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二百九十八章 完美主义者
    斯科特和安维利亚没有选择的余地。

    没错,斯科特是已经活够了,但眼前的事情却给他提了一个醒——安维利亚的确已经很强了,但在这个世界真正的顶端战力面前想要自保无疑还是很困难的。

    起源的种类实在是太多了。如果遇到针对自己的敌人的话,被越阶干掉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安维利亚还需要自己的保护。

    在意识到这件事之后,斯科特立刻重新燃起了生的动力。

    “我加入。”

    “我也同意。”

    在听到艾斯特的话之后,安维利亚和斯科特立刻不假思索的答道。

    尽管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在这种绝境面前,任何一点改变都是难得的。

    泰尔心中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那是陷入某人圈套的感觉。这辈子唯有在痛苦与欺骗之神封神的那一次,泰尔才出现过这种感觉。

    那时候自己就是被艾斯特耍了。那种被耍的感觉很不好,泰尔直到现在仍是记忆犹新。

    他决定不再等下去。

    尽管现在看上去自己好像处于绝对的优势……不过实际上,在艾斯特出现的那个瞬间开始,泰尔就开始思考自己万一失败以后的对策。

    这并非是因为自己的失败而故意抬高对手的实力。从一开始,泰尔对猎龙者艾斯特的评价就非常高。

    否则的话,随便换一个人封神,泰尔都不会紧张到满世界追杀他。正是因为了解这个人的才能。泰尔才绝对不允许艾斯特成为自己的死敌。

    泰尔的起源是完美。只要是他想做的事,他都可以做到最好。限制他成就的唯一因素只有眼界而已。

    因为起源的影响。泰尔从年轻的时候就对自己有着超乎寻常的自信。尽管形象很完美,看上去很谦逊。但他骨子里无疑是一个很傲慢的人。

    不如说,正是因为那股超乎寻常的傲慢,才让泰尔对其他人能如此友好而谦和。并不是他本性如此,也不是他的伪装,而是一种天生就立在云端的人对区区凡人的怜悯。

    总有些人生来便于他人不同。

    泰尔他可以和卡巴拉探讨雅安百种进化的方向,可以和奈若拉请教基石要素和外界变量对于个人性格的影响参数,可以询问伊勒毕烈图隐万律对于灵魂光谱的干涉程度。但唯独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有有“想吃好”、“什么都不想做”、“想过的很舒服”这种和圈养的家畜一样想法。

    因此,尽管人缘很好,但泰尔从来没有朋友。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泰尔升起了成为神明的想法。自从圣者离开了这个世界,泰尔再也没有可以崇拜、可以尊敬的存在。就好像是长生种生活在短命种之中一样,泰尔只能感到不自在。

    对于他来说,世界无疑是污秽不净的。愚蠢、野蛮、懒惰和无能的空气充斥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人们总在说“对付对付就行了”、“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这种不思进取的话。

    而艾斯特不同。

    用一句话来评价艾斯特,那就是可以创造奇迹的男人。

    假如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个人,他凭借自身的才能便可扭转整个世界的局势,那么毋庸置疑,这个人一定是艾斯特。

    正因为是对手。所以泰尔远比一般人要了解艾斯特。

    泰尔认为,对于艾斯特来说,骗人不过是兴趣和消遣的手段。他真正的愿望是改变这个世界。

    尽管不知道艾斯特的起源是什么,不过泰尔猜测。他的起源应该是“奇迹”、“优越”或是“超凡”之类的。总之一定是和泰尔自己的起源比较类似的起源,所以泰尔才会对艾斯特有这么高程度的专注度。

    要不是因为艾斯特出生的年代比自己晚了好几百年,他们一定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或是一生的宿敌。

    正如他猎龙者的名号一样。可以创造奇迹的男人——这就是泰尔对艾斯特的评价。

    泰尔了解艾斯特。就像是他自己一样,区区“太阳王”根本容不下他。只是被他人敬仰和尊敬无法满足泰尔。在整个世界都没有比自己更加出色的人的情况下。和那些明明和自己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的人处在同样的位置,无论是谁都接受不了吧?

    如果a的程度也无法准确地描述自己。那就创造一个s吧。

    而艾斯特和泰尔自己有着相似程度的才能。

    以泰尔自己的经验来看,无论是所谓的友谊还是权势,都应该无法束缚艾斯特才对。

    之前也和泰尔的猜测结果相似——他分明就看到,在之前进攻朱庇特四世的三人中,艾斯特明显是故意放水,就像是根本就没有想过能击败自己一样。

    为了回应这种善意,泰尔也没有在之后攻击过艾斯特。只有斯科特和安维利亚两个人是泰尔一定要教训的,对于斯科特这个人,泰尔更想在更公平、更庄重的博弈中战胜他。

    但之后,在斯科特和安维利亚已经显示绝境之后,艾斯特却突然插手——这种似曾相识的情况给了泰尔一种自己又被艾斯特算计了的很不好的感觉。

    几乎是在艾斯特话音落下的同时,泰尔便决定直接将安维利亚和斯科特解决掉。

    如果说艾斯特故意阻拦自己的攻击,泰尔也无需再对他留情。尽管很可惜,但泰尔会毫不犹豫的解决掉他。

    泰尔是完美的存在。作为人的时候他是完美的人,作为法师的时候他是完美的法师,作为王的时候他是完美的王,如今他作为神明,所作所为都完美的附和他心目中完美神明的形象。

    下定决心之后,泰尔握着权杖的右手猛然攥紧,然后高高抬起。

    绚烂的金色火焰顿时燃起,瞬间便将泰尔完全包围。

    和之前那种微微发红的焦灼的金色不同。那是足以用纯净来形容的美丽的耀金色,隐约还能看到那火焰上还有些许单薄的虹光在微微闪耀。

    随后,两柄成人手臂长短的金色短剑便从火中慢慢浮出,在剑柄周围还能看到一圈金色的涟漪。

    在浮出大半截之后,两柄短剑没有丝毫预兆的激射而出!

    这时,安维利亚和斯科特的话还没说完。他们只能看到两道耀金色的流光在空中发出尖锐的呼啸声向着自己头颅飞来。

    ——但是,再次出乎泰尔预料的,在短剑将两人的头颅击碎以后,艾斯特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他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泰尔。

    泰尔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算什么?

    对,没错,自己又被耍了——但这次和上次不同。如果说之前那次自己被耍,让泰尔感到自己的不完美的话,这次他只能感受到艾斯特的恶趣味。

    他不禁升起一种失望的感觉。

    “这就完了吗?艾斯特?”

    “这才刚刚开始呢,泰尔冕下。”

    艾斯特笑眯眯的说道:“您看下背后。”

    根本不考虑艾斯特会欺骗自己的可能性,泰尔毫不犹豫的转过头去。

    出乎他意料的场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只见他刚刚杀死的斯科特和安维利亚就这样完好无伤的出现在了他眼前。

    当然他们两个也是一脸懵逼。

    泰尔转过头来,发现斯科特和安维利亚的尸体依旧躺在自己脚边。他也确信自己并没有中什么障眼法。

    这是怎么回事?

    但就在这时,泰尔突然感觉到后心猛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那柄之前贯穿了斯科特的权杖以同样的伤口、同样的角度将自己同样贯穿。

    不过泰尔的感知范围内,并没有出现任何的暗杀者。等级到了他们这个程度,想要被偷袭几乎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泰尔本身具有牧师等级,以他的感知属性,更是几乎不可能被人偷袭。

    是艾斯特?

    不,不对。艾斯特依旧站在原地,而且他从头到尾就没有动过。

    到底是谁?

    是谁攻击了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