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九十五章 告死之鸦归来
    随着天上异象的消失,那十数道光流和泰尔的化身也同时消失不见。

    但是,这不意味着巫师们的劫难到此结束。

    在神明们亲自出手,将巫师们杀的七零八落之后,这场战争的主角——圣殿骑士们终于闪亮登场。

    和那些衣衫凌乱、身上满是伤口的巫师不同,圣殿骑士们穿着附有神术的铠甲,腰间挂着银质的短剑,手上则提着闪烁着寒光的锋利长矛,铠甲的背后画着大大的圣徽。

    他们高声笑着,呼喝着在城中快速前进,将一切挡在眼前的敌人全部弑杀。

    用剑斩下他们的头颅,用火焰灼烤他们,用钢铁的巨拳将他们砸成肉泥。

    巫师的城市里没有无辜者。光是住在这里便是罪过。

    “下地狱去吧!”

    “异端!你们的罪定不得恕!”

    他们高声呼喊着,语气中满是欢欣。

    圣殿骑士是神的利剑,是神的盾,是神威的具现。和护教者这类武职的牧师不同,圣殿骑士们不用遵守那些奇奇怪怪的规矩,甚至不用祷告,每月还能领到不菲的薪水。

    他们生存的意义便是为了诛杀异端,他们存活的价值就是为神杀人。

    毕竟,这是一个没有魔鬼的年代——他们只有人类可杀。

    但在过去的所有战斗中,没有一次是比这次更加愉快的。他们甚至用不到检测对方是否身为邪恶、用不到判断给对方要造成什么程度的伤势——神明已然下令,巫师将从人类中革名。

    巫师将不会享受到任何法律的保护,杀死一个巫师比猎杀领主的野兔的罪过还要轻。同时他们的头颅还能换取不菲的功绩或是实际的金钱。

    重复一次。再没有什么是比这里更好的了。

    满地的异端在神迹之下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他们要做的只是补刀而已。少数几个还能抵抗的巫师也会被数量几倍甚至十几倍于自己的圣殿骑士们完全淹没。

    一位年轻的圣殿骑士手中的长矛已经串上了四具尸体。因此变得沉重起来。就在他靠在墙边思考怎么将长矛上的尸体撸下去的时候,他却突然听到身边传来了微弱的喘息声。

    就在他的脚边。一只白皙而纤细左手从坍塌的废墟中挣扎的探出。他踩着自己金属的靴子走过去,和颜悦色的问道:“需要帮助吗?”

    “奥姆在上,真是谢谢您!”

    动听而虚弱的少女声音从废墟下传来:“我被这该死的石头压了好几个小时了……呜呃啊啊啊啊啊啊!”

    圣殿骑士毫不犹豫的掏出腰间的银剑将少女的左手钉在了地上,随后他轻松的搬起了石头,让月光撒了进去。。

    “先……先生?”

    “我在,小姐,”年轻的圣殿骑士在看清少女的样貌之后露出了满意而愉快的笑容,“你是该好好谢谢你的奥姆神,就是那个家伙让我的长矛暂时没法用……不过好在。我这里还有一把长枪可以刺穿你。”

    而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年过半百的圣殿骑士一脸紧张的钻进了一个废墟之中——他能辨认出来,这里似乎是个仓库一类的地方。

    他仔细的挑拣着相对比较完好的东西。他不像他那些年轻而激进的同僚们用沉重的长矛将这些东西全部砸碎。

    他非常清楚,在白塔之外的地方,这些东西能卖出不小的价钱。他非常清楚。白塔马上就要毁灭了,这些东西的价格只会提高不会下降。

    他的二女儿即将出嫁,第四个孩子又快要出世了。他又需要请新的家庭教师,还要给加特莱卡神父送点钱,让他在神学院多照顾一下他的小汤姆。还有就是购置给小汤姆的盔甲和长剑还有小马驹……这又是一笔不小的花费。光是那些可怜巴巴的津贴根本不够维持他的骑士老爷的生活。

    但他也清楚,自己此时的行为无疑是纪律不允许的。万一要是被发现,很有可能要扒下自己身上这身皮——那样的话就惨了。

    就在他手忙脚乱的挑拣着一些他并不懂的瓶瓶罐罐的时候,也许是之前不小心把一个水晶般碰碎的声音太响。一个满头是血的老巫师哼唧着在不远处醒来。那个老巫师看到这个中年圣殿骑士不禁大骇,但因为喉咙被血填满,他愣是连续三次施法失败。

    这时。这个圣殿骑士才反应过来。因为空间不够,他站不起来也拔不出剑。就只要这样跪在地上像狗一样蹿过去,用摘掉了钢铁手套的粗壮双手狠狠的攥住了老巫师的喉咙并捂住了他的嘴。

    可他立刻感受到老巫师的身体瞬间绷紧并开始挣扎。而且那苍老的身体比他想象的有力的多。

    他只好用自己的身体压住老巫师的肺部,胡乱摸索着拿着一个水晶瓶塞进了老巫师的嘴里避免他叫喊出声,然后腾出一只手来,一拳又一拳的砸在他的太阳穴上,直到老巫师的抵抗渐渐微弱下去,他才用粗苯的手法将老巫师的脖子折断。

    这个中年圣殿骑士粗重而紧张的喘息着,小心翼翼的不发出任何动静以免把自己的同僚召唤过来。在喘息略微平复之后,他才用老巫师身上的法袍扯下来的布当做包袱,将那些比较完整的东西裹了好几层,然后藏在盔甲的夹缝里。

    这样的事在整个白塔处处都在上演。过去高贵的巫师此刻比最下贱的家畜还要不如,残存的书籍和实验记录被焚烧,只有少数的东西得以保存——其多数都是各种药剂。

    在内环,一位身着黑袍的少女不知何时出现在第二塔的废墟中,却没有任何人能看到她。

    在她的身下是一个巨大的棺材。在棺材的周围的一片区域内,奇妙的没有任何尘土残留在这里,因此留下了一片洁净的区域。

    少女过长的刘海盖住了半张脸,长长的黑发从两米多高的巨大棺材上一直垂到洁净的地面上。她的双腿优雅的交叠,左腿在上右腿在下,就这样坐在一个巨大的黑曜石棺材上,隔着墙壁漠然的看着在白塔发生的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失去了兴趣,将头垂下,专注的盯着棺材。

    她的双手抚摸着黑曜石的棺材,来回抚摸了几下,然后双手直接从棺材盖上穿了下去,轻轻捂在了浸在水银中的死者的脸颊上。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真的很愉悦呢。”

    她呢喃着,温柔的声音在无人的地下室里回响。

    “那么,回来吧,我的孩子。”

    “如您所愿,我的导师。”

    沉闷的声音从浸满水银的棺材中传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