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八十四章 权利的味道
    白塔并没有让罗伯特等很久。

    在罗伯特找到安维利亚的第二天,也是大结界被大巫师们修补好了的同一天,疯狂的奥兰多将于今日黄昏时分被处以注银之刑的消息就以各种渠道在白塔内部流传开来。

    尽管奥兰多炸毁财富之城的事迹已经在埃尔卡特以西的这片土地上广为流传,但到这一天为止,仍然有相当数量的巫师不知道奥兰多是谁。

    不过白塔高层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奥兰多是谁、出身于何处、他在财富之城做过怎样的事等等信息全部仔仔细细的列在通告上,让哪怕是一个从不关心时事、也不喜欢看戏的古板的巫师也能了解到这是怎样的一个人。

    作为第一个在全白塔范围内公示行刑的大罪犯,奥兰多也的确吸引到了这样一批平时宅在实验室从不出门的巫师的注意力。尤其是研发部的那些技术宅们,更是第一次接到直接发到他们试验台上的通告——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甚至还以为是不是自己的研究触犯到什么禁忌了。

    不过在他们看清通告内容之时,顿时就明白为什么白塔要如此大张旗鼓的处决一个人了。

    这个名为奥兰多的家伙,简直是当代的猎龙者艾斯特。

    他不仅仅是骗走了相当数量的财富,还引爆圣火炸.弹摧毁了大量的实验室,将白塔的布防图交给了神殿,并且从内部将大结界拆了个七零八落。

    可以说,要不是白塔的底蕴丰富。又有塔主坐镇,恐怕到现在白塔已经如同财富之城一样。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到了这时,巫师们顿时就明白了为什么以法律温和出名的白塔会将某人处以极刑。

    这是眺望白塔自成立以来所施行的第一次注银之刑。不过奥兰多倒也的确对得起这个待遇。

    通告上还专门花了大量的篇幅描述了奥兰多整个计划的详细细节——从最开始用来试水的信件筹款。到后面两个阶段的扩展计划,完完全全的列在了通告上。因为奥兰多的逮捕隐秘而迅速,直到处刑前夕,那些被奥兰多欺骗的巫师才意识到了自己受骗了的事实。

    同时,为了防止游行示威,在巫师们接到通告之时开始计算,数小时后就会将奥兰多处决。

    通告指出,奥兰多还有着相当数量的协同者。这些或知情或不知情的协同者,在平时帮助奥兰多进行宣传。而在奥兰多被捕前夕,正是由他们将奥兰多所持有的巨款保管起来,也正是他们将那些人证暗杀灭口。

    “……希望在此次事件中遭受了损失的巫师保持冷静,立即将最近的治安局报备自家确切的损失金额,等待后续赔偿。相关部门已掌握这些协同犯的相关信息,一旦他们露出马脚,将立刻被‘眺望者’结界锁定,同时希望各位巫师积极举报任何可疑分子,您的举手之劳将为更多的受害者们提供长足的帮助。”

    罗伯特半倚在身后的躺椅上。单手捏着通告一字一句的读着:“……我们必将给各位巫师一个满意的答复。”

    “呵,说的和真的一样。”

    罗伯特不屑的笑着,将手头的通告随后扔掉。

    要不是这份通告就是一个带着金丝眼镜、长的很高的办事员在他的督促下当场编出来的,说不定他还真的信了。

    这通告上奥兰多的各项信息和骗局的细节看上去的确像是审讯出来的结果。这样就足够了。反正那些人就是再怀疑,也不可能自己去审讯奥兰多。而在那个“协同犯”的威吓之下,自然也不会有人冒着被某部门调查的风险去为奥兰多辩护。

    当日公布、当日处决。上街游行什么的根本来不及。

    即使他们意识到了不对。仅仅一下午五六个小时的功夫根本就不够他们调查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而在奥兰多被处刑之后,也不会有人就奥兰多的死法上过多纠缠。

    他们最多也就催促一下白塔当.局尽快找到那些奥兰多的同伙。将他们的赔偿款发下去。而一旦陷入到踢皮球的环节,就等于是到了白塔高层的主场。

    基本上。不可能出现任何风险。奥兰多一定会被处以注银之刑。

    在通告发遍整个白塔以后,如果白塔高层还想有哪怕一点的公信力,就绝不可能有丝毫反悔。

    现在,那些想得比较多的“聪明人”们,恐怕已经在心中给白塔高层找好了各种理由。

    比如说,对奥兰多处以极刑立即施行实际上是为了摧毁奥兰多的同伙的精神防线。在这样迅猛的一棒子之后,如果再宣布污点证人的福利,说不定真的会有同伙承受不住压力,主动招供。

    ——如果奥兰多真的有所谓的同伙的话。

    罗伯特深呼了一口气,感到心情略微愉悦了一些。

    他以前就是这样的聪明人。

    他总是认为,自己只要想的多一点,平时就会更加顺利一些。不过到了今日,他总算是明白了,他平日“思考”时接触的信息,不过是别人想让他接触的信息而已。他会怎么想,然后怎么做,早就已经被人规划好了,接下来不过是像一个小丑一样以拙劣而全身灌注的演技逗人发笑而已。

    有那个胡思乱想的功夫,还不如脚踏实地。哪怕多看一本,整理一条巫术公式,也比琢磨这些无用的东西要好的多。

    随着奥兰多被判处极刑,赫尔兰的身影渐渐在罗伯特心中消散。那口郁结在胸中的不平之气终于舒了出去。

    突然的,罗伯特失去了观看奥兰多死刑的兴趣。

    哪怕是待在这片土地上一会,罗伯特都会感到自己的时间正在被浪费。

    “等到大结界打开,就回缇坦吧。”

    罗伯特轻笑着,伸手端起躺椅旁边的一杯酒放在眼前。

    晶莹剔透的卡拉尔圆腹杯中是如同鲜血一般的深红色液体。卡拉尔红酒特有的浓重果香被向内收拢的杯口凝聚起来,球型的杯身、相比较法拉尔高脚杯更加大的杯口适合将鼻子伸进去闻香。

    罗伯特出神的凝视着那如同鲜血一般的液体,深深吸了一口香气,小饮一口,然后倾斜杯身,将剩下的昂贵酒液全部倒在地上。

    “赫尔兰……安息吧。”

    他低语着,将已经没有酒液的酒杯倒扣在唇边,整个人如同失去力气一般向后倾倒,将重心全部交给身后柔软的躺椅。

    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居然会这么管用。

    罗伯特猛然坐起,凝视着那片洒在雪白色地毯上的绛红色液体,陶醉般的吸了一口气。那股珍贵的果香就这样充盈在整个房间中。

    “权利的味道……真香啊。”

    罗伯特低语着。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老头子一直挺着最后一口气就是不撒手,为什么几个哥哥一个个的行事风格如此肆无忌惮。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皇子身份意味着什么。

    野心化作火焰,渐渐从罗伯特的瞳底燃烧起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