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九十二章 全知者罗兰
    奇异的花和藤蔓从地上升起。在这些植物的规模形成一个小型的花园之后,周围的空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那不是隔音结界的作用,也不是安维利亚又展开了一次歪曲结界。她只是用自身的起源将泰尔拖入了自己的领域而已。

    她并不是要垂死挣扎。

    安维利亚当然知道,白塔已经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得到拯救的可能了。

    别说唤星者还滞留在星界。哪怕他现在立即下来救场也是无济于事。

    退一步讲,就算泰尔和众神没有直接对白塔发动攻击,就算白塔的建筑物完好、巫师们也存活大半,但在尖塔和大结界相继崩溃的现在,巫师们也不可能还像以前那样相信白塔了。

    身为白塔巫师的自豪感已经被会毁灭的不剩多少,怀疑的种子也已经在他们心中种下。哪怕此刻众神立即退兵,这颗定时炸弹也迟早会在白塔内部引爆。

    与其将力量浪费在这里,反倒不如集体逃走,想办法重建新白塔。剩下的这些巫师、居民和研究器材正好可以作为弃子丢在这里,拖延众神的步伐,吸引他们的目光。

    安维利亚三人自然是非常明白这一点。活到他们这个年纪,早就忘却了年轻人的冲动和谁都不想放弃的懦弱的理想主义。自然不会产生哪怕一分一毫的和白塔共存亡的无脑想法。

    们此刻依旧选择出来抗击泰尔,并不是想着要拖延泰尔的脚步,让那些巫师们求生——恰恰相反。他们是要让那些巫师来拖延其他的神明。以此创造不受干扰的和泰尔单独厮杀的条件——

    “我可以保证,最多三天之内。至少一位神明的教宗就会来亲自进攻白塔。”

    在一天前,当时还被束缚在十字架上的罗兰以微弱的声音对艾斯特这样说道。

    艾斯特第一个反应是这不可能。

    教宗作为神明的化身。地上离神最近的人,是不可能插手凡尘的战争的。

    不过艾斯特很快就意识到了罗兰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众神将要把白塔巫师从人类中除外吗?”

    “不出意外的话,是朱庇特四世。”

    罗兰断然说道。他那平淡的声音中透露着的是满满的自信:“无论最终出动了几个教宗,泰尔的教宗是必然会到场的。而且他必然会以神降形态出现在你们身前。”

    “——因为某人的缘故,他不来不行。”

    艾斯特看着泰尔的巨大发光人形就这样矗立在几人身边,不由得在心中回想起了罗兰当时的话语。

    罗兰所料不错……泰尔真的来了。

    即使面对神明,但艾斯特依旧露出了畅快的笑容。

    这个过分无害的笑容反而让泰尔感到了些许不适:“猎龙者,你想要干什么?”

    此话一出。不仅仅是艾斯特。就连安维利亚和斯科特也笑了出来。

    罗兰的话,艾斯特自然也对他们带到了——

    “我要说的是,如果你们面对泰尔的化身,千万不要慌张。冲上去和他硬刚就好。”

    当时罗兰以无比庄重的神情说出了开玩笑一样的话:“泰尔其实不强。一点都不强。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泰尔比赛尔都要弱。”

    “艾斯特。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你就把这些话告诉安维利亚他们吧。我会教给你,如何击败泰尔、如何击杀泰尔、如何……永久的毁灭泰尔。”

    艾斯特依稀记得当时罗兰那近乎疯狂的表情。

    筹划如何以凡人之身击杀一位最强的神明——这简直可以参选年度最棒笑话。

    但是,一种同样疯狂的冲动从艾斯特心中泛起,让艾斯特没有选择径直离去。而是继续听了下去:

    “朱庇特四世的起源是支配。他可以用自身起源的光环创造出一个完全崇拜他个人的领地、也可以强化一个国家的统治,但实际上,他个人的战斗力并没有那么强。”

    罗兰以蛇一般沙哑而带有磁性的声音低语着:“从一开始,朱庇特四世就只是个混混。他的本质一直到现在为止从未改变。朱庇特四世之所以能成为泰尔的教宗。不是因为他足够虔诚,而是因为他能够灵活的支配自己的心灵……或者说,命令自己全身心的崇拜泰尔。”

    “仅仅支配行为的话。朱庇特四世可以支配的数量几乎是无限。他的行为支配判定是距离他三米以内,与他发生对话。同时超过五秒没有对他进行攻击。此时朱庇特四世就可以远距离的支配这个人的所有行为——直到双方有一方失去意识、或者时间超过三天为止。”

    “这不是朱庇特四世最强大的手段。除了他自己之外,朱庇特四世还可以完全的支配一个人的心灵和所有行为……就像是之前被斯科特杀死的赛尔一样。这种支配甚至能够逆转一个神子兼选民的信仰。让他瞬间转信泰尔,并且是全身心的、无条件的服从朱庇特四世的所有命令,甚至共享这个人的记忆、经验和感知,直到朱庇特四世自己放弃这个被支配者,这种支配效力才会取消。”

    “虽然理论上,这种完全支配是忽略双方实力差距的,不过实际上它依旧有一个隐性条件。那就是想要进行这种支配的话,他至少要让对方认为‘朱庇特四世已经完全的囚禁了他、并且掌握了自己的生死’才可以。”

    罗兰脸上露出了若隐若现的笑容:“传说中被谜团围绕、极具人格魅力的的朱庇特四世、泰尔最伟大的教宗,他的秘密便在于此。”

    尽管艾斯特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但他此时心中却近乎骇然。

    艾斯特的起源让他可以分辨什么是谎言,什么是事实,什么是真理。他不仅能感受到罗兰绝无一丝谎言,甚至能感受到罗兰也没有被其他人欺骗。艾斯特足以意识到罗兰对他所说的,的确是没有一丝谬误的“真理”。

    正因如此,即使双方的实力完全不对等,可一种对罗兰的敬畏感却油然而生。

    可罗兰的话,依旧没有结束:“这些就是朱庇特四世的所有资料了。接下来我要跟你说的,是泰尔的资料……和具体的几种打法。”

    “……打法?你要我们杀死泰尔的化身么?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没错,我就是要你们杀掉泰尔的化身。”

    罗兰的脸上露出灿然的笑容:“你们一定不知道,所有的神器都可以用来打开前往星界的通道……无眠者之梦自然也是如此。”

    “你们只要擒获了化身状态的泰尔,就可以用无眠者之梦将泰尔的本体召唤到奄奄一息的朱庇特四世的身上……然后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晒到泰尔。”

    艾斯特当时看到罗兰脸上露出了赌徒式的笑容:“如果你们能凑巧赶上某位圣者陨落,那么就更好了——因为法恩斯世界法则的变动,在圣者陨落之后的一段时间,所有巫术和神术的威力都会锐减,神明的权柄更是会短暂的失灵……再没有比这种时候更适合击杀神明的了。”

    “哦,对了。你一会记得抽一些我的血,按我说的方法制成药膏涂在武器上,会有起效。只要注意别直接抽死我就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