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八十五章 行刑日
    现在的时刻是下午三点,距离奥兰多执行死刑还有接近三个小时。

    在通告发出去之后两个小时,奥兰多的处刑地点终于确定了下来。

    作为眺望白塔历史上第一个被执行注银之刑的大罪犯,奥兰多将在白塔最高的尖塔上被公开执行注银之刑。因为第二塔的顶层距离大结界甚至只有三米不到的距离,在那种高度上处刑,下面的人根本就看不见,也就失去了公开处刑的意义。

    在简单的讨论过后,执行地点确定在了第二塔二楼的一个伸出来的阳台上。这是一个站在在地上也能看得清楚的高度。

    现在已经有一些白银阶的巫师开始在第二塔的二楼上组装注银椅——这还是相当原始的那种注银椅,虽然款式老旧却银光闪闪如同刚出品一般。

    那是具有高等精灵艺术风格的华贵刑具。

    虽然理论上最简单的注银之刑只要抽血、注银、冰封就可以,但据说在数位研究埃尔卡特古代文化老巫师的主张下,奥兰多的处刑将尽可能的复原古代埃尔卡特人的注银仪式。

    用来执行注银之刑的用具是一辆固定在地上的相当具有艺术气息的座椅。

    白塔仅有的这一套注银刑具,还是斯科特和安维利亚从王廷离开的时候,连同部分宝库顺手被带出来的。到现在为止,完全算的上是文物级别的东西。

    看上去有些类似古代埃尔卡特执行电刑用的电椅,只是上面缠绕着大把扭曲的银色带刺金属藤蔓。

    这些看似金属的藤蔓实际上却是中空的,而且它们也并非是金属,而是具有伪铁特性的某种木质藤蔓,只是外面镀了一层银而已。

    这些相当具有艺术感的扭曲的藤蔓实际上是往座椅后面的材料槽中放好材料后,从注银椅的开口中自行抽出的消耗品——现在摸上去还有些微微发烫。

    在执行注银之刑的时候。受刑人要正坐在固定在地上的座椅上。随后,这些银色的藤蔓就会在机关的作用下一点点的收紧,直到那些锋利的尖刺划破皮肤、银色的藤蔓沿着皮肤的裂口嵌入到体.内,皮肤表面再见不到一点凸起为止,第一步就算是完成了。

    银色的纹路会如同纹身一般出现在受刑人的皮肤表面,在受刑人体内的血液便会被藤蔓上的纹路引出。流到身后的座椅上。同时,受刑人全身被具有伪铁特性的木质藤蔓固定,整个人就像是被钢筋钉死一般,关节再也无法弯曲一点,只能这样僵直着坐在座椅上,残余的生命也陷入了倒计时。

    在受刑人因为失血而晕厥过去的时候,行刑人就要按动座椅上的开关,将储存在银色的藤蔓里面的水银蒸汽就会被温和地注入到执行人的血管中,填充血液的空缺。

    略微的高温将藤蔓软化。受刑人身后的座椅在机关的作用下向后展开变成一个金属的品面,将缚于其上的受刑人的身体向后展开躺平。

    这时候,受刑人大约已经死了。而水银就要源源不断的填充其上,将血管完全填满。然后执行人将储存着水银的器皿取走,用一个巨大的、刻满了防腐咒文的水晶罩子将受刑人盛放进去,里面填满水银,直到看不到一丝空隙,再封住口。低温储藏后放入棺材之中,埋入地底。

    如果这时处刑人的手法够好的话。受刑人应该没有受到任何多余的伤势。这样的话,他们的灵魂就会在三个月后被完整的冻结起来。

    他们的尸体依旧具有弹性,他们的灵魂也还保有知性,甚至他们还有着触觉。但因为他们的灵魂过于沉重,根本不可能上升到天上,回到神明的国中。他们只能这样凝固着。直到世界终结——或者被魔鬼偷走。

    这些罪人的灵魂已经变成了水晶一般的艺术品,灵魂中的污秽也因为水银而被彻底净化。在魔鬼的世界里,每一个注银的罪恶灵魂都是最顶级的奢侈品。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受到注银之刑的灵魂不在魔鬼手上的。人们也不会为了这些罪人的尸骸而与魔鬼抗争,更多情况下。魔鬼还会与他们签订一些有利于人们的契约,作为合理合法的带走这些灵魂的交换。

    注银之刑如此具有仪式性,与古埃尔卡特人的文化有关。他们相信通过这样的仪式,可以洁净人们的血液,让埋藏着注银者附近的人的思想变得纯净。

    准确一点的说,如今的三极刑一开始都是埃尔卡特人发明的。

    十字架是长眠导师的标志。那些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人,他们的鲜血会将整个十字架浸透。而在他们咽气之时,血液的腥臭味已经足以招来蝇虫。埃尔卡特人相信,这样可以让喜爱洁净的长眠导师厌恶这样的死者,就不会将他的灵魂带走。这也是为什么埃尔卡特人要为尸体沐浴化妆的原因。

    而火刑和注银之刑,都与埃尔卡特人的两个死敌有关。这两个死敌,一个会化为黑色毒液进入人体控制他人的思想,而另外一个则是会变成人的样子,用谎言和音乐在人群中挑起斗争。

    这两者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具有相当程度的不死性。唯有注银之刑和火刑才能封印这两者。可以说,在最开始的时候,三极刑中的仪式成分都要多于惩罚。而且一开始也不仅仅是三极刑,只是这三个流传下去了而已。

    而在后来,钉十字架、火刑和注银之刑,才在众神的演绎之下变成了针对反人类者、叛国者和异端的极刑。

    不过,即使是白塔的学者,最多也只能了解到这种程度。在埃尔卡特化为荒漠之后,那段历史也被一同埋葬。冬果会那边大约还有相对完整的记载,可在白塔只有一些藏在诗歌和传记中的相当模糊的描写。

    距离行刑之时还有数个小时,那些白发苍苍的老巫师们便已早早的就来到了第二塔的顶层,围着组装中的注银椅,兴致勃勃的交流着自己关于古代埃尔卡特的研究。

    这次的行刑者将是斯科特,响应那些老巫师们的请求,他将以最标准的流程,向广大巫师学徒和研究埃尔卡塔古代历史的巫师们演示注银之刑的全过程。

    与那些年轻人不同。这些老巫师相比较奥兰多的罪行,反而更期待原始版的注银之刑的全过程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毕竟,听和看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体验。

    就在注银椅快要组装完毕的时候,第二塔的楼下传来阵阵喧嚣声。老巫师们不禁向下望去。

    只见在喧嚷的人群中,一个眼睛缠着黑布,双手被枷拷在身后的黑发男子在密密麻麻的诡刀巫师的包围之下,从第三塔的地下室出来,向着第二塔的侧门走去。

    这些诡刀巫师的胸口带着青雀鸟勋章,脸上带着骄傲的神色。昂首阔步的将白塔最大的罪人带向他的死刑场。

    眼尖的人已经发现,奥兰多的面色极为苍白,脚步虚浮。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不会怀疑他是否遭受过严刑拷打,因为事实已然摆在眼前——奥兰多如今分明就是已经失血要几乎要休克的程度。就算治愈药剂能够治愈外表的伤势,也无法补充血液。奥兰多此刻严重失血的神态已经证明了白塔之前的拷问是如何残酷。

    毕竟,为了保证灵魂不会从尸体的伤口中被挤出去,被施以注银之刑的人是不允许出现任何大的伤口的。

    一位老巫师看着楼下几乎沸腾着将诡刀巫师们重重包围的人群,下意识的抬头看一下太阳。

    如今夕阳已经开始西斜。

    最多不过一个小时,黄昏便会降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