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八十七章 罗兰的觉悟
    巫师们就这样沉默地看着奥兰多迈着沉重而不协调的步伐,拖着身后的脚镣走出了大门。

    满是钉刺的沉重脚镣拖在木质地板上,在地板上留下数道刻痕,发出锯木头一般尖利刺耳的声音。

    奥兰多没有遮掩自己的虚弱。

    随便一个人都能看出“奥兰多”此时已经在死亡的边缘,就算猛然爆发出最后一丝力气将镣铐挣断,也绝对不可能从众多巫师的围困中逃走。

    而结界巫师们心中的震惊更是要远超其他的巫师——在他们的侦测生命活力和侦测灵魂活力带来的视界中,能够看到“奥兰多”此刻真正的状态。

    说是濒死都是委婉。就活力侦测的结果来说,奥兰多此时已经和一具尸体差不了多少了。

    既然如此,奥兰多为什么要过来?

    难道他是来送死的吗?

    巫师们一时陷入了迷茫。

    “——抱、抱歉!”

    在罗兰走出仓库大门之后,才有几个年轻的诡刀巫师气喘吁吁的跑上来:“一时没看住,才……”

    “无妨。闭嘴。”

    斯科特伸手,示意他们无须再说话。

    在被斯科特漠然的目光扫过的瞬间,那几个年轻的诡刀巫师便如同被掐住脖子一般瞬间,就连喘息声都被止住。

    哪怕他们因此而被涨的满脸通红,也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只能瞪着拖着沉重的脚镣,一步一步向前走的奥兰多。

    斯科特看向奥兰多的目光渐渐的变得深邃。

    他迈出一步。拦在了奥兰多前面:“你想干什么?”

    “一般来说,死刑犯在行刑前总是可以提出一个要求吧。”

    奥兰多却只是抬起头来。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和煦笑容。

    看着他的笑容,斯科特沉默了数秒。然后干脆利落的从奥兰多面前闪开,给出了简洁明了的回答:“说。”

    奥兰多笑笑,向着自己的注银椅走去,然后坦然坐在了上面。

    他抚摸着注银椅的扶手,从注银椅上向楼下望去,如同一个抚摸着王座的年迈的君王一般。

    被奥兰多淡然的气质所摄,巫师们不禁屏住了呼吸。

    从二楼到一楼,所有的巫师渐渐停止了交谈,将目光投向了奥兰多。

    “我只是想……在死前。和你们聊聊天而已。”

    奥兰多以沙哑干枯而带着莫名磁性的嗓音,轻声说道:“只是聊聊天而已。”

    但是,包括斯科特在内,没有一个人回应奥兰多的话。

    整个第二塔周围一片寂静。

    奥兰多丝毫不感到尴尬,他只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轻笑着开口说道:

    “我们出生在一个罪恶的世代。”

    他的第一句话就让巫师们眼皮一跳。

    一种要被牧师传教的预感顿时充斥在他们心中。

    果不其然,下一句奥兰多便说道:“你们求幸福,求富庶,却不知要向谁求。”

    于是便有人在人群中高声嘲讽:“你这意思。难道要我们向神明求吗?”

    顿时,阵阵笑声便从人群中传来。

    奥兰多却只是摇摇头。

    “你们向那些比自己地位更高的人求,向那些比自己富庶的、比自己高贵的人求幸福,难道和向神明祈求有什么区别吗?”

    一言既出。尽管嘲笑声没有散去,却有许多巫师顿时便愣在了原地。

    而奥兰多的下一句话,却彻底让他们安静了下来:“我就这样跟你们说。这世代有罪了——不只是巫师们有罪了,牧师们也有罪了。”

    “那些牧师高声呼求神迹。以神明的好恶定是非,又与奉承权贵的小人有什么区别?”

    奥兰多那并不如何高亢的平淡声音在寂静的环境中传开。顿时便在人群中炸开了锅。

    在这个有神的世代,哪怕是巫师也不敢如此贬斥神明。

    顿时,巫师们便以看待疯子的目光看向了奥兰多。

    但是,奥兰多的声音却没有停止:“幸福人之所以幸福,并非是因为某些人还活着,反倒是因为某些人死了。由此,我就可以跟你们说,这世代有罪了。”

    “人们在话说的时候要再三强调自己的美德,而不是强调自己的罪过。由此,我就可以跟你们说,这世代有罪了。”

    “人们在自称善意的同时,心中便存恶意;在强调自己是为了他人的时候,所做的都是为了自己。由此,我就可以跟你们说,这世代有罪了。”

    渐渐的,巫师们一个个的停止了讨论,抬头看向了被荆棘锁在座椅中的奥兰多,眼中闪烁起了莫名的光。

    在片刻的沉默之后,便有巫师高呼道:“那么,奥兰多,你是有罪的吗?”

    奥兰多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以平淡的声音接着说道:“我就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是有罪的。你们也是有罪的。”

    “正如我所说的,我之所以欺骗你们,又给你们讲这些事,并非是为了你们,全然都是为了我自己。”

    然后便又有人高呼道:“那么,奥兰多,你即是有罪的,又如何证明你所说的都是对的?”

    奥兰多却只是笑着,以沙哑平淡的声音反驳道:“你既然如此问我,便说明你心中已经信我了。你们当然有权利认为我在欺骗你们,但那和我无关。”

    说到这里,奥兰多却突然止住,不再言语。

    他回过头去,对斯科特轻声说道:“好了,行刑吧。”

    斯科特却不动弹。周围的时间顿时扭曲,声音被隔绝在外。

    在斯科特的领域之中,唯有斯科特自己和奥兰多——或者说罗兰维持着正常的样子。

    斯科特不禁眯起了眼睛:“你真想死?”

    “不,我当然不想。”

    罗兰坦然说道:“我只是在赌。”

    “赌什么?”

    “赌导师能够回到这个世界。赌我能够死而复生。赌我死后能见到姐姐。”

    罗兰看着面板上定格在“三秒”的死亡时间,笑笑过后将目光移开:“说实在的,斯科特,你真的以为我会就这样死去吗?”

    “当然不会,”斯科特毫不迟疑的摇摇头,“我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你要死……这毫无意义。”

    “作为一个甚至没有正经的死过一次的人,我有什么颜面当长眠导师的教宗?如果我自己都不相信长眠导师可以救我,我又怎么让别人相信导师可以救他们?”

    罗兰轻笑着答道:“我说实话。那些在人群中接话的,都是我事先找好的人。我说的这些话,我在之前也实实在在的准备了很久。”

    “也就是说,你又骗了他们咯?”

    “正是如此。”

    罗兰毫不避讳的答道:“我之前就说了,我做的事都是为了自己。”

    他将目光从斯科特脸上移开,低头看着被荆棘捆缚在座椅上的自己。

    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罗兰才开口轻声说道:“海琳娜教会了我很多……如果我把目光停留在个体上,奋斗一生恐怕也得不到什么东西。”

    “即使我不了解我应该怎么做,我一点都不适应这样居高临下的决定他人的生死,我也必须习惯下去。”

    “……你难道想要拯救世界吗?”斯科特忍不住出声嘲讽道。

    在他看来,罗兰的行为简直就是瞎折腾。

    但罗兰却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我不是想要拯救世界……是我必须拯救世界。”

    “我是罗兰,罗兰.奈若拉。长眠导师的选民和教宗,天灾的主人,白银女王的胞弟,埃尔卡特未来的王……其实你说的没错,我要拯救世界,仅仅是因为我想要拯救世界。”

    “这些人他们活着我会很开心,他们死了我会难过。我不想看着他们死去,哪怕是为了我自己的开心,我也必须拯救世界。”

    罗兰笑了笑,回过头去看着斯科特:“简单来说,就是‘我乐意’。”

    “……这样就够了。”

    斯科特点了点头,嘴角微微扯动,露出一个并不如何好看的微笑。

    然后,他撤去了自己的领域,用力罗兰身后的按钮。

    缠绕着的荆棘迅速收缩起来,扎进了罗兰体.内。(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