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三章 圣殿骑士们(上)
    法拉若人大约是这个世界最不懂得优雅为何物的民族了。

    如果科鲁曼夫人是苏泽人的话,现在送到罗兰面前的应该是小盘的坚果、甜品和浸有揉碎的甜草的酸奶或者苦茶。

    如果是缇坦的话,作为救了主人的贵客,罗兰应该能享用到精心烘培的精品面包、一盘禽肉的冷盘和以鲜榨果汁处理的新鲜海鲜。班萨更是既有山珍又有海鲜,而且光照充足,还有作为班萨特产的黑蝶花茶。

    哪怕是相对落后的卡拉尔,作为德鲁伊统治的国度,也有着令人心醉的顶尖果酒和上好的新鲜水果。无论是哪一个,都无疑能彰显出主人家的良好修养和待客之礼……

    但是法拉若人就不会这样。

    罗兰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野性的民族的确有其粗豪之处。

    罗兰沉默的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大锅热乎乎的肉汤,露出了有礼的微笑。伸出双手捧上了锅边。

    没错,他的确感受到了诚意。在这样寒冷的冬天,再没有什么是比一锅热乎乎的肉汤更能让人感动的了。

    ……如果能给个碗就更好了。

    “……然后,康丁大哥就一路给我指着你们这座城的方向。在那之后,我就背着他一路走了过来,”罗兰一边捧着盛满肉汤的锅边暖着自己的手,一边慢慢的跟科鲁曼夫人解释康丁是怎么受的伤,“但他中途没坚持住昏了过去……我就只好沿着他之前指的最后一个方向一路往前走。还好您的女儿看到了我,要不然我就走过去了。”

    罗兰说到这里,露出了一个温润的笑容,双眼弯成了漂亮的月牙状。

    他已经感到了,一旁的小莉姆不老实的动来动去,不断将好奇的目光投过来。然后一个不留神就转到了那锅香喷喷的肉汤上。

    在之前科鲁曼夫人从厨房拿热汤回来之前,罗兰也和这个小家伙聊了一会。顺便把她的名字和这座小城近期发生的事都问了出来。

    不过反过来,罗兰倒是只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和性别。因此这个有着一头漂亮的深红色长发的山民小女孩明显是有些不满。

    如果只有她和罗兰两个人在这里,接下来罗兰大约要被她缠的不轻。不过因为妈妈还在这里,小莉姆现在并不敢插话。

    她貌似乖巧地坐在她的座位上,两条腿轻轻在桌下胡乱踢动。也碰不到地面。每当科鲁曼夫人有意无意的将目光移过去的时候,她就瞬间停止乱动,将腰挺得直直的,双手立刻摆在膝盖上坐好。

    她就这样用那对清澈的大眼睛来回打量着罗兰和肉汤,脸上写满了“我想说话”和“我想吃肉”。

    不过科鲁曼夫人明显是没有将太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小莉姆身上。不如说,罗兰先生本来就是一个足够吸引目光的人。

    “您真是辛苦了。”

    第三次的,科鲁曼夫人向罗兰致以真挚的敬意:“我从未见过您这样伟大的人。”

    “夫人您真是客气。”

    罗兰若有所指的说道:“抱歉,我没有什么贬低的意思——我还以为山民应该都是那种豪爽而不行虚礼的山中客。”

    “客人,你说的没错。”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而虚弱的声音传来。

    在圆桌旁不到五六步的大床上,那个披着白色单衣的男人挣扎着坐了起来。

    在康丁被罗兰背进屋的时候,他身上那满是雪花、被雪水浸透的冰冷外衣已经被科鲁曼夫人换了下来。并且和罗兰一起用粗糙的热毛巾将康丁的皮肤大致擦了一遍,一些擦伤经过了清洗,碎石割裂的伤口也涂上了药然后然后才给他换上了干燥而温暖的衣服把他送到了床上。

    用热毛巾擦身这种事科鲁曼夫人倒是没问题。但让她背起接近两百斤的汉子爬上二楼就稍微有些难为她了。

    即使山民女人普遍体力充足战斗力强,但这其中明显不包括科鲁曼夫人。

    她在法拉若明显是属于异类的那种人。要不是她那稍微有些发红的头发,罗兰险些将她认作缇坦人。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大约把康丁带到他家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而罗兰不仅是帮她把康丁救了出来。而且顶着暴雪在厚厚的积雪中走了那么久,还帮科鲁曼夫人一起处理了康丁的伤势。并且帮她把康丁送到了二楼。

    以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的身份,罗兰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极致。

    也正因罗兰好人做到底的行为,才彻底赢得了科鲁曼夫人的尊敬。

    当然,现在还要加上一个康丁——

    罗兰这时才终于能好好打量一下这个人。

    现在的白狼康丁明显还比较年轻,头发是近乎黑色的深褐色,皮肤因为常年涂油而显出一种健康而野性的棕色。而康丁的身材是那种在山民中比较难的的瘦高型。但即使他还穿着单薄的衣服也能看出他身上隐藏的肌肉。

    比较令人瞩目的是他身上的伤痕。

    一道斜斜的疤痕从他的左侧锁骨一直延伸到右胸的肋骨下方。他的左臂外侧有着密密麻麻的撕裂伤、心脏的下方有一个横着的小而深的伤疤,而右肩还有一个可怕的贯穿伤。

    这都是他在过去的狩猎中被那些猎物留下的印记。

    和这些足以使一般人致命的相比,他肩膀和后背还有脸颊留下的细小擦伤就算不上什么了。

    雪崩裹挟的碎石和大雪本身的重量的确可以让一个普通人受伤到失去意识,但对于一个黄金阶的猎人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

    真正要命的是被大雪掩埋之后窒息和寒冷。那样的持续伤才是足以击杀一个黄金阶战职者的可怕伤势。

    在康丁将目光投到罗兰脸上之后,目光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便立刻恢复成了面无表情。

    “康丁,你还是休息一下吧……”

    “我没事,霍娜尔。你先和莉姆招待一下客人,我得去看看老杰姆怎么样了,还有那几位勇士……”

    随后,他不顾自己夫人的劝说,便从床上下来。

    “虽然我这么说不太好……但是你不用去了。”

    但就在这时,罗兰摇了摇头。“你是想救其他那三个猎人对吧……其实用不到了。我从山上亲眼看着他们被雪崩淹没。而且是在正中心,想把他们挖出来的话,没有一百人以上的劳动力连续劳动三天是不可能的。”

    “要不是你最后跑到了雪崩的边缘,我把你刨出来都不可能。即使你的身体很好,但现在也是虚弱之中,一个不小心就会再摔进去。”

    罗兰一脸严肃:“我不想让我好不容易救出来的人再回去送死。你知道吗?”

    康丁沉默了一下,然后以平缓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回去了。”

    罗兰叹了口气:“真是抱歉……都是因为我的能力不足。”

    “不,不是客人您的问题。”

    康丁双拳紧攥,脸上仍是面无表情:“一会我会去他们家里去道歉。”

    “现在你还是先把伤养好吧……”

    就在罗兰这么说着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异常的喧嚣。

    大约一听就能听的出来,那起码是起码是十人以上才能发出的声音。

    一时间,四人将目光投向了窗外。(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