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九十七章 基于正义的诡术(下)
    在听到泰尔命令的瞬间,斯科特毫不犹豫的挥剑斩断了自己的双腿。

    过分锋利的剑身从膝盖处没入,从接近脚踝的地方斩出,几乎垂直的将小腿劈开。肌腱和骨骼被切断,留下一个光滑无比的切面。

    之后,彭然爆出的鲜血才带着寒光在空中一闪而过,斜斜的洒在地上。

    在安维利亚和艾斯特惊愕的目光中,斯科特的身体轰然倒地。

    尽管自己额上立刻因为痛苦而冒出了细细的冷汗,但斯科特的嘴角却微微上扬,扯出了僵硬的弧度。

    就算被控制了行为又如何?

    只要自己失去了移动能力,就不会伤到安维利亚了。

    “不要过来!站在那里就好!”

    斯科特厉声喝道。

    反正自己已经被控制了,说一句话和两句话没有任何区别。

    现在安维利亚在距离斯科特五十多米远的距离。这个距离上斯科特几乎是完全够不到安维利亚。少数几种远程打击也能被安维利亚轻易防下。

    毕竟是所有巫术都会弱化,而不是巫术直接无法使用。以安维利亚的造诣来说,哪怕是现在这种只有三分之一效果的巫术,也会被她发挥出巨大的效果。

    斯科特有这样的自信。

    ……但过了很久,斯科特茫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丝毫攻击的预兆。

    别说是向安维利亚攻击了。明明行为被控制了,但却连一点要动的意思也没有。

    顿时,就连安维利亚也意识到了不对:“不。难道……”

    “……泰尔,你诈我?”

    斯特克的左手登时攥紧。

    “不关我事。纯粹是你们想多了。我可什么都没说啊,”泰尔耸了耸肩。“要怪就怪公主殿下的愚蠢吧。”

    话音未落,巨大的裂口猛然出现在了泰尔身上。从左肩到右胸,大约三里面左右的剑痕平白无故的烙在了泰尔身上。

    之后斯科特才猛然挥动手中的长剑,寒光带着一丝鲜血在空中闪过。

    这次,斯科特清楚的看到,在造成伤痕之后,泰尔的确是流血了。

    果然是血肉之躯吗……

    斯科特眼中顿时浮现出一片阴冷的杀意。

    这样的话,只要再次施展特效就能将泰尔杀死。就算自己在攻击范围内也无所谓,最多也就是死一次罢了。

    这些年死了这么多次。斯科特早就不在乎死亡了。要不是放心不下安维利亚,他很早之前就已经活够了。

    下定决心之后,钢铁摩擦的声音响起。

    同时,灰白色的模糊痕迹立刻从斯科特身边蔓延出去,将他和泰尔完全笼罩起来。周围的事物开始飞速腐朽,扭曲的时钟在各处浮现。

    这是斯科特的领域,和安维利亚的花园一样。谁能通过,谁无法通过,一开始就是已经决定好了的。

    这样。在斯科特死掉之前,泰尔就无法从自己身边离开了。

    自己这条命换掉泰尔,那是妥妥的赚。虽然罗兰之前所说的计划此刻已经失败了,但不管怎样。泰尔也已经降临在了这里。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再发动攻击,但没有什么是比现在更好的攻击时机了——

    就在斯科特的注视之下,钢铁的剑刃从地拔起。将泰尔的身体完全贯穿。

    这次他换了型号小很多的剑刃。总高度一共只有三米。

    斯科特独眼中暗绿色的火焰在此燃起,他将长剑竖在胸前。眼看着就要斩下。

    但就在这时,泰尔却突然说话了:“斯科特。你不看看安维利亚吗?”

    你又要使什么诡计——

    即使想这样向泰尔呵斥,但斯科特不得不说,泰尔真是了解他。

    斯科特下意识的回过头去,却感到后心猛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随后,生命被抽取的感觉传来。

    他呆呆的低头望去,却发现了一个锋利如长矛一般的杖柄从自己的胸前刺出,刻满符文的杖身上满是鲜血。

    这是无眠者之梦。

    斯科特连头都不用回,就知道站在自己身后的人是谁。

    能够随意处于自己的领域的人,唯有安维利亚一个而已。

    “……你不是不能使用朱庇特四世的起源吗?”

    “纯粹是你们想多了。我可什么都没说,”泰尔身上的伤口此刻已经复原如初,他从头到尾连动都没有用,就这样笑呵呵的站在原地,斯科特就已经陷入了绝境,“要怪就怪公主殿下的愚蠢吧。”

    同样的话第二次说出,但是斯科特知道,其中的意义已然不同。

    ……是了,泰尔没说错。纯粹是我们想多了。

    他从一开始就能控制行为。之所以故意不控制斯科特的行为,只是因为泰尔足够了解斯科特,反过来用斯科特诱使安维利亚开口说话而已。

    过分简单的诡计。但却实实在在的戳中了斯科特和安维利亚的心理盲区。

    他们万万没想到,本身就已经立于绝对的优势的泰尔竟然会和他们耍这些诡计……可不管怎么说,他们死期已然将至。

    ‘你能保护我吗,我的骑士?’

    突然,斯科特回想起了安维利亚的那句话。

    当然,问几遍都是一样。

    无论是学习的剑术还是千余年来不断的复活,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保护安维利亚。

    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可以采取任何手段。如果现在向泰尔下跪就能让他不再伤害安维利亚,斯科特立刻就能对他献出自己的膝盖。

    即使他现在已经没有膝盖了。

    我当然能保护你。那是我诞生的意义,是我存在的唯一理由。

    斯科特嘴唇微微蠕动,但他的嘴唇已经苍白,整个人衰弱到说不出话来。

    “从一千年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将你们导向绝望的唯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安维利亚的愚蠢。”

    泰尔脸上的微笑渐渐冷却下来:“为什么你们要背叛我?你们原本可以成为高高在上的神明,而不是像狗一样疲于奔命的世界公敌……傻孩子们,为什么你们就是不信呢?圣者的年代已经过去了。”

    “抱歉,泰尔冕下,你说他们蠢就罢了,唯有这句话我不认可。”

    艾斯特轻松愉快的声音突然从斯科特的领域内响起。

    “你不认可又能如何?”

    “他们是议长大人点名要的人,我自然是要保下他们。”

    在泪流满面的安维利亚和奄奄一息的斯科特面前,艾斯特露出了一个阳光——或者说欠揍的表情:“两位,我再重复一下之前的提议——你们要加入和平议会吗?”

    泰尔微微皱起眉头。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