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三百章 日落时分(三合一七千字良心大章 )

白塔倾塌 第三百章 日落时分(三合一七千字良心大章 )

    罗兰站在艾斯特的身边,看着陷入迷茫的泰尔,嘴角微微上扬。

    在导师已经出手的现在,泰尔已经没有逃生的可能性。

    没错,将无眠者之梦刺入泰尔心脏的并不是罗兰,而是长眠导师。

    艾斯特的幻术是可以让泰尔三人都看不到罗兰,但如果罗兰亲自拿着无眠者之梦去进攻泰尔,那么在罗兰出手的瞬间,幻术就会因为罗兰的敌意而自行被解除。

    不过,如果是让导师去攻击的话结局就不同了。

    泰尔的感知能力就是再强,他不信仰导师的话也肯定看不到她。导师只要就这样走过去拔起插在斯科特尸体上的无眠者之梦然后在简单的捅在泰尔背后就可以了。

    无眠者之梦算得上是正牌的神器,即使没有教宗的权柄激活也有传说级的属性。在被罗兰的《教诲》初步激活之后,它的属性已经显露出来了一部分——

    【无眠者之梦.奈落】

    权杖

    金色传说级

    韧性70.0,锋锐11.5,重量4.0

    装备需求:等级51,感知30,血脉18,枢机主教(长眠导师)以上权限

    解封需求:未知

    属性增幅:感知+10,血脉+10,体质+5

    特效:无眠(持有者将停止老化,脱离战斗状态后体力不会流失)、噩梦(非正常持有者全属性下降80%,每秒流失大量生命值,进入战斗后流失速度急速提升)、衰亡(击中时有大概率造成属性伤害)、权柄(神术豁免难度+6)

    附魔:重生术(每月一次。剩余一次)、治愈致命伤(每日三次,剩余三次)、圣洁痊愈(每日一次。剩余一次)

    激活:深化起源(起源效果豁免难度+1)、扩散性同步(起源辐射范围+3)

    在罗兰之前触摸到这柄神器并且意外以《教诲》开启了无眠者之梦的属性之后,这样的属性就在罗兰的眼前浮现了出来。

    那时候。罗兰就意识到这个东西可以用来坑人。

    没错,无眠者之梦的属性附加即使在金色道具里面也算得上是上游,但那夸张的装备需求也不是罗兰所能奢望的。至少在罗兰觉醒起源之前想都不用想。

    不过,装备不了不代表使用不了——罗兰自己使用不了,其他人就更是用不了了。光是那一条枢机主教(长眠导师)以上权限基本上就把罗兰所有的敌人全部囊括进去了。

    只要装备需求里有一条满足不了的,强行装备时不仅有大量的效果无法使用,还会受到相当程度的负面影响。而无眠者之梦的“噩梦”特效就是其中比较夸张的一种反噬。

    换句话来说,如果以后罗兰遇到某个无法击败的敌人,只要让他携带上无眠者之梦。再把他拖进战斗,他的生命值就会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流失。

    一开始的时候,罗兰并没有想到泰尔会降临。他原本是打算拿这个对付受难之树的。

    尽管那个神术豁免难度+6这一条会给罗兰造成一些麻烦,但受难之树并没有什么几率类的神术,德鲁伊系的神术绝大多数都是可以躲避的。

    如今泰尔也是一样。如果在罗兰面前的是柯蓝沃或者恩佐斯,罗兰打死也不敢把它插进他们心脏。

    瘟疫、诅咒和即死类的神术+6豁免难度简直要人命。而泰尔在这方面来说和受难之树有着相当程度的相似之处——那就是他的神术大多都是直接攻击类的,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效果。

    在击败了赛尔之后,罗兰就猜到了泰尔八成会降临,而且应该就是在白塔毁灭前夕的事情。

    从那时开始。罗兰就开始为今天这一战而筹备。

    在最开始的计划中,应该是以斯科特和安维利亚的生命为代价,将这柄权杖插进泰尔的身体里,然后在让罗兰出现。把泰尔活活拖死。

    不过后来罗兰就否决了这个计划。

    如果让斯科特和安维利亚就这样死去,白塔倾塌事件最后的结果就与历史上的这个事件相差无几。这样的话,未来的一段时间的历史应该也不会有很大的变动。这能让罗兰有更多的时间去经营自己的势力。

    不过在罗兰决定要建立和平议会之后,他就暗中修改了计划。

    他要让斯科特和安维利亚活下来。

    没错。安维利亚所谓的“地上最强巫师”不过是当前版本的最强而已。在卡巴拉陨落之后,种族锁被打破。觉醒起源前的进阶变得轻松了很多。而在长眠导师回归之后,没有起源的人也得到了觉醒起源的可能性。

    起源的觉醒不再像奥姆的法则自行分配的那样迟缓而日渐稀少。人们可以凭借觉醒基石要素来自己觉醒起源——尽管和他人起源重复的话会增加觉醒和进阶的难度,但这也让绝大多数卡在觉醒之路和黄金阶的人能尽快进阶到真理圣殿级别。

    尽管至高尖塔的进阶并没有降低难度,但在真理殿堂基数上升之后,也有更多的人可以冲击至高尖塔的位阶了。可以说,整个世界的实力水平在十几年以内会得到迅猛的提高。

    光是艾斯特,这个现在不过和斯科特一个水平的家伙,在第八年的时候就会进阶到在神之侧。如果让那时的他来面对这时的泰尔,那根本就不是战斗,而是彻头彻尾的碾压。

    于是罗兰就在想,如果让安维利亚和斯科特也活下来,在日后得到成长的话,绝对不会逊色于和平议会的那些家伙们。

    当时罗兰就悟了——如果说,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罗兰一个玩家,因此找不到人组建和平议会的话。罗兰完全可以从那些在历史上被杀死的人入手。

    比如说帕尔布奇科和克拉维,比如说安维利亚和斯科特——他们的才能绝对不逊色于任何人。如果让他们得到足够的时间来成长的话。他们完全可以成为这个世界最顶尖的战斗力。

    所以罗兰就拜托导师复活了这两个人。而这件事也是艾斯特和罗兰之前商量好的。

    罗兰丝毫不担心艾斯特的执行问题。毕竟艾斯特就是日后和平议会的元老,甚至差一点就成了和平议会的第一届议长。如果没有罗兰的话。大约再过几年他自己也会开始组建和平议会。

    而且就是日后斯科特来质问罗兰,罗兰也是丝毫不虚。

    因为罗兰给斯科特的攻略的确是正确无误的。只要斯科特完美遵从罗兰的命令朱庇特四世绝对进不了四阶段。

    但是,以罗兰对斯科特的了解,在罗兰反复暗示“一定要最大输出”的情况下,斯科特必然不会在朱庇特四世进入三阶段的时候老老实实的平a输出,而是会相当浪的秀个什么大招出来。再联想到罗兰之前得到的初等神祇驯服,罗兰就猜到了斯科特的底牌必然是他的那把缠着绷带的长剑。

    虽然不知道是几号,但这种“造型朴实”的神器就只有一个碎片了。

    神器一旦觉醒,上面的附加属性都会被清除。这么一耽误。最后泰尔八成是要成功降临。

    在游戏里,朱庇特四世第四阶段泰尔降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灭团技,是为了防止玩家们用什么污爆了的攻略方式蹭过去,才设置的攻略时间限制。

    但罗兰用膝盖想也能想得出来,这样一个灭团技到了现实中就是实实在在的泰尔降临。

    可以说,从这时开始,历史的轨迹就彻底导向了不同的方向。

    在历史上,白塔巫师几乎全灭,最后梅林建立的新白塔一开始甚至只有自己和三个学徒;而如今。在安维利亚的刻意保护之下,白塔的传承被完整的保留了下来。不光有能够解读典籍的老巫师,还有那些各系的首席巫师,富有活力的新一代年轻巫师们。

    在历史上。安维利亚、斯科特和帕尔布奇科在这场灾难中全灭,唯有克拉维跑得快暂时活了下来,却也在第八个月被近乎疯狂的牧师们追到并处以注银之刑;而如今。安维利亚和斯科特全都活着,帕尔布奇科和克拉维甚至还没有回到白塔。而且即使回来也不会像过去那样正好撞上泰尔的大神术落地被打了个半残。

    现在,只要罗兰把降临的泰尔解决掉。一切就解决了。

    没错——罗兰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对付朱庇特四世。

    因为他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泰尔。因为泰尔的太阳领域是可以开发出祛除瘟疫的神术的,如果不干掉的话,瘟疫复兴根本就没法实现。

    在历史上,解决这个问题的是法琳娜。

    因为历史上白塔的眺望者结界并没有被自毁,众神也就没法从天上洗地,只能靠圣殿骑士们一路铺尸体铺过来。最后旧日之城和其他大结界触发了一个遍之后,第一塔和第二塔才轰然倒塌。

    爆炸开来的第一塔和第二塔将白塔范围内的所有生命几乎全部毁灭。那次战斗才是让众神一蹶不振的根源。

    以泰尔对安维利亚的了解,他对说这件事早有预料。因此泰尔出动的圣殿骑士在所有神明中是最少的,损失的也是最少的。所以在白塔战役结束之后,其他教派被巨大的打击弄得奄奄一息之时,泰尔就自然而然的接管了大部分地区的传教权,于是就派出了大量的神职人员去接管这些教堂。

    而法琳娜所做的事,就是花费了整整一年时间在她能接触到的所有泰尔的教堂安放好了定时的瘟疫炸.弹。在某一天凌晨时分开始,在天亮以前,泰尔骤然间损失了九成的牧师和近乎所有的圣殿骑士。他也因此遭受无法弥补的重创。

    就在这时,法琳娜在凌晨时分攻上了圣城法兰克福,将她制作的瘟疫炸.弹缝到尸体的肚子里,然后用投石车将尸体发射出去。

    从那日零点开始算。仅用了十二个小时的时间,法琳娜就以一己之力杀死了八万人。泰尔的信徒数量直接降到了三位数。

    最后法琳娜一路杀上神殿。逼迫泰尔神降,正面对拼杀掉了因为牧师数量骤减。实力不足百分之一的泰尔。

    但是,罗兰却不能像法琳娜一般肆意行事。法琳娜的大屠杀直接为她日后进本埋下了伏笔,罗兰可不想自己也被人日后当波ss推了。

    因此,罗兰必须光明正大的干掉全盛期的泰尔,再想办法从内部瓦解掉泰尔的教派。最好能将他们拉到罗兰这边来。

    想要达到这个效果,无眠者之梦是必须的道具。

    在转职告死鸦之后,可以说罗兰天生克泰尔。

    泰尔本体能造成的伤害类型只有四种:灼热、爆炸、穿刺和劈斩。

    这四种伤害,无论是哪个都不克制罗兰。在无眠者之梦把泰尔的属性削掉八成之后,泰尔的攻击绝对秒不掉罗兰。而在罗兰的拥火者和水银之血两个特性作用之下。如果罗兰还是之前精英模板的的双倍生命,在不计神恩消耗速度情况下,罗兰的生命完全可以瞬间回满。

    悼亡者的时候还好,一旦成为了告死鸦,罗兰选民模板最大的又是就得以彰显——同样是无限蓝条,当然是泄蓝速度比较快的那个职业比较强势。

    在现在拿到了首领模板之后,罗兰的五倍生命更是没有丝毫的危险可言。

    在确定无眠者之梦将泰尔的心脏贯穿并且卡死之后,罗兰活动了一下手腕,向着泰尔慢慢走去。

    ——原则上。罗兰只要拖死泰尔就好。比如说开启霜覆祷言然后保持高机动,就连泰尔也不可能追的上罗兰。

    但是,罗兰却不想这样。

    哪怕是一次也好。难得导师看护自己,罗兰想要试试看。能不能以正面战斗的方式将泰尔拖死——

    “这样就可以了吗?”

    艾斯特向罗兰问道。

    罗兰点了点头,淡然道:“啊,这样就足够了。”

    泰尔登时便将脑袋扭了过来。锐利的目光直至看向隐藏在那片虚空之下的存在。

    直到罗兰开口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罗兰的存在。

    不过只是一眼。泰尔便失去了对罗兰的兴趣。

    一只白银阶的半妖精——对于他来说,这种级别的强度就和闹着玩一样。

    连动都没有动一下。闪动着虹光的数道水桶粗细的金色火柱拔地而起,将罗兰的身影完全淹没。

    就在这时,泰尔脸色突然变得难看了一些。

    他明显的感到那柄莫名其妙就将自己贯穿的权杖抽取生命的速度变快了。

    不仅如此,在出手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攻击变弱了好多。

    这种程度的炎柱甚至只能够到黄金阶的边缘。别说朱庇特四世的神术了,就是赛尔的神术都比自己要强得多。

    “怎么回事……是它吗?”

    泰尔将目光投向了胸口的权杖。

    因为担心拔掉它的行为可能会触发一些东西,比如说引爆炸.弹或是刺出钩爪之类的机关。如果涂上之前斯科特那种毒的话,到真有可能危及到他的生命。所以泰尔原本是打算无视掉这个东西的。反正在神降结束之后,这些伤势都将留给朱庇特四世,而自己会以完整的状态重新升到天上。

    可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不然这东西真的会把自己活活拖死……

    但就在他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瞬间,一道黑色的影子便从他之前的火柱里冲了出来。

    是哪只半妖精!

    她还没死?

    泰尔顿时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即使只有黄金阶的攻击力,但那可是复合的八重火柱。泰尔神术的机制并没有因为属性的削弱而消失,那可是成几个倍数互相叠加的伤害。

    就算是黄金阶的战士受了这一击也会直接陷入濒死状态。泰尔敢保证就算是艾斯特也绝对不敢接下这一击。

    ……但是,这样的一击却被区区一个白银接下了?

    泰尔微微一愣,脸上便显露出了几分狰狞。

    “你这是自寻死路——”

    即使反应速度和肌肉力量都被削弱到了极限,但泰尔凭借自己的战斗经验。依旧是在看到那个黑色影子的瞬间就将自己的权杖提了起来,指向了那个向自己冲锋而来的身影。

    在权杖的尾端的尖锐头部。灼热的金色光束如同长剑一般吞吐而出。

    泰尔认得出来,那是战士的冲锋。一旦开启。在撞到东西之前根本无法停下。

    蠢货——再没有什么是比起手冲锋更蠢的了。

    泰尔自己甚至都不用动。以那只半妖精开启了冲锋的速度,她自己就会狠狠的撞上泰尔的光之长矛。

    借着她自己的速度,她的胸部或腹部就会被灼热的光束刺入,然后完全撕裂。

    接着她会直接撞到泰尔的权杖上,锋利的尖端会沿着光束撕开的口子刺进去,然后从背部冒出。在这种程度的冲击之下,她的心脏会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冲击力而骤停,她会像痉挛的小猫一样全身抽搐,然后她的内脏会被泰尔的权杖慢慢灼烤成熟。

    想到这里。泰尔便露出了一个愉悦的冷笑。

    ……不过,接下来的发展却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没错,那只半妖精的确狠狠的撞在了他的权杖尾端,她的身体也的确像泰尔自己一样被贯穿。

    但她却并没有露出任何不适的样子。如同一个弱点被泯灭了的黄金阶一样。

    在看到那个半妖精精致的面容扯出一个狂热而狰狞的笑容的同时,泰尔便意识到了某种不妙的预感。

    那个半妖精就这样顶着身体被贯穿的伤势,依旧坚定的向泰尔发动冲锋——

    然后,她举起了右手。

    狠狠的一拳,径直砸在了泰尔的脸上!

    泰尔当时就有点懵。

    那当然不是因为被砸懵,而是因为有人顶着身体被贯穿的伤势也要强行打他脸这件事的荒谬。

    随后。泰尔的理智便被完全的怒火淹没。

    他毫不客气,也是紧紧攥起拳头,一拳砸出,重重轰在了那个不知名的半妖精的脸颊上!

    顿时。那个半妖精的半边脸颊就被泰尔直接砸碎。骨骼的碎片和银灰色的鲜血在空中飞舞——

    ……等等,银灰色的鲜血?

    泰尔瞳孔一缩。

    “……告死鸦?怎么还会有告死鸦?”

    “死在这里吧!渣滓!”

    苍白色的圣焰在那个半妖精的瞳孔中燃起:“这一拳就是祷告!”

    她狂热的攥住将自己贯穿的权杖,向内部更加深入。深入,深入!

    直到泰尔一时间拔不出来为止!

    如同时间倒流一般。她破损的脸庞眨眼间便得到了复原。

    之后,她就甩出了自己的右手。

    没错。是甩出。

    她右手的五指顿时变成了银灰色的水银,拉长并变得纤细,在极快的速度之下水银变成了无比锋利的利刃,向着泰尔的喉咙割去!

    泰尔并没有躲避。

    他略微估算,就明白这种程度的伤害绝对伤不到自己——

    扫了一眼权杖的深度,在意识到自己一时半会拔不出来权杖之后,泰尔立刻松开了双手,双手攥拳,重重砸在了权杖上面!

    顿时,权杖便猛烈的弹跳起来,高频抖动着将那个半妖精少女的胸口直接震成碎渣!

    “……这样还死不了?”

    泰尔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什么时候白银阶比黄金阶都抗揍了?不,这种程度的伤势,就是安维利亚也得咽气吧!

    但就在这时,那五道手指所化成的水银长鞭已经缠向了自己的喉咙!

    虽然的确没有划出伤痕,但在接触到的瞬间泰尔的脸色就完全变了!

    是衰亡之触!

    或者说,每一道水银长鞭都附了一层衰亡之触!

    如果是平时的话,泰尔完全可以无视这种东西。但因为那个权杖而变得衰弱之后,他真的没有信心豁免掉这个诅咒神术。

    果不其然,顿时就有两层衰亡之触的效果缠绕在了他身上。先后抽打过来的水银长鞭将他的喉咙完全捆缚。

    什么时候施术的……难道是战斗咏唱?

    就是那一拳吗?那之后的四次又是怎么回事?

    但就在泰尔因为衰亡之触陷入短暂的脱力的同时,那个半妖精少女却没有闲着。

    那长鞭收紧,半妖精少女也被拖曳着飞了过来。与此同时,她左手的五指也同时化作了水银,然后凝聚成了锋利的尖刺,重重捅在了泰尔的腹部!

    深寒的寒气瞬间打入泰尔的腹部。咯吱咯吱的冻结声传来。

    她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歇——在确定造成攻击时候,她立刻发动了连续攻击。

    一瞬五击——足足对泰尔造成了二十五次的穿刺伤害,以及三十次的内脏冻结。

    泰尔刚刚从衰亡之触的影响下渐渐恢复过来,就收到了这样的伤势。

    但就在这时,在泰尔绝望的目光之下,喉咙处再次传来了五道衰亡之触。

    ——你哪来的这么多神恩!

    泰尔此时只想说这一句话。

    之后,大约是五根指头戳的不够爽——那个半妖精少女的左臂顿时完全融化成了水银,凝聚成了五道前端带刃的钢鞭。

    随后便是泰尔挺眼熟的一个剑术。莱斯萨尔王庭剑术的剑势.乱刃。

    缭乱的剑幕一瞬千击,每一道都带着内脏冻结或是衰亡之触,刺向泰尔的身体,

    一开始只是能刺入一寸,可随着泰尔的力量被身后的权杖渐渐抽走,他变得越来越虚弱,那些钢鞭已经能将泰尔的身体完全贯穿。

    之后,又是连续攻击。然后又是乱刃。

    除了她左臂化作的五条钢鞭不断刺向自己的身体,她的右手扯着自己的喉咙将自己固定在原地,她被权杖贯穿的伤口也开始有数道触手延伸出来,化作一道道锋利的剑刃钉在了自己的关节上。

    伤而非杀。泰尔终于意识到了她的战术。

    这个诡诈的半妖精从一开始就没有正面和自己战斗的想法。她只是在不断的用能够让自己的变得衰弱、限制自己移动的神术,然后通过一次攻击来换取一次神术的瞬发,以此来造成连绵不绝的控制。让那柄权杖越来越凶猛的抽走自己的生命力,自己却没有丝毫逃脱的可能。就连自爆身躯,回到神国的能力也因为那柄奇怪的权杖对实力的压制而用不出来。

    但是,即使意识到了这件事,泰尔也没有任何翻盘的希望可言。

    不,就是翻盘了,也不过是拖延自己的死期而已。

    泰尔已经意识到了——能拥有这么多神恩的,唯有圣者的选民。

    既然身为圣者选民,又是告死鸦,那么她出现在这里攻击自己,在结合身后那个权杖,都只能说明一件事。

    那就是,长眠导师已经回来了。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自己之前还对斯科特说什么“圣者的年代已经过去了”……这不能说是一种嘲讽。

    篡夺权柄的那一天,泰尔就想过清算的日子总会到来。但他并没有想到,它来的这么早……或者说,这么晚。晚到让他出现了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错觉。

    不如说……我也不过如此。

    “这是报应吗……我们的时辰已经到了。”

    泰尔自嘲的轻笑一声,放弃了抵抗。

    他已经看到了,众神从天上陨落的景象。在终于到来的圣者的清算之下,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幸免于难。

    一边是正在被圣殿骑士洗劫的白塔,一边是奄奄一息的泰尔神——众神历916年,13月29日,白塔倾塌的这一天,泰尔神陨落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