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水银之血 > 白塔倾塌 第十一章 誓约
    自从千年前埃尔卡特战败,白银女王离开人世,苍银的旗帜便已然断裂。

    曾几何时,亡灵曾是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一群人。

    他们是世界秩序的守护者,埃尔卡特的英雄。他们自愿放弃灵魂的自由以换取不死的力量,以血肉和坟茔铸起长城抗击神使军团,用自己的身体替战友抵挡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不眠不休数年来研究战术、开发武器和整理数据。

    但在白银女王受长眠导师传唤离开人世以后,苍银的传承便突然中断。

    追根究底,亡灵是白银女王通过钻奥姆法则的空子,人为创造的新种族。无论是违反了基本原则的不死性还是完全独立于生命树的特性,都让亡灵很难存活于这个世界上。

    若是圣者们还在法恩斯世界的里侧,白银女王大可请求导师召开至高会议,对亡灵的合法性进行表决。但反过来说,若是圣者们还能联系的上,泰尔也不会反叛圣者,自立为神。

    但事实上,亡灵哪怕仅仅只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等于同时触犯盖亚之父和生命之树所定下的法则。唯有在白银女王的圣印笼罩范围内才可以避免法则的侵蚀。

    在白银女王的个人魅力之下,霜巨人、冬矮人、精灵、妖精、人类……越来越多的人从世界各地赶来,投奔到苍银的旗帜之下,将自己转化成了亡灵。

    随着亡灵越来越多,埃尔卡特的军团不断扩充,战局开始逐渐逆转。亡灵的气势越来越高昂。在恢复了如今埃尔卡特的领土之后,他们决定发起反攻。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不死者与不死者的战争之中。亡灵花了三年时间将现在的整个法拉若、大半个苏泽和三分之二的缇坦夺了过来。众神的神使联军被割裂成了三个部分,在苏泽极北之地和缇坦南部被孤立的两支部队被剿灭也只是时间问题。

    到此为止。亡灵们掌控的领地甚至已经超过了埃尔卡特原本的领地。这让亡灵们的斗志更加高昂。

    或者说,亡灵们到这时候已经杀红了眼,他们被接连不断的胜利冲昏了头脑。

    他们明显忘记了,他们当做神明崇拜的白银女王毕竟只是一个凡人。即使她已经通过了至高会议的表决进阶到了在神之侧,可她一个人的力量必然是有极限的——

    在当时,七位圣者中唯有剑座之主一人陨落,奥姆的法则还相当完整。一旦亡灵脱离苍银旗帜的庇护,力量就会削弱的越发严重。

    值得庆幸的是,埃尔卡特以东的那些国家仍然没有忘记对圣者的信仰。这让白银女王只需要将力量向西延伸。燃烧自己的起源将其转化成圣印的庇护范围。

    亡灵的将领不断向白银女王请战,整个国家都笼罩在狂热的氛围之中,新生代的亡灵从转化之初就开始接受残酷的军事教育。

    战争是公平的。在众神承受不住战争的苦难的同时,埃尔卡特的资源也几乎耗竭。白银女王调整了策略,大量减少了供向前线的资源供给和兵力增援,想要将战局转入持久战,把已经开始崩盘的众神活活拖死。

    但她却漏算了人心。随着补给的减少,战局理所当然的陷入了僵局,压倒性的优势逐渐转化为均势。尽管正面战场上亡灵扔占据微弱的优势。可前线的将领在习惯了之前连续不断的爽快的大胜之后,完全无法被节奏缓慢、连续数月进展几乎为无的战局所满足。

    于是,拿不到胜利来报答女王的他们就开始慌了。一些行事激进的将领认为,之所以无法得胜。究其原因是因为后方不断增加的非战职者亡灵分走了,让自己拿不到。

    在没有得到白银女王许可的情况下,一些前线将领展开了私人行动。他们开始从缇坦和苏泽掠夺资源。在没有得到授权的情况下私自进行亡灵转化扩充兵力。

    “这就是当年战局崩盘的开始。”

    多多轻声叙述道:“从那时开始,大量野生的亡灵混入了埃尔卡特。这些完全不了解苍银的荣光的野生亡灵对女王陛下没有丝毫的敬畏。”

    在兵力扩充、并且得到足够的军备之后。前线将领再次开始取得接连的胜利。

    “当时,缇坦的信徒被逼迫到只剩下一个省的地步。苏泽也已经被占领了五分之四。信徒衰减之下,神明开始陨落。班萨的三分之一的国土已经被占据。”

    多多虽然口中说着亡灵昔日的辉煌,但他的眼中却满是悲伤。

    “为了庇护那些野生的杂碎们,女王陛下几乎将自己的起源完全转化成了圣印……直到她的起源枯竭,实力几乎下滑到黄金阶,才会被阴暗之神刺杀。”

    多多以平淡的语气对罗兰叙述着当年战争的真相。他的右眼已经完全崩碎,灰暗的碎片如蛛网般破碎,左眼也出现数道裂纹。

    到了现在,亡灵们早就意识到了,唯有在苍银的旗帜之下他们才是高贵的种族。否则的话,亡灵不过是一群冰冷无情的渣滓而已。

    “如果不信奉神明的话,就连活着都不被允许。只要离开埃尔卡特那片如今已经荒芜到什么都没有的破落之地,我们就会被圣殿骑士们追杀,”多多以局外人般的平淡声音叙述着,抬头望着罗兰的眼神空洞到让人完全生不起怒气,“一旦被捉住,就会被折磨、玩弄、随意杀死取乐。然后被当做稀有物品贩卖出去、被当做物品般的使用、奴役,身体被剖开,在试验台上以肉泥、石块、犬类的骨架作为凭依复活……”

    “埃尔卡特,已经一千年没有王了……”

    多多呜咽着,叹息着。

    失去了王的亡灵,与一群弃犬并无二致。

    听着名为多多的亡灵平淡的叙述,罗兰陷入了完全的沉默之中。

    他的嘴唇紧紧抿着不说话,眼神昏暗。

    尽管姐姐就是被这群没脑子的死人头给活活拖死的,但罗兰如今却只能感受到浓浓的悲哀。生不起半分怒火。

    “姐姐,你可真傻……”

    罗兰喃喃着。

    然后,罗兰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伸出了右手,用力按在了多多的额头上。

    多多顿时愣了一下,整个人都懵了,茫然的抬着头看着罗兰。

    “还愣着干嘛。”

    罗兰以漠然的声音说道:“向我发誓。以你的灵魂的名义向我发誓。”

    多多的眼睛逐渐瞪大,嘴巴微微张开,希望的光芒在他的眼底闪耀着,泪水无声的流下。

    他并非是因为罗兰的行为和话语,而是因为罗兰额头不知何时闪烁起银色光芒的荆棘符文。

    ——那是,荆棘冠!

    “多多.纳斯克斯在此发誓——”

    以几乎嘶哑的声音,多多紧紧盯着罗兰的额头,以极轻微、极认真的声音念道:“我以灵魂的名义,在此向埃尔卡特的新王发誓。从今日直至末日的号角吹起,我将生命、忠诚与荣耀全然献给您——”

    “我发誓全心全意为您而战,我发誓死在您之前,我发誓对您绝无隐瞒,我发誓保守您的秘密,我发誓守卫您的信仰,我发誓以生命维护您的荣光。从今日起,我将仅为一人而战,为一人而活,为一人而死。今日如此,日日皆然,至死方休。”

    “我接受你的生命、忠诚与荣耀,”罗兰轻声念道,“我将誓死保卫你生存的权利;我将维护你的尊严和信条如同维护我自己的生命;我发誓在任何险境绝不放弃拯救你们的可能……我接受你的效忠。”

    随着罗兰的话音落下,他额上的苍银之印剧烈的闪烁起来。

    顿时,多多眼中的灰色碎片完全融化,露出了里面鲜红如血的瞳孔。

    与此同时,他苍白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他的发色也渐渐有了生机,从干枯如稻草的灰黄色变成了闪烁着温润光芒的银灰色。

    多多的身体颤抖。

    他已然泣不成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水银之血 /0_38/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