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八十九章 灾难的回声
    耀金色的光流在摧毁了第二塔之后便开始继续移动。

    它的直径接近七十米,凡是被它掠过的人瞬间就被燃烧殆尽,哪怕只是被光柱轻轻擦了一下,也会像被泼了油一般剧烈的燃烧。建筑物则在光的照耀下化为灰烬。

    除此之外,还有暗金色的、暗绿色的和翠绿色这些颜色不同、大小不等的光流。数量共计有十三种。越是细小的光流,其移动速度就越发迅速。

    暗金色的光流行过之处,生物瞬间被分尸,地面和建筑上面满是刻痕,就如同被万千剑刃犁了一遍一般;而暗绿色的光流则让人变得苍老、建筑物仿佛瞬间过去了数百年一样衰败锈蚀。

    而共同点是,任何颜色、任何大小的光流都足以抹杀任何黄金阶以下的生命。

    十三道光流如同玩游戏的孩童一般随意的移动着。从它们那弯弯曲曲的移动轨迹就可以看出,行使这些光流的存在并没有非常明确的目标,只是瞎逛一般四处移动着,并如此随性的带来毁灭和死亡。

    这些光流并不是任何牧师所行使的神术,而是神明所亲自行使的神罚。其性质就和艾尔萨克斯之前轰下的一拳没有任何差别。在眺望者结界自毁之后,众神甚至用不到像暴力之主那样轰下一拳——仅仅只需要释放出自身最纯粹的神力,就足以毁灭巫师们的身体。

    如果是众神的牧师站在那光柱下的话,不仅不会受到伤害,反倒会迅速提高实力、恢复伤势。

    可同样的神力,对于没有信仰的巫师来说便是灭顶之灾。

    圆柱形的歪曲结界根本防御不了来自正上方的攻势,反倒化作斗兽场的囚笼,将巫师们的生路完全封锁。

    在尝试使用各种手段对抗那些光流均未果之后。巫师们彻底绝望了。

    他们想要逃走,躲避那移动速度并不是很快的光流。而且他们的确有那个能力。

    但实际上,就连那缓慢到足以应对的移动速度也是光流的武器之一。因为光流移动速度的差异,以及自身所处的位置不同,导致了在面对复数的光流的时候,巫师们所要采取的对策必然也是不同的。

    有的人想向左躲藏。先离最大的光流远一些再说;而有的人想往后退,先避开即将到来的小而迅速的光流……因为采取的对策不同、并且人群实在是过于集中,于是其他巫师立刻就成了阻挡自己求生之路的阻碍。

    ——顺理成章的,巫师们发生了极为激烈的冲突。

    一开始先是呵斥怒骂,然后就是推搡和踩踏,紧接着就是武力冲突。第二塔倾塌后引起的大地震使得普通的踩踏事故变成了足以将巫师致死的陷阱,而巫师位阶的不同导致的社会地位的微许差异此刻更是成了使矛盾得到进一步激化的汽油。

    于是,在光流移动着将要把巫师们毁灭之前,巫师们便抢先一步的要将自身毁灭。

    小规模的巫术、大规模的巫术、非杀伤性的巫术、足以致死的巫术。在光流玩笑般的逼迫之下。巫师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聚成了紧密的团,然后耀眼的灵光便从内部爆发开来。

    与此同时的,随着第二塔的残骸砸在地上,从内区一直延伸到四环的区域有六分之一直接被第二塔砸了个粉碎。

    建筑物开始坍塌。如同雪崩一般的连锁反应之下,巫师和普通居民的反应显得实在是过于迟钝了。

    离第二塔稍微近一点的建筑被直接碾成渣,吞没在了飞扬的尘土和炽烈的金色火焰中。

    而离第二塔远一些的建筑物也没有得以幸免。因为第二塔的顶端开始崩裂,燃烧着金色火焰的碎片如同陨石雨一般重重的砸在房顶。

    那些被第二塔的碎片砸到的建筑物立刻从顶端开始破碎。

    先是顶层鼓胀开裂并且发生了巨大的爆炸,然后建筑物内部的钢筋也在巨大的冲击下被崩断。在整个房子从顶端被劈成两半之前。因为承受不住过大的压力,房屋的中间部分也拦腰折断。

    有的人直接被陨石砸成了碎片。亦或是有一半的身体被爆炸的冲击波撕碎。还有一些则被落下的房顶砸的头破血流,运气不好的则可能挂在钢筋或是别的什么地方上面,一时半会也死不掉。

    除此之外,还有少数稍微幸运些的居民房没有被第二塔的碎片砸在顶棚上,因此他们的房屋也没有因此坍塌。但这并不说他们的房子就得以幸免。

    燃烧着金色火焰的陨石从他们的房屋侧面——墙或是窗户什么的地方砸穿进去,然后就这样留在他们家里或是从另一头穿出去然后嵌在下一户人家的外墙里。只要不是里面的人运气太背。被穿墙的陨石砸死的可能性并不大。

    只是被这样横着穿过的话,稍微坚强一些的房屋也不会因此而被砸坏。一般来说只是会微微摇晃了一下,掉落下来一些建筑物碎片而已。

    不过,如果他们的运气不好的话,就会发现自家的门被卡死。或是门口被建筑物的碎片堵死。这种时候,残留在缺口上的金色火焰就会从内部燃起,将房屋渐渐吞没,将里面的人完全烤熟。

    极少数的——大约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建筑物完全没有损伤。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将会逃过一劫。

    神明总是公平的。哪怕他们因为自己的幸运没有被第二塔的碎片毁掉,他们那完好无损的房屋也会被邻居的房屋残骸、燃烧着火焰的树林和第二塔的碎片堵死。如同孤岛之于海洋。

    而这时,一道暗红色的细小光柱已然向着他们飞速前进,如同闻到腥味的野狗一样四处嗅嗅,欢快的将漏网之鱼嘎嘣嘎嘣的嚼碎吞下。

    在这种绝望之下,巫师们几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有的人狂乱的向四周胡乱砸着各种巫术,有的人则像一个迷路的孩子一样蹲在地上抱头痛哭,有的人则无意义的高声呼喊着,脸上是长的很像希望的绝望。

    不,与其说巫师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不如说是他们想起了自己的身份。

    他们是人。不是怪物,不是异端,不是没有感情的研究者。

    他们是人类。

    是畏惧死亡、向往美好的人类。

    在这一天,白塔巫师重新想起了,何谓绝望、何谓死亡、何谓地狱。

    “女士!开启旧日之城吧!”

    一个有着通红酒糟鼻、穿着邋遢正装的山民男人瞪着满是血丝的双眼看向安维利亚:“现在还来的及!”

    “不,已经来不及了,帕奇局长。”

    安维利亚端庄的坐在花园之中,眨着那双金色的瞳孔微笑着注视着帕奇。她的眼中是近乎安详的宁静。

    作为传说中的废物局的废物局长,帕奇有着超乎常人的巨大心脏。

    哪怕是第一塔毁灭之时,他也没有出现;哪怕是第三塔的巫师们召开了所谓的战时会议,他也只是醉醺醺的高声骂着那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不过到了如今,他终于是坐不住,爬上了立在第一塔残骸上的空中花园,找到了安维利亚。

    “我的个天呐!怎么会来不及?能救一个就救一个呗,女士你到底在想什么啊?老帕奇已经快疯了!”

    “但是,帕奇局长,刻着旧日之城术式的第一塔和第二塔已经被毁掉了。刻着部分旧日之城术式的眺望者结界也被自毁,我们是真的来不及了。”

    “见鬼——不是有第五塔吗?第五塔那边应该有备份吧!”

    帕奇疯狂的挠着自己的头皮,满是油垢的头发被他一把一把的攥起:“老帕奇快要疯了!女士你赶紧下令吧,老帕奇保证在您眨眼之前就把旧日之城开开!”

    “你知道的,帕奇,我不会眨眼。”

    安维利亚没有回答帕奇的话,只是轻笑出声:“你想去第五塔对吧,帕奇?”

    帕奇背后一凉,突然意识到了某种不妙。

    他立刻低声恳求:“不,女士您别激动,听我说,老帕奇还是能帮到不少忙的……”

    但帕奇还没有说完,他就发现身边的场景不知何时变成了第五塔。在他面前的安维利亚也变成了斯科特。

    “很好,这样人就齐了。”

    斯科特用那双冰蓝色的瞳孔漠然扫过他的身体人,让帕奇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他不自觉的朝四周看去。

    近乎全员的研发部成员、各系首席巫师、几位不出名但是有真才实学的老巫师、卡在白银阶上不去的教职巫师……

    ——一言以蔽之,就是白塔的未来。

    帕奇心中的不安越发明显。

    “我说,斯科特大兄弟……”

    “帕奇局长,你稍微安静一下。”

    斯科特再检查了一下,然后朝身边的一位帕奇从未见过的老巫师恭敬的点了点头:“梅林大师,麻烦你了。”

    “交给我了。”

    那位老巫师也认真的向斯科特点了点头。

    “等……”

    下一刻,除了斯科特和那位被叫做梅林的老巫师之外,在场的其他人动作全部定格,变成了金灿灿的雕像。建筑物也染上了灿金色的光晕,一瞬间整个空间全部凝固了起来。

    斯科特长叹一口气,然后瞬间回到了安维利亚身边。

    “辛苦你了,斯科特。”

    安维利亚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

    ——然后,她打开了歪曲结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