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七章 醉酒的老彼得
    在盖洛等人轻松愉快的谈笑声中,面包师傅一家三口的命运最终还是没有任何意外的决定了下来。

    “你们三个先跟我走,属于你们家的圆木,我一会会找人帮你们搬过去。”

    老城主轻咳两声,转过头来问道:“康丁,你家里还有多少燃木?还够不够用?”

    “够用,”康丁轻声答道,“还有六根圆木和一些碎木头。”

    “那么,就先分给他们两根吧。”

    老城主淡声说道:“雪季还有一周就结束了。小一点的房子的话,一周烧两根圆木应该是用不完的。你们带着木头的话,就不用担心会不被他人接受了吧。”

    “但是食物……”

    面包师傅轻声抗议道,面色有些发白。

    “给你们木头还不够吗?你们在康丁家住了一周了,总要给他们留点东西吧?”

    老城主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如果到时候食物不够再说。我们这儿的猎手都是好小伙子,等雪季过去魔物出来,保你们一个个的饿不死。”

    “……好吧。听您的。”

    最终在老城主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之下,面包师傅还是勉强同意了。

    在面包师傅去通知自己的家人收拾东西的时候,老城主转向康丁,露出了温和而慈祥的笑容。

    “小康丁啊……”

    “老师,您有什么吩咐?”

    康丁低下头来恭敬的问道。

    老城主曾经是他父亲的好友,从小看着他长大,更是教授康丁投斧技艺的老师。

    尽管现在康丁的狩猎技巧早就已经超越了老城主。但康丁却始终没有忘记这份师生情,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

    他对于老城主始终抱有一种尊敬的感情。而老城主也对这个天赋卓越而尊敬师长的好孩子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

    这么想着。老城主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些讨伐白塔的勇士要在咱们这里借宿,我估计他们一住就得住上一个星期。你得看好彼得。别让他喝多了闹出什么乱子来。”

    他拉住康丁的手,压低自己的声音:“当然,如果老跛子被人欺负的话,你也别太忍让,毕竟彼得他也同样是你的客人,你有保护他的立场。”

    “我明白,老师,”康丁点了点头,沉声问道。“住在我这里的人有几个?”

    “原定是五个……你别着急,我也知道这实在是太多了。孩子不算数,这等于是让你两个人换了五个,就算我让那个油嘴滑舌的家伙把吃的都给你留下来,你也肯定是撑不下来的。”

    老城主略一沉吟,然后开口问道:“康丁,你刚才不是说遇到雪崩了吗?我让你看着的那三个孩子呢?”

    “……抱歉,我的错。”

    康丁沉默了许久,然后轻声说道。他紧皱着的眉眼中满是愧疚之色。

    老城主反而眼睛一亮:“不。康丁……这不是正好吗?那三个孩子现在……我们正好可以把这些勇士们转移到他们家里去。让这些掌握神术的人去开导一下他们家人也是不错的选择。”

    “……但这未免也对他们太不公平了。”

    “每年都是如此,又不是只有今年的冬天会死人。”

    老城主叹了口气:“我们这里的存活率已经是很高了。他们还能在奢求什么?那么,就这样决定了……你家最多能支持几个人的饮食?如果一个人按两人份算的话。”

    “四个吧。”

    康丁毫不犹豫的答道。

    “那就留给你三个。剩下八个人我就带走了。”

    老城主也同样毫不犹豫的答道:“你可是索多玛的守护者。你吃不饱饭的话,是对整个索多玛的人民的不负责。”

    “……我知道了。老师。”

    康丁沉默了一会,然后认真的答道。

    老城主欣慰的点了点头。

    正巧这时面包师傅一家三口也带着自己的行李从客房中出来了。老城主扫了他们一眼,便走回到身后的人群中和一个高大和肥胖的山民骑士交流了一下。便从中拉着三个年轻人来到了康丁面前:“我先带他们走了。这三个孩子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吧。”

    康丁认真的点了点头。

    随着第二次开门时裹挟着大雪的寒风纷乱的涌进来,康丁家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热气再次流失了一部分。现在站在前厅也能感受到微微的冷意了。

    “先跟我上楼吧。三位客人。”

    霍娜尔回过头去,对三位圣殿骑士轻声说道。

    而康丁就这样跟在了三位客人最后。默默的打量着将要在自己家寄宿一周的三个人。

    总是走在前面的是一个金发的缇坦人,他是泰尔的圣殿骑士。和缇坦帝国的那些娘娘腔不同,这个小子的身体看上去挺壮实的,至少穿着半身铠没有给人别扭的感觉。

    而另外一个相当显眼的是一个穿着银色的轻铠,披散着一头绿发的姑娘。她的圣徽是生命女神的圣徽,不过康丁总觉得她披着甲也不太像是圣殿骑士,反倒比较像牧师。

    虽然她也挺漂亮的,但康丁就是觉得,她似乎没有之前把自己救下来的那个小哥来的顺眼……

    而走在最后面的,是一个个子很矮、睡眼惺忪,看上去相当没精神的小男孩。

    和外表不符的是,恰恰是这个人给康丁的威胁感最大。因此即使这个小男孩身上的圣徽康丁并不认识,康丁也丝毫不敢小觑他。

    而且他穿了一身具有蛇皮质感的奇怪袍子,并没有披甲——这对于圣殿骑士来说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

    毕竟,圣殿骑士起码有四成的实力都在他们的铠甲上。

    作为圣殿骑士,他们的神恩天然就比牧师要少得多,除了特有的光环能力和少数需要耗费神恩的架势以外,剩下的神术只能通过这些受过祝福的铠甲释放。这也是他们在雪地里跋涉也不除去铠甲的原因——他们要是卸了甲反而可能活不下来。

    “我先带你们去和其他客人认识一下,然后再带你们去你们的房间。另外,就是要注意一下开饭的时间……”

    一边在前面走,霍娜尔一边慢慢向他们介绍这边的情况。

    那三个圣殿骑士以客气但冷淡的反应对她回复着,不过霍娜尔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

    不如说,这样反而更好。

    康丁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始默默地盘算食物的分配问题。

    其实之前老城主猜的没错。康丁说自己能支持四个人实际上就已经是在逞能了。

    因为康丁家的确是没有那么多的食物。

    无论是老师分给自己的客人,还是彼得大师,以及救了自己一次的贵客,都是绝对不能亏待的人。霍娜尔和莉姆也是一样。

    不过,如果是把自己的那份拿出来,然后把其他人的食物稍微减少一点分量,也是能拼出两份食物来的。

    康丁本来是打算等自己完全恢复过来之后就先不要吃饭,直到雪季结束,饥饿的魔物们开始出来觅食,再狩猎魔物饱餐一顿的来着。

    身为最顶尖的猎人,作为洛达汗之子的康丁拥有“忍耐饥饿”和“野性之力”的特性。前者可以让他绝食绝水的时间是常人的两倍,而后者则是让他在饥饿和伤残的情况下依旧能发挥出部分战斗力的资本。

    不过老师最后那句话却让康丁醒悟了过来。

    没错。自己是索多玛的守护者,如果自己出了问题,万一索多玛再次遭受狼灾,谁又能来守护自己的家乡?

    康丁是整个索多玛唯一的黄金阶强者。不算康丁的话,索多玛第二强大的猎人才刚刚迈入白银阶。寻遍整个索多玛,都找不到第三个白银阶以上的人类。

    就算冬狼除了耐寒以外只能算得上是黑铁阶的魔物,但在这种天气之下,白银阶的猎人也发挥不出自己白银阶的实力。一旦狼王意识到自己状态不好,向索多玛发起复仇就糟了。

    “哦?我看到了什么?哟,康丁,这不是三只小狗崽子吗!”

    ……糟了!

    这时,楼梯旁传来的一个醉醺醺的声音让康丁的头皮一麻,瞬间停止了自己的思考。

    那是老彼得的声音。作为冬矮人,他们的特殊文化让他们的信仰和大多数人类根本就不一样。

    康丁甚至不知道他究竟信仰什么神明。要不是老彼得曾经救下一个洛达汗的牧师,他根本不可能被索多玛的人接受下来。

    “请您放尊重些!”

    那个少女重重的扯了一下自己身前差点冲出去的青年,以不客气的声音大声斥道。

    “嘿,你这小丫头……你倒是说说,老彼得哪里说错了?”

    一个头发花白,浑身冒着浓重酒气的老矮人口齿不清的说道:“狗崽儿头一回咬着带着血丝的生肉块子,就以为自己是能猎鸽子的老狗了不成?你们家主子就是这么教你们的?”

    顿时,气氛完全沉凝了起来。那个少女脸色难看的松开了自己的手,而康丁的身体依然下意识的绷紧。

    “你这老狗不会说人话是吧?”

    而泰尔的圣殿骑士此时已经是气极反笑,反手抽出了自己背在背后寒光闪闪的长剑:“那就让我来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剑硬!”

    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就毫无预兆的冲了出去。那一时间康丁竟是没拦住他,等他反应过来时候就已经有些晚了。

    冲锋和剑势.圣刃同时展开,厚重的剑身摩擦着空气,金色的火焰渐渐燃起。青年高高举起手中的长剑,便向着老矮人的脸正面砍了下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