而且所有的金币都是指向一个地方的。”

    “于是,猎人就这样沿着金币,一路找了回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