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十章 第一个效忠者
    因为罗兰在场,晚餐的气氛可以说相当轻松愉快,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哪怕是依旧醉醺醺的老矮人,也只是闷着头吃饭,没有说一句话。

    顺便一提,晚餐吃的是馅饼、肉汤和一些蜂蜜酒。做工算不上精致,调味也不算很多,但胜在分量足够。肉汤里满满的都是肉。

    毕竟山民是无肉不欢的民族,而且猎人饭量大还饿得快,家境稍微好一点的山民家里的肉汤是要一直小火慢炖的。万一要是有人半夜饿了就可以去厨房舀上一勺肉汤喝。

    就像是罗兰之前喝的肉汤一样,在凛冬以外的时候,如果有旅行者口渴的话是可以到山民家门口去要一碗肉汤喝的。给客人免费发肉汤也是山民好客的一个表现。

    而对于山民来说,“粮食”这个词基本上是和“肉”等价的。在群山中的法拉若,魔物多到几乎成灾,有时候猎人陷阱挖的深一点,甚至一个陷阱能抓好几只猎物。在这种情况之下,在法拉若,肉甚至比精制的面粉要便宜的多。这就是为什么面包师傅能特别受到小莉姆欢迎的原因——并不是说小莉姆特别喜欢吃面包,而是因为在法拉若的孩子眼中,松软的白面包的确是一种奢侈品。

    而且相比较面包这种不好储存的东西来说,肉和土豆在过冬的时候相当好储存。冷到了这种程度,地下储藏室甚至比冰箱都要好用。

    但是,光吃肉自然会容易腻。所以法拉若人在长期以来肉食生涯之中一个个的练出了烹饪的好手艺。起码煮肉汤是人人都会的基本技能。这也是为什么在外地经常能见到山民旅店、山民酒馆的原因。如果山民是老板,就剩下了请厨子的钱——就算旅店和酒馆不是山民开的。一般来说厨子之中至少也会有一个山民。

    法拉若人是天生的美食家。和喜爱辛辣的苏泽人、嗜糖的缇坦人不同,山民更喜欢以火候和山野间的药草来开发出食材本身的味道。当然。这种生活习俗也和法拉若缺少调味料的境况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加盐并非是为了提高咸味,而是为了提鲜;加糖并非是为了凸出甜味。而是为了让鲜味变得更加浓醇而不腻口。再配合小火慢炖的肉汤,酥烂的肉块、散发芬芳香气的药草叶子再加上吸饱了汤汁的土豆,这可以说的上是相当愉快的一顿晚餐。

    而在晚餐后,罗兰便返回了康丁给罗兰准备好的房间。

    几人都识趣的没有打扰罗兰的意思——毕竟泰尔的牧师在太阳落山之际是需要进行晚祷的。这一点除了卡拉尔的无神主义者们,其他的人可以说是都知道。

    在罗兰之前表明自己的主教身份之后,康丁暂且不谈,霍娜尔的态度倒是有着明显的改变。

    简单形容一下的话,就是从友好变成了尊敬;从对待朋友的态度变成了对待上级的态度。看上去似乎是声望有所提升,但表现出来却显得生分了不少。就算之前饭桌上小莉姆表示“想和罗兰哥哥一起玩”之后。霍娜尔的第一反应却是对罗兰道歉。就算罗兰苦笑着表示这不影响什么,她也是态度坚决的回绝了莉姆的要求。

    罗兰倒是能理解这种反应。

    大约就是霍娜尔害怕小莉姆不懂事说错了话,或因为小孩子特有的顽皮惹罗兰生气。毕竟主教的身份对于一个普通的猎人家庭来说,实在是有些高了。

    就算是康丁也同样是黄金阶也是一样。没有任何人会认为一个黄金阶的大主教和一个黄金阶的猎人是处于平级的地位。罗兰自然也是早就习惯了这一点。要不然他一开始也不会想要伪装成德鲁伊了。

    而罗兰对科鲁曼夫人过于谨慎的态度也没有什么意见。罗兰虽然多疑,却没有多疑到成病的程度。而且尽管罗兰不讨厌小孩子,但他喜欢安静。如果能自己安静的独处一会的话,也算得上是不错的娱乐。

    在晚饭以后,太阳已然西斜,黄昏将至。屋内的烛火已经点燃。

    罗兰双手合十,面朝夕阳,双眼微闭开始轻声祷告。

    他祷告的对象当然不是死在罗兰手下的泰尔,而是长眠导师。

    在罗兰缓慢而悠扬的祷告声中。长眠导师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房间内。

    她坐在罗兰的床上,保持着千年不变的坐姿,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正在专心祷告的罗兰,却也没有说话打断罗兰的祷告。

    和泰尔的牧师的祷告不同。罗兰的祷告维持了相当长的时间。不如说,罗兰是把祷告当成了一种放松身心的方式。

    来到法恩斯世界一个多月。罗兰基本上已经习惯了自己神职者的身份。

    在祷告时的那种轻松愉快的感受让罗兰感到舒适。意念密切的接触导师的过程更是对罗兰灵魂的一种洗礼。

    转眼间,四个多小时就过去了。让罗兰从祷告中清醒过来的是门口传来的敲门声。

    罗兰慢慢睁开了眼睛。他的眼中银灰色的圣火渐渐熄灭。

    而在罗兰睁开眼的同时,导师也同时消失在了房间中。

    罗兰并没有急着开门。他先是将快要燃尽的蜡烛换了一根,点好,才慢悠悠的去把门开开。

    并没有出乎罗兰的预料——

    在门口的人正是那个灰发灰眼的小男孩。

    罗兰看他有着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右眼,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关上门,只是沉默无声的坐在了主位上,转过来看着他。

    小男孩顺从的走进来,然后把门关上并锁死。在昏暗的烛光中走到了罗兰身前,毫无预兆的跪在了地上,完完全全的伏在了地上。

    罗兰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昏暗的烛光照耀之下,罗兰只露出了半个下巴,上半张脸完全隐没在黑暗之中。

    他的身体微微向右倾斜,倚在扶手上,低着头看着那个灰色头发的小男孩。

    或者说,看着那个侍奉柯蓝沃的叛逆亡灵。

    “你可知罪?”

    沉默了许久,然后罗兰漠然开口说道。

    在他开口的瞬间,那个小男孩便猛然颤抖了一下。

    “在下知罪。”

    “那么,”罗兰的声音平淡,“从现在起,你的罪赦了。”

    “是。”

    小男孩没有丝毫意外的,极为虔诚的应道。

    他抬起头来,声音哽咽的问道。他灰色的双眼之中饱含泪水。右眼处覆盖的灰色已经破裂开来,露出了里面鲜红如血的瞳仁。

    然后,他接下来的话完全超出了罗兰的预料:

    “我能……向您效忠吗?”(未完待续。)

    ps:……我猜你们现在饿了(扭头)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