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九十一章 坍塌之树
    在直通天际的歪曲结界模糊然后消散的时候,巫师们的确是雀跃了一瞬间。

    但仅仅是一瞬间而已——随后那求得生存的希望就转化成了等量的绝望。

    在白塔的西方,一个数百米高的灿金色巨大人影漠然矗立。

    他的右手握着灿金色的巨大权杖,全身散发着太阳般灼烈而耀目的光芒,甚至让巫师们看不清他的面庞。

    但毫无疑问的是,祂是泰尔——以化身降临的泰尔。

    哪怕是不信仰神明的巫师也能认得出来。

    但即使是这些世界上的最大异端们,在亲自面对泰尔的化身的时候,依旧感到万分胆寒。

    这与自身意志的坚强与否程度完全不沾边。

    只要是人类,看到传说中的神明亲自降临,无论如何也只能感到自身的卑微。

    在歪曲结界消失的一瞬间,那个灿金色的人形便举起了手中的权杖。

    “凡不虔敬的——”

    如同雷鸣般隆隆的声音在天上响起。

    然后,天亮了。

    ——只能如此形容。

    以泰尔的化身为中心,数百上千道粗大的光柱从天而降,几乎笼罩了三分之二个白塔。

    凡是碰到光柱的巫师都瞬间燃烧了起来。回荡在光柱附近的灼热的空气将巫师们完全淹没。建筑物被完全引燃。

    那是和赛尔之前施展过的阳炎爆一模一样的神术。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是由泰尔亲自施展。

    因为目的并非是攻坚,而是屠杀——泰尔的这次神术并没有非常集中。而是完全的分散开来,在光柱和光柱的中间留下了大量的空隙。

    但这并不意味着泰尔的手下留情。

    所谓阳炎爆。自然“爆”才是主题——

    “——必要遭难!”

    顿时,烈日的光辉猛然爆裂开来。

    将整个白塔捅成了筛子的数百道耀金色的光柱中间猛然升起一丝赤红。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光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起来。化成了赤金色的火柱。

    随后火柱便膨胀起来,化为了金色的飓风,赤红色的火焰隐藏在风暴之中,毁灭着风暴所席卷的一切。

    空气变得空前的灼热。整个白塔,所有的建筑物无一幸免的开始燃烧。防护火焰的结界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地上的巫师们在奔跑的过程中全身的皮肤便燃烧了起来,哀嚎着死去;而地下的温度也以可怕的速度迅速提高,没有正面战斗能力的巫师和普通居民身上的皮肤已经变成了滚烫的通红,汗水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然后变成潮热的水汽回荡在空气中。

    地下的避难室此时已经失去了意义。钢铁的大门在高温下扭曲变形,无法打开,若不是防护高温的结界,光是碰到大门就会被烫伤。

    避难室中的温度让人联想到铁匠铺和锅炉房。极度潮热的空气已经让一些孩子和老人出现了恶心头晕的症状。

    和已经化作了完全的蒸笼的避难室相比,地面上的景象更加惨烈。

    风暴和风暴之间相互勾连,不同方向的火焰风暴聚在一起,形成了新的飓风。完全混乱的风暴让人完全无法预判其行动轨迹。

    而哪怕是没有了裹挟在风暴内的流火,仅仅被那热风远远的吹上一下,全身的皮肤就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脱水变干发黑。就算及时脱离了热风的笼罩范围。整个人也会虚弱的失去力气和超过半数的体重。

    这自然不可能是纯粹的能量攻击。

    之所以仅仅化身的一击之威便足以灭国,并不全是泰尔自己的力量,而是“太阳”的神职带来的延伸领域的力量。

    从不好的方面来考虑,提到太阳就让人想到旱灾。然后就是饥荒、暴乱、灼热。而这些人们对“太阳”形成的下意识的考虑。就会给泰尔带来相应的力量。

    时至今日,无论是太阳还是正义,都已经成了泰尔的独占领域。不仅仅是这两个神职本身。甚至就连延伸过去的神职也已经被他完全吞下。

    可以说,泰尔一个人就足以顶的上半数的神明。

    不过即使是泰尔的化身。也仅仅只来得及发出这样的一击。

    并不是安维利亚和斯科特的阻拦,也不是克拉维或是帕尔布奇科回来了——那是一道让整个世界平静下来的巨大的悲怆。

    就像是亲人死去一般的痛苦。又像是目睹自己死期将至的绝望,一种无以言喻的巨大悲怆让整个世界的人全部定格了一个瞬间。哪怕是泰尔,祂高举着权杖的手也僵在了空中。

    下一刻,满是星辰的夜空上浮现出了巨大的幻象。

    那是巨大的、立体的、不断在移动的纯白色的树状图。由环、线和符文组成,像是只有轮廓的不怎么精准的金字塔又像是拉起的窗花。

    其精巧结构的每一个细节都蕴含着奇异的道理。它就这样密密麻麻的铺满了整个夜空,抬头望去,整个视野都被其完全铺满。

    神奇的是,无论人们此时在何地,抬头望去都能看到一个完整的树状图。

    如果仔细的去找的话,大于可以在其中的一个圆环中找到人类的影子吧。在那个环的内部写着无穷无尽的符文,每一组符文都是被其记录的人类的一个新特性。

    不过,它却并非是完整的。

    直觉比较敏锐的人第一时间就意识到,祂应该是某个更加浩瀚、伟大的存在的其中一个部分。光是残余的这部分上,仍然有一些圆环被染成了昏黄色、一些圆环扭曲变形、一些线被扯断、符文被涂鸦。就算是残存的比较完整的部分,如果洞察力足够的话也能看到那些线的颜色明显比环和符文要浅的多。

    但实际上它们的颜色是一样的。只是那些线上面布满了虫蛀般的细小空洞而已。

    可即使如此,仍然不影响祂的神圣性。在那股巨大的悲怆出现的同时,所有人在那一瞬间停止了争斗,抬起头来静静的看着那个残缺却依旧美丽的巨大树状图。

    那是生命之树卡巴拉,掌管了变异与进化、划分位阶并祝福新生命的圣者。

    “我的孩子们……”

    在模模糊糊、如同被干扰的声音在所有人的心底发出的同时,如同冰面破碎一般的清脆声音传来。支撑祂身体的破破烂烂的线条终于崩断开来,连锁反应一般瞬间断裂了一大片,一些圆环炸开,一些圆环完全变成了昏黄色,向上被抛出了天空。

    而剩下的符文连同白色的圆环,则如同下雨一样零零散散的向着地面落下,碰到地面之后便突然消失。

    所有生灵此刻同时感到自己血液中的某些联系被切断,某种压抑着的保护性措施被取消,世界上所有存在同时开始产生了某种微小但的确存在的变异。

    同时,在无人发现的角落中,百余种生物——植物或是动物同时闪烁起了白色的光芒,然后崩碎开来,整个种族就这样凭空消失在了空气中。

    泰尔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以千年前太阳王朝的礼仪向着祂不断落下的残骸沉默却极为恭敬的行了一礼。

    大约过了半分多钟,泰尔从容的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数人,慢慢攥紧了自己手中的权杖。(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